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汴水流-懷念那似水流逝的時光(上)

AU 四人的大學時光,時代空間有些疑問,請多見諒!
又不怕死开坑,嘿嘿!权当笔风复建,会尽快填完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

 

「景琰…你还记得汴水流吗?」

夜里,霓凰放着歌,景琰正看着窗外夜景 

「怎么会忘…那年我们是初次一同外出游玩时,唱过的吧…」

「那年…有你,有我,有小殊,还有蔺晨…一恍数年了过去了…」

「他们还好吗?」

「没有音讯,该是过得还不错…」

「他们会回来吗?」

「谁知道呢?…」

 

那年正是大学生的年纪,掏尽口袋里的所有金钱,霓凰闹着要和小殊一同出游,去哪没有去过的地方,去那未曾接触过的天地,去疯去挥霍那珍贵的青春时光。

小殊放下手中的笔,用着宠溺的眼光看着霓凰,开了口:「咱们的小凰儿要去哪玩?你说咱们就走…」

二人商讨了一会儿,一个说着不想去云南,一个则不想在金陵附近,想了想,霓凰眼中突然起了光芒:「林殊哥哥,记得白居易的诗吗?」

「那首?」

「长相思,我一直想去汴水看看!」

「长相思…?」林殊抵着下颚说着:「你说是那…汴水流,泗水流?」

「是啊!我查过了,那里是开封一带,有汴水八景美不胜收呢!怎么!去不去!」

看着霓凰期待的神情,林殊带着兴味的神情说:「只是咱们要去几日?钱够吗?」

「不够…我们再存嘛!怎么!去不去!」霓凰看着林殊的神情,嘟了嘟嘴:「你不行啊!那…我找别人去?」

「你找谁去?」

「去找宫羽、去找冬姐,就是不和你去!」霓凰把怀里的枕头丢给了林殊,便转身要离开房间。

霓凰才刚起步,就被林殊给拉住:「他们都不成…都不能跟你去…」

「为什么?」

林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因为…只有我能陪你去!」他的手环在腰上说着:「钱不够没关系,咱们去坑景琰和蔺晨就有钱了!」

「你这家伙…」霓凰转过身,扑在林殊的怀里,捶了捶他的胸口:「你这满腹坏水的坏家伙。」

林殊装作疼痛说着:「唉呀!夫人,您偏生爱好这口,我又有什么办法,只怪你夫君我,这么有出息。」

二人笑闹了一会,霓凰轻轻靠在在林殊胸口,林殊低头看着霓凰眼中的璨璀星光和那甜美的笑靥,正想要一亲芳泽时,就被打断。

「小殊,走!咱们去打…!」蔺晨和景琰打开房门,看见房间里抱在一起的二人,都露出尴尬的神情:「霓凰…小殊你们在房间啊…」

霓凰推开了林殊,用着嗔怪的眼神看着林殊,便坐回床上不发一语,而林殊则是整理着头发,啧了一声说:「你们怎么没约就突然来,我还在备考的说…」

「备考,是在调情吧!啧啧,这满室的恋爱酸臭味,远远的就闻到了!」蔺晨用着调侃的神情说:「你们啊!要骗过我这未来的医生,你也想太多了吧!」

景琰走进房间,看着林殊耳边那一抹的红意说:「咱们先走了!等等球场见…」说着,就要推蔺晨离开,话还没说着,林殊就开口了。

「来,你来了,正好,我正打算找你们呢!」

「什么事啊!」

只见林殊像说着天气一般的说:「咱们暑假去开封吧!去汴水玩,如何?」

 

年少的青春,总没有什么顾忌,四个人一拍即合的说走就走,坐着软卧,摇摇晃晃地出发了,八个小时的路程中,霓凰一下和蔺晨斗嘴,一下又拉着林殊和景琰说着到开封的行程,二个男人温温和和对待面前的小凤凰,只有一个人老是逗得霓凰跳起来针锋相对!

霓凰兴许是累了,靠在林殊的肩上睡去,林殊轻轻地将霓凰放到床上,盖上被子,原本想睡上铺的,却见霓凰拉着自己的衣服,轻轻一笑,便抱着霓凰睡了。而蔺晨和景琰二人猜了拳,决定景琰睡下铺,蔺晨睡上铺。

夜里,火车的声音咔哒卡哒着,正助眠时,林殊感觉到动静醒了,他睁开眼,看见蔺晨正摸着景琰的脸庞,坐在床边看着景琰。

 

林殊看出蔺晨眼里的依恋与那一抹温柔,林殊他没有开口,只是拿出随身听示意着蔺晨一起听歌,他们听着五月天的拥抱,感受着那青春的气息与暧昧的感受。

「我不反对…只是景琰家里…」

「我懂…所以不打扰是我的温柔…你不会连这样的空间也不给我吧…小殊…」

二人沉默着,看着双方自己所爱的人,听着爱情的模样,各自心理若有所思。

随身听的歌曲放着,当放到爱情万岁时,林殊脱下耳机,转身回到他的位置上,只留下蔺晨回尝着爱情的孤寂与滋味。

 

那年的开封,气温和南京相仿,出了车站所见和南京不同,霓凰开心的用着相机拍着四周的景色,向前跑着。后面的三个男人,拖着行李跟随霓凰的脚步,展开旅程。那年,四人开着车玩遍开封附近大小景色,吃遍开封的美食。

在汴水虹桥那,他们看着汴水缓缓向西流去,那年唐寰澄先生考证出来的虹桥落成不过才四年。他们在桥旁看着夕阳落下,霓凰倚在林殊的肩上轻轻哼起江山风雨情的片尾,时光在二人身边停止,林殊时不时的和霓凰话说,霓凰的手正紧握着林殊,动作、情感缠绵在一起。

蔺晨则是靠在河岸边的大树上,景琰则是正对着桥绘着图。蔺晨看着景琰不停下的画笔和景琰专注的神情,而当景琰抬起头时,正是蔺晨别过头去看着夕阳时,他却不知道景琰笔下不是绘着桥景,而是绘着一个人抬头看着夕阳的神情,桥在景琰眼中只是背景,衬托出那人的容貌与心绪。

蔺晨不懂得,林殊却懂了,林殊拉着霓凰看着二人的动作。霓凰只是微微一笑,在林殊耳边说话,二人慧黠地相视一笑。

 

那年的画还一直留在景琰身边,只是那年同行的二人早己音讯全无,在开封那半个月,就像是前生一样,他们都不在身边了,只留下二人还在等待。

霓凰走向窗边,看着景色说:「你知道吗?林殊哥哥他早就知道你和蔺晨的事了!当我知道时,他说不打扰才是好的,任你们二人发展吧!因为你们够苦了…」

「霓凰…我…」

「你幸福吗?景琰,你有他的时候…你快乐吗?」

「我…我很快乐,你知道的…我从小就别无选择,他是我的唯一选择…所以我愿意」景琰轻声的说着,回想到那一年…当变故发生时,霓凰和他同时被派到国外交流,只留下蔺晨和林殊在国内,等回来时风云变色,只留下一把钥匙和蔺晨的字条,以及林殊用钢笔写下白居易的《长相思.汴水流》的字条。

二人却不见踪影。消失的茫茫人海里,是生是死无人知晓。

霓凰坐在露台的椅子上,任音乐声转为古调,轻柔的女声正唱着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景琰,你知道吗?我到这几年我才听懂了,汴水流的意含,这思念还真是刺骨…我好想见他们。又爱又恨,就像汴水一样的流逝,没有一日终止…」

「我也是…」

 

情哥哥 慢些走  妹妹等你 在楼外楼 

汴水流   泗水流   瓜洲有渡没有头哇  

情妹妹 亲一口  哥哥喂你 哥哥喂你盅交杯酒   

 

在开封的最后一夜,霓凰和小殊二人相约出门去逛夜市了,只留下蔺晨和景琰二人在房间里,二人看着电视,心思却不在电视了。

「霓凰和小殊出去了,这里就变得安静下来了!」蔺晨找着话题说着:「他们真是精力旺盛啊!」

「他们就是不停歇啊!从小到大就是这样打打闹闹得,不曾停下脚步来。」景琰喝着水说着,说完满室又一片寂静。

景琰看了蔺晨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便开口了:「蔺晨,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

「你这几天避着我是什么意思?」

「什么避着你?我什么也没有作不是」蔺晨看着景琰边说却缓缓避开景琰的视线。

「你屁!离开南京到开封开始,你就避着我,而且是用尽力气避着我。」看到蔺晨的退缩,景琰更加生气了,他用手大力捶了床,瞪大双眼看着蔺晨说:「你当我是瞎眼的是吗?小殊、霓凰没发现,你当我就没发现吗?我问你,你是在害怕什么?怕我会吃了你不成?」

「我怕你吃了我,我就不会和你同房了不是吗?」

「我什么都不怕了,你他妈的,你是在害怕什么?」

「萧景琰你冷静一点!」二人站了起来,相视的看着对方,蔺晨看着景琰的双眼,软化了下来:「我想,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什么距离!我才不管这些东西!」说着景琰拉起蔺晨的手说着:「你在忌顾什么?你可以说,别作什么欲盖弥彰的事,叫人猜疑!」

蔺晨甩开了景琰的手,冷冷的看着景琰说:「人言可畏!」

想要转身离开房间,留下景琰一个人在房里,在开门前那一瞬,却被景琰堵在门边。

景琰比蔺晨稍矮一些,这时蔺晨却被景琰困在他的二臂之间不能动弹,蔺晨想挣脱,却被景琰的充满掠夺的眼神吓住,无法动弹!

「畏什么?老子什么都不怕!你…」景琰眼中闪过一丝寂寥:「你…在怕什么?」

「我才没有什么怕的呢!我只是…多想了一点…」蔺晨还没说话完,却被景琰的突然接近的脸止住的言语

上车点试营运

另一个站点营运中


蔺晨错愕之时,用着无奈的神情说:「喂!你不是说可以吗?怎么现在就怕了?」

景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躺在床上的蔺晨说:「我才不怕,只是小殊和霓凰等一下回来!」

「他们回来又怎么样?你在怕什么啊?」

景琰抄起枕头打了蔺晨,二人在床上打打闹闹了一阵子,房间的灯突然闪烁,让蔺晨抬头环顾四周,景琰反射性的缩了一下。

「房间的灯怎么闪了?」

「是电力不足…还是…」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起林殊前几天说的开封鬼话,说有个女鬼,满街找一个俊俏的儿郎想成婚,当她找到中意的儿郎时,将灯火吹熄,接着大风吹开门,那儿郎只见一只苍白的手伸进门,有个身穿白衣的女娃进到房里来,拉住儿郎后,就是一阵大风吹过后,那儿郎自此之后便消失在这世间上…

 

「景琰…你说是不是那女鬼来了啦!」蔺晨拉着景琰的手说着:「你说我长得那么俊俏,会不会成女鬼的目标啊!」

「去你的!这世上哪有鬼啊!咱们信仰唯物主义,最好有女鬼啊!」景琰推开蔺晨说:「还有你说谁俊俏啊!你这个大饼脸,那来的俊俏!」

「我不长得好你会看上我?」

「我去你的!」景琰一脚踹到蔺晨的身上说:「别抓我,我要下床去了」

「景琰你甘心让我被女鬼抓吗?」

「我倒要看看哪个女鬼那么不长眼,居然看上你…」

说着景琰翻身下床,拿起床边的纸巾,擦去手上的液体,忙着穿好身上的衣物:「他们回来知道了,就难堪了!」

蔺晨的衣服丢到蔺晨的脸上说:「你快一点给我穿好!」

「喂!你谋杀亲夫啊!」蔺晨扯着丢到床上的衣服。床上爬起来,信步走去浴室洗好手,才穿上衣服,这段期间不停的碎嘴念着。

「谁是我亲夫啊?」

「你刚刚不是说要走下去吗?」

「现在还不是让小殊他们知道的时间」

蔺晨拉住景琰的手说:「你怕他们会反对啊?」

「不是…而是我…」

「景琰,我说你啊…」

话还没说完,灯就暗了下来,二人听着远远有个凄厉的女声响起,他们同时注意到房门打开了一角,二人互看了一眼,全身颤抖了起来。

「景琰…再会了。我爱的是你,就算女鬼苦苦相逼我也不会娶她的…」蔺晨抓着景琰的手不放说着:「我…我…就算被鬼抓了,也要你陪我下去…」

「你放开我。蔺晨…你…」景琰扯开蔺晨的双手,在一片黑暗的室内,倚靠着外面的月光,景琰看见一双白皙的双手伸进门缝中。

(待续)


----------------------------------------------------------------------------作者眼中的真实:

霓凰走向窗边,看着景色说:「你知道吗?林殊哥哥他早就知道你和蔺晨的事了!当我知道时,他说不打扰才是好的,任你们二人发展吧!因为你们够苦了…」
其实原句是:

霓凰走向窗边,看着景色说:「我知道,以我十余年的腐女经验怎么看不出来…」

景琰内心的呐喊:「妈啊!青梅知道我和男的交往竟然十分期待!] 


经过和亲友讨论出现的论坛体:

景琰版:论好青梅是腐女还知道我和小男友交往竟然十分期待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小殊版:我的青梅小女友,是腐女,还写了我二个竹马的文,还有巨污,我该怎么办,在线急

底下留言

818楼:楼主别走QQ你小女友在腐板更新到一半你把人带走我们裤子都脱了啊QQ

管理员已把此篇置顶

楼主:我的两个朋友在隔壁房打飞机...我想带我小女友出去逛一下...晚点回

.

.

.

3楼:可以等喝喜酒了

2楼:喜文乐见

1楼:YOOOOOOOOOOOOOOOOOOO

某一楼:楼主…你家小女友没把你写进去啊!我告诉你这还好了!我家女友把我写进去的!我的CP有一个篮球队啊!


太出戏了,所以才变成正经版的…


评论
热度(18)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