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來個段子~~~【言謝】

咳咳!最近雖然說要出譚阿明番外,卻意外被其他事拉走。

等我忙完馬上就會回來!

最近剛好翻到之前和  @奔跑的蓝汐 聊到言侯和謝玉二人曾經有過的少年時代,相愛相殺的設定,隨手寫下的段子! 

1‧
言阙看着景睿步入言府要找豫津,恍然间彷佛看到年少的谢玉兴高采烈入府,要拉着他到螺市街游玩,那笑容至今难忘。

景睿上前见礼时,他才回到现实,一切早已成了过往

原来那已是二十余年的往事,一个是心如死灰不问世事,一个是如烈火烹油般权倾一时。

他只能问上一句:「汝父可安好?」

 

你安我便心安…朝廷内相互遥望,不见即是安好。

 

2‧ 

谢玉看到言阙出现在侯府大门时,他已经知道大势已去。

他败得彻底,败得全面。

 

他想起自己和言阙翻脸的那一刻,言阙消瘦的脸庞,愤怒的眼神,所说出的决裂之词:「今后,我不会再到谢府来见你,除非你是垂倾之时,否则你我从此不见。」

他一直想问言阙,林家真对你那么重要?那我呢?你我曾经交心,难道都是假的吗? 


这问题他问不出口,也不愿再问。

 

「我是为吾子前来,并非是见你。」言阙擦肩而过时所说的话,让谢玉哑然失笑。

 

原来你我走已走到这般田地,过去交颈之情,早已不复存在。你的眼里早就没有我了。


被拘上撩拷的那一刻,他望着言阙的背影,看着谢府曾经熟悉的一切,漠然的阖了眼,任人带至任何一处。

 

言阙你我从此不见,至此死生不见。

 

3‧

言阙知道谢玉的死讯时,他正埋首于新太子所交代的朝政之中。

豫津步入朝房中,脸色带着忧虑,在旁整理奏章不久,便说:「父亲,数日前传来消息,庶人谢玉死了…」

原本紧握的笔滑落,在简上画上一痕浓墨。

「他怎么死?」

「据说服劳役时,被落石砸死。」

「何人收埋?」

「谢弼已去收埋了…」

「也算是个归宿了。」

 

只剩一人的朝房,简上的水滴,夕阳照映在身上,言阙想起那人曾说过的说:「你若离去,我留下。你我总有一人要照应这朝堂的…」

「而今,你留下我了。」


评论(2)
热度(5)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