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叨娜娜的深夜食堂 1 香菇炖鸡【美食连载/凌李出镜】

自己點的梗,自己卻餓了… @叨娜娜

叨娜娜:

叨娜娜的深夜食堂开业了!


这真的是一个美食番的连载!


脑洞来自 @雪雱 想看的煲汤梗,自己又是个美食狂热爱好者,再加上各种原因,索性就开一个美食连载吧。


还有点梗想看然然给老凌做饭的Rachel姑娘,啊啊啊我为什么圈不到你!然然做饭梗之后也会写到,可以关注系列XD


 


主cp凌李,毕竟院长手艺摆在那对吧~


目前构思好的出场人物还有周凯的一场戏份,大家如果有想看的梗,想看的菜也可以评论私信。


 


嗯,大概就这些。


一定要深夜发,放毒,我是认真的。


 


看文:


 


凌远是个资深的胃病患者。从小就因为这副肠胃吃尽了苦头。


自打当上附院这个院长,更是一心扑在事业上,完全把自己的身体健康抛在脑后。吃饭不规律,有时连热水都喝不上,胃疼那是常有的事。每次一疼起来就猛吞止疼片,生嚼生吞发狠的那种,近乎自虐地跟自己过不去。


老凌教授心疼他,隔三差五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凌远难得得空,每次都是老教授望着满满一桌子菜暗自神伤。后来干脆就煲了汤让凌欢给她哥带去,只要看到凌欢下班提着空的保温桶回来,凌教授就高兴的不得了,又去厨房研究新的菜谱。为此,凌夫人没少埋怨凌远。


 


后来,凌远遇到了他的小警察。也是个吃饭没着没落的,对挨饿的滋味深有体会。


俩人确立关系之前,李熏然就经常就有没有按时吃饭这个话题对他展开询问。正式在一起之后,只要工作不忙,李熏然就按照一日三餐的频率问候凌远。


凌院长的胃总算有了点起色。


然而这边刚好点,李熏然那边又开始出状况。


 


蹲点,饼干面包就着矿泉水果腹。山里晚上小凉风再一吹,小李警官的胃就有点隐隐作痛。


等把人押回来忙审讯走程序又忙了一天,手头的事忙完正好错过了晚饭的点。于是一帮饿坏了的大小伙子正商量着去哪撸串吃小龙虾。问到李熏然,李副队笑着摆摆手。


不是不饿,只是前一天着凉了,今天又忙活了一天没吃正经东西,胃里实在是翻搅着难受,针扎似的拧得生疼。整个人身子都有些发虚,每吸进一口气都会带着胃抽痛一下。


李熏然靠在桌子上,拿手抵着胃,一下一下地挨着。


烧烤那种东西想想就没胃口,他此刻就只想着回家,想着厨房里抽油烟机发出的暖光。


暖胃,也暖心。


 


 


李熏然这两天出差不在家,今早给凌远发消息告诉他回市区了。


照以往的经验,李熏然肯定又是忙到大半夜才能回来,不情不愿地被自己哄着去冲个澡,然后倒头就睡,第二天早早爬起来接着去局里忙案子。凌远想他这几天肯定没吃上什么热饭菜,就打算给自家馋猫做点好吃的。


想来想去,最终凌远准备给李熏然炖个鸡汤。


香菇炖鸡,最普通的食物是才幸福的味道。


 


凌远早早下班专程跑到农贸市场买了新鲜的土鸡。相比起一般的鸡肉,土鸡的肉质更佳鲜美,营养价值也更高,是炖汤的不二选择。


想要做出最佳的味道,新鲜且品质上乘的的食材是关键。尤其是自家那个小吃货,不仅爱吃,还会吃。虽说不怎么挑食吧,但是食材好坏口味咸淡总是一口就尝得出来。


弯着嘴角的院长大人又在旁边的摊子上拣了几朵圆圆胖胖的香菇扔进袋子里。其实炖汤来讲,鲜香菇或者干香菇泡发都可以,干香菇反而会有着更浓郁的香菇味。但是从营养价值上来讲,凌远当然是更愿意亲自去市场买新鲜的蔬菜。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吃饭对于凌远来讲就是件保持日常能量供给的事。他会做饭,手艺还很不错,却每每在一个人面对冷冰冰的厨房时失了动手的欲望。


很多个独自承受外界的压力和胃痛的晚上,凌远喜欢开一盏抽油烟机暖黄色的小灯,窝在沙发上。这样好像会感觉没那么孤单。


 


这样的生活早就随着李熏然的出现一点点消失不见,再回想起来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好像只是梦中的画面而已。


水龙头里流出的冰凉的液体、各种食材混杂在一起的特殊香味、还有灶上咕嘟咕嘟滚沸的开水,都真真实实地提醒着凌远现在的生活。只要心里有个惦记的人,一个人的厨房也不觉得寂寞。


 


 


凌远麻利地系好围裙,把刚买回来的土鸡冲过一遍凉水,拿着剁骨刀剁成小块。


另一边燃气灶上烧了一大锅水,蓝色托着点橘黄色的火苗一闪一闪地跳动着,一缕一缕的白气争先恐后地从锅盖的气孔和边缘缝隙中蹿出来。被滚上去的水花碰到高温的锅壁,发出“滋滋”的声响。


凌远不紧不慢地掀起锅盖,热气腾地四溢开来,白白的水雾氤氲着让人看不清眼前。


锅盖被竖在一旁的料理台上,冷凝的水珠由着重力的吸引顺着锅盖滑下来,轨迹相交合为一颗更大的水滴。


洗好的鸡块尽数滑进沸水中,滚着泡泡的水面瞬间安静下来。只留抽油烟机工作的嗡鸣声和火苗继续加热锅底的细浅的水声。


料理肉类通常需要把它们提前下锅焯一下,一来是通过高温快速杀菌,二来过沸水可以去除生肉的血水和腥味。


鸡肉一下锅,清澈的水面就浮起了一层泛着油花的白沫。带着点血水的肉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白色,泛着半熟的色泽。


火被调得小了些,从中部沸腾的开水推着浮沫四散到锅边,细小的水花在肉块的间隙中溅起。凌远一手拿碗,一手拿着长柄的小勺撇去锅边浅褐色的浮沫。


时间不能长,鸡肉到三四分熟的时候就要赶紧关火,不然肉质就会变老变柴。拿漏勺捞出沥干放在一边,凌远端着锅把里面的油水倒掉,整个锅连同刚才用过的勺子都泡在水槽里。


 


拿出家里常备着的姜,几刀下去切成大片,菜刀和案板接触发出清脆的“乓乓”声。大葱洗净根部切段,葱叶部分被灵巧的双手挽着打了个结。一直浸泡在水中的香菇又过了一遍流水,伞冠的褶子被好好揉捏冲洗一番。挨个拿剪子把影响口感的根部咔嚓咔嚓减掉,又拿着菜刀在香菇背上改了十字花刀方便入味。


收拾完原材料,凌远又从柜子里端出电压力锅,把水接到刻度线的位置。香叶八角桂皮当归被塞进调料盒里丢进锅里,连同一部分的大葱和生姜一起在锅里起起伏伏,旁边还漂着几颗红枣和枸杞。


设定好煲汤的模式,凌远由着电压力锅自己加热着。


灶上的炒锅倒了油,待油热了七八分冒着热气了,便放入八角和花椒爆香,翻炒两下后再把剩下的大葱和生姜一股脑地加进去。


调料的香味立马四溢出来。花椒八角的辛香,葱段姜片的辛辣,伴着“刺啦”一声在油锅中爆开。味道瞬间充满了整间厨房。


刚刚焯好的鸡块倒入锅中,凌远拿着铲子上下迅速地翻动着。倒入料酒,冰凉的液体只压住了一瞬间的沸腾。下一秒,酒香带着肉香就一起翻腾着冲进了凌远的鼻中。


等到鸡肉微微变了颜色,凌远又从调料架上翻出生抽打着圈浇在鸡块上。放下生抽又拿起旁边的老抽,和刚才的大手笔不同,老抽被先倒在锅铲上有了一层缓冲,黑褐色的液体顺着铲子流进锅里,在铲子上挂上了一道道印记。倒了没多少凌远便提了瓶口。炖汤的话不需要太咸,用生抽调味即可。之所以再加一点点的老抽进去,是为了给鸡肉着色,带着浓厚酱色的鸡肉会让他家小警察更有食欲。


锅中的液体突然间没过了一层底,凌远又撒了两大勺白糖上去。棕褐色的肉块和汤汁渐渐吞没了亮晶晶的白糖,酱汁因为融化了糖的缘故变得有些浓稠。这个时候就要不停地翻动铲子,加了糖之后鸡肉会很容易糊锅。


等到把鸡肉翻炒到差不多七八分熟,酱汁都收干了,就可以关火了,旁边的电压力锅也已经把水加热。


凌远拿筷子一块块把鸡肉夹进去,酱褐色的鸡肉静静沉入锅底,带着颜色的酱料在汤水中晕出一朵朵花来。香菇丢进去,把盖子合上,再过个五分钟就能闻到香味。以前李熏然在家的时候总是一闻到味道就跑来厨房盯着,凌远笑他馋,好像多看两眼就能给锅加大功率一样。


 


然而今天李熏然不在家,一直到凌远吃完晚饭他都没回来。


凌远没有刻意去等,爱他的方式就是听他的话乖乖按时去吃饭,什么时候李熏然回来了如果想吃饭他可以马上做给他吃。


 


 


十点钟,凌远洗好澡出来了李熏然还没回来。


大概是今天要留在局里了吧。


凌远回卧室坐在床头随意翻着书。鸡汤他放在冰箱了,准备明天让李熏然带着去局里,要是李熏然今天不回来,他明天就送过去。


 


 


十一点半,一身寒气疲惫不堪的李熏然轻手轻脚地拧开了家门。


客厅的灯黑着,大概凌远已经睡了吧。


不想打扰凌远休息,小李警官换了鞋子直奔厨房,打开冰箱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吃的。


呦!鸡汤!


李熏然忍住没有雀跃地欢呼出来。熟练地拿出压力锅的内胆放在料理台上,转身去拿柜子里的小煮锅。


 


“熏然?”凌远本来也没睡熟,听见响动估计是李熏然回来了,半天不见人进卧室,于是就披了件外套出来。看到的画面就是整个黑着的屋子里只亮着厨房的小暖光灯,李熏然弯腰在光线照不清楚的柜子里找锅,料理台上是自己晚上收进冰箱的鸡汤。


“晚上没吃饭?”凌远快步走上前,把好多天没见到的人捞起来抱在自己怀里。刚从被窝里出来的温热撞上了带着夜色的寒凉,凌远握住李熏然的手,冰的。


“怎么回事,手怎么这么凉?”


 


李熏然脑袋在他脖颈上蹭蹭,带着点委屈:“老凌,我胃疼。”


其实李熏然什么大伤小伤没有过,但是今天晚上他就是想跟凌远撒娇,院长身上永远能让他感到安全和温暖。


“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山里又凉,我胃疼一天了。”感受到凌远一下一下抚摸着自己的后背安抚着自己,李熏然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身子也渐渐有了暖意。


“我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李熏然看着凌远。尽管累了好几天,可一双圆眼睛还是亮亮的,看得凌远心软极了。


“睡觉哪有你重要,不舒服也不知道早跟我说,你就想看我着急是不是?”凌远不轻不重在李熏然屁股上拍了一下,“先去冲个澡解解乏,出来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大晚上的吃东西不好消化,我去给你下碗鸡汤面。”


李熏然也累极了,飞快地亲吻了凌远的唇,转身出去,把厨房留给凌远。


 


鸡汤是炖好现成的。凌远把内胆里已经凝成固态的鸡汤盛到小锅里放在火上加热,看着锅里的固形物一点一点化开,又渐渐冒上热气。鸡肉的香味裹着香料的味道,伴随着“咕嘟咕嘟”的汤汁一起,勾着人的食欲。


凌远从橱柜里翻出挂面,抽出一小把扔进煮沸的鸡汤里。烧开的水围着还硬着的面条滚了一圈。泡在汤汁里的面迅速软掉,凌远拿筷子搅着,直到一把面全部打着圈盘在了锅里。


想了想,凌远又从冰箱里拿出个鸡蛋,冲洗一下在锅边一磕,正好打在面条的正中央。面条在下面托着荷包蛋,四周的汤汁向中部滚着,蛋清不会散开弄得满锅都是白沫。


 


李熏然一打开浴室的门,扑面而来的就是浓郁的鸡汤的香味。一个热水澡过后,体内的血液跟着循环开了,手脚有了暖意,胃里也不是那么难受了。此刻闻着香味更是勾得肚子咕咕叫。


李熏然呼噜呼噜地吃着,凌远就安静地坐在对面看着。


“慢点吃,小心烫。”


白色的热气扑在李熏然脸上,长长的睫毛上都蒙上了一层水雾。湿漉漉的头发软软地贴在额头上,已经有几缕不服帖地卷了起来。


鸡肉的口感正好,特别的滑嫩。香菇的肉质饱满肥厚,吸满了鲜美的汤汁,一口咬下去唇齿留香。还有闷的半熟的溏心蛋,李熏然拿筷子戳开它,中间的蛋黄缓缓流了出来,被人用筷子挑着面条蘸了放入口中。


一口汤下去,食材和调料在口腔里分了层次,一同刺激着味蕾。鸡肉的鲜美,酱汁的醇厚,香菇的特殊味道,还有当过带来的一点点苦涩。


 


一碗面很快就被解决。


凌远看着面前的空碗很有成就感。嘴角又抿成了标准的一字笑。


李熏然吃饱了整个人还是蔫蔫的打不起精神,空气中残留的香气和胃里的暖意让他回味着凌远的手艺。


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他的胃吧。


起码李熏然是这样的,他的心被凌远死死抓在手里。


 


 


刷了牙又吹干了卷毛,出差回家的李熏然同志总算躺在了自家的大床上。


凌远把人圈在自己怀里,温暖的大手覆在他的胃部,一下一下打着圈轻轻揉着。缓解疼痛,帮助消化。


怀里的人身上还带着点鸡汤的香味。凌远庆幸自己今天特地煲了汤,不然李熏然半夜回来连口合适的饭都吃不上。


李熏然觉得全身的细胞都懒懒的,胃上的暖意让他舒服得想发出像猫那样“咕噜咕噜”的声音。脑子里的案件想着想着就绕起了结,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


靠着凌远的身子又挪得近了些,潜意识里就能从那里获得更多安全感。


 


凌远一下一下地给他揉着,“以后出任务的时候尽量按时吃东西,没有饭也随便塞点什么别让胃里空着。”


 


“衣服要穿厚点,别贪凉,胃寒就容易体寒,等你老了身体就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以后身体哪不舒服了及时跟我说,找不到我就让三牛李睿他们联系我,别自己硬挺着。一直拖下去会把胃弄坏的。”


 


“听到没?”


 


凌远看着怀里呼吸深沉均匀的人,摸摸他带着点胡茬的脸庞,在额头印下一个浅浅的吻,又紧了紧圈着人的手臂,得到了怀中人一个无意识的回应。


 


晚安,熏然。


————



一个并不是很成功的放毒,找不到好看的图片……下次我一定努力!

评论(3)
热度(59)
  1. 司安卿叨娜娜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