雪雱

汴水流-懷念那似水流逝的時光(上)

AU 四人的大學時光,時代空間有些疑問,請多見諒!
又不怕死开坑,嘿嘿!权当笔风复建,会尽快填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


「景琰…你还记得汴水流吗?」

夜里,霓凰放着歌,景琰正看着窗外夜景 

「怎么会忘…那年我们是初次一同外出游玩时,唱过的吧…」

「那年…有你,有我,有小殊,还有蔺晨…一恍数年了过去了…」

「他们还好吗?」

「没有音讯,该是过得还不错…」

「他们会回来吗?」

「谁知道呢?…」


那年正是大学生的年纪,掏尽口袋里的所有金钱,霓凰闹着要和小殊一同出游,去哪没有去过的地方,去那未曾接触过的天地,去疯去挥...

飛官與千金 2 琅琊榜au

幽靈人口回歸了!

那麼就先開始了!

私设众多对于人物错置与情节不合理之处请无视!


梅长苏站在门口,手莫名得出汗了起来,他不禁啧了一声,从他身为林殊开始,有什么大事会让他紧张成这样,没有,就算被自己的父亲送上战场时,也不曾如此紧张过,今天只是面对一个女人而己,还如此紧张…

「世上唯小人女子难养也啊 !」说着便推开了那扇门。

门打开,一个瘦弱的身影坐在桌前,双手放在膝前,手上的手绢早已卷到变形,她的侧脸,不似过去的丰润,却是削瘦了不少,听见开门声,她缓缓转过头,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不可置信与惊喜。

「真的是你…」霓凰站了起来看着梅长苏,慢慢的走近梅长苏,当靠近时,霓凰却又...

殊凰 小段子 剪发记

昨天突然想到一个蠢萌蠢萌的小段子
大学同年设定,没有发生什么分开的事情

元旦结束的第一课,霓凰和林殊一进教室,林殊一个人走到教室后方坐了下来,只有霓凰坐固定的王座上─和教授正对的位子。当霓凰开心和众人聊天时,林殊则脸色铁青地瞪着霓凰,这时众人才注意到霓凰剪去一头的长发,变成利落的短发,还染了色,像个男生一样的发型。

上课时,霓凰专注在课程中,而林殊坐在教室后面看着霓凰的背影,白晢的脖子和侧脸,让他看傻了,这堂的笔记一个字也没记到。
直到课程结束时,霓凰边收拾着课本和书包,边和其他女孩子聊天说笑。林殊则不耐烦的站在教室外,等着霓凰走出教室。当霓凰走出教室时,不知是何处跑来的女生,看到霓凰绕在她的身边...

飛官與千金 1 琅琊榜au

先前提过民国一把青风的脑洞,先把它给填一半了!

私设众多对于人物错置与情节不合理之处请无视!


脑洞大略是http://xuepang.lofter.com/post/1d5bf986_ad43de7
至于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子,因为我看见霓凰站空军眷舍的门口,静静地坚定的说她想见林殊。

林殊并未改面容,只是化名为梅长苏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在夏冬的记忆里,曾经见过一个女孩子,她身着孝服,独身捧着牌位,对抗了众人的欺凌与嘲讽,葬了未来的夫家众人。

那场葬礼金陵城众人的记忆里是印象深刻,那女孩在送葬时,舌战了夫家旁支,骂走了夫家的仇敌,甚...

海棠依舊(4)十年

我回來了!
一樣先前情提要一下

海棠酒滿-重新整理(長編版大綱)

海棠依舊 (1) 長春花開-雪雱

海棠依舊(2)寒梅初綻-雪雱

海棠依舊(3)長春花凋

本篇BGM 二十年 張萌萌

----------------------------------------------------------------------------

十年…十年…可以改变多少事,可以让一个个茫然无知的少年成长成一位位顶天立地的儿郎,却无法改变一个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只能任它逐步改变任何一个人的命运,甚至是未来。

霓凰远眺着金陵城的远景,任由风吹拂着戎装,像是等待着什么,又像...

偷偷詢問一下

最近想加入殊凰/ 蘇凰的QQ群,想請問有QQ可以加入嗎?

想挖坑兼補糧XDD

相去复几许

我回來了,這陣子的忙碌終於結束了!

七夕我是不可能缺席的!大家來吃殊凰糖吧!

內容:有虐,有甜,算有肉渣吧!

这日早晨,穆青难得早起,便么喝着府里的家丁、家将、侍女们,将府里各房的书信文书、布帛,搬到庭院处晾晒。

霓凰正从林府回到穆王府,便听见府里人声鼎沸,笑声不绝于耳,下了马,走进府里时,看着晒满书与各式绫罗的前庭愣住了。

一旁的侍女上前轻声说道:「郡主,今日乃是七夕。」

霓凰点了点头,露出淡淡一笑:「原来今夜是七夕啊…」

「郡主…郡主?」侍女叫唤着霓凰,霓凰这才回神,淡淡的 一笑:「七月七是乞巧夜,今日我就不拘着你们,你们都去玩吧!」

「多谢郡主。」年纪尚幼的侍女...

近況-出本情況說明

我…我可沒有棄坑哦!

只是最近太忙到,忙到好想死啊!工作又一直忙到快吐血了,睡也沒睡飽


本本目前還在慢慢寫當中,在這裡說明一下,

先前有說過本本基本上是以夢境主作為延申,以林殊的夢和霓凰的夢作為串聯,書寫二人的故事!
基本上很甜,但是會虐死人。

近日和我家阿編編打架後,決定要以連載的方式來刊出來,基本上是有新篇文,也有舊文,樂乎的文章也會作一個整理,接下來應該以出本為系列進行連載,所以有些文會刪掉,會作編輯!

最近要的是預計是十月或12月出文!現在在跑求繪者再多畫一張封面和彩稿!

請大家等等我啊!

總之我不是會爬出坑的!


出本延遲通告

附上預定的封面圖 多謝  @張昊昊 替我繪出我心中的殊凰/蘇凰
在這裡要和大家說不好意思,

因為填本數較少,加上最近事務繁多,所以我…我窗了!

在這裡向期待已久的大家說聲對不起,

當天在場上會提供無料本給大家取閱,

原訂的出本會移到八月出,

謝謝大家的關心了!

這是預訂的封面照,請大家期待,我一定會出本的


海棠酒滿-出本試閱

悠悠蕩蕩著,耳邊響著兵馬的蹄聲,卻聽見那歌女吟著歌曲,如泣如訴著,說著是誰的命運,誰的宿命?


戌時的梆子初初響起,距離大婚一個月,霓凰聽著府外軍士交接的聲響,看著京師的燈火逐漸亮起,坐在閨望樓上怔怔的想著,林殊哥哥離京也有二月了,至今仍無消無息,不知這次出征大渝是否順利呢?

穆王府入京甚久,但仍維持著雲南風俗,女兒是居於別樓,平日這個時辰林殊都會翻牆爬上閣樓,和霓凰談天,送來京裡的精緻小點,要自己品嘗。雖然有時吵吵鬧鬧的,有時霓凰會氣到把林殊送來的東西丟到府外去,但日子一久還是懷念著。「今天京裡…好像不太尋常。」

霓凰看著金陵城的街景放下手上的繡品,坐在窗台上,吹著涼風,看著街道上軍士的...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