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寫在譚阿明之後



打開Evennote 看到《你好,我叫譚阿明》的寫作時間時,有種十月懷胎終於把孩子生下來的感慨,我終於把這孩子給完整的寫完了!

從來沒想過會寫這樣的長篇,甚至遠遠超出原先所預期的字數,還寫出許多不為人知道的想法,當時也曾有逃避,自我懷疑,為了一段文字、人物剖白想了好幾晚,卻不得其法,結果在下筆當下,文字自然的生出,人物在我面前說著他們的故事,寫作的快感莫過於如此。


其實譚阿明源自己2017年4月,那時在某一個樓誠群組裡走跳時,突然有人丟給我一個梗問寫不寫,記得那時的關鍵字是:「40歲屌絲同居ABO樓誠或樓誠衍生」,不知道怎麼我想到一個畫面是譚宗明偽裝成40歲的屌絲工程師和趙啟平同居的畫面,那是譚阿明的起點。

和朋友談論過ABO可以用的梗後,便用最快的速度寫完譚阿明的本篇,原先設定是短篇的文章,因此在寫文時,發現有許多的地方可以加寫、甚至描寫上可以更加細緻,卻想著儘快寫完,因此許多地方都沒有細談就PO出去了,雖說想寫得簡短,但是也達九千多字的中篇了。說我那時滿不滿意,其實說白了,我很不滿意,因為覺得很多可以寫的,怎麼沒有寫到,而且轉的太硬了,一直看著文,卻還是想著改天再來改好了,就沒想到因為一個契機而開始了重開機之路。

那時和基友們討論,想出一本樓誠或樓誠衍生本,作為這二年來的紀念。一提到他們覺得有趣的梗時,有人提到這篇譚阿明,當時朋友的評價是「腦洞清奇」。但是當打開時,發現這篇文太多要改寫了。那時,只是打算初步修改,但是不知不覺的把這整篇換了風貌和味道了。

在這整篇寫作過程裡,不時的和三次元打架,不時因為想寫別的題材而岔了題,但是還是把譚阿明寫完了,回首整個過程,有笑也有淚,還是因為在出短短的無料本時,把抽出來的章節,全部大改寫,但最痛苦的莫過於是人物的剖白。

在剖白裡覺得整個人都被剖了出來,從趙啟平的「通透」到譚宗明的「膽怯」都是我的一部份,當書寫二人的剖白時,往往都是以正面來寫他們,但是就在以正向剖白時,發現這樣沒有辦法充份的表現,只後我還是回歸到最原本的想法,以反向來解讀他們,才能得到最合理的解釋。

卻在書寫的過程裡發現,那些其實都是我的一部份,感覺人物的剖白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面對感情的遲疑與膽怯,都呈現在文中了。譚阿明中的二人都在感情裡受過傷害,自我的保護、步步為營與自我設限都是一種保護機制,然後當二人都願意踏出那一步,不再偽裝時才能得到真正的感情。

有人曾經問過我,趙啟平為什麼接納譚宗明的欺騙,而不是直接拒絕他,甚至在最後要求譚宗明再一次的追求他呢?

再一次的追求,那是在第一版時就有了,當時我並未想清楚為何如此,只是覺有趣,然後在看完戀愛先生,自己再次書寫時,才知道趙啟平為什麼要求譚宗明再追求他一次。

當這次書寫時我才明白,二人彼此的隱暪、偽裝使得一開始看似二人是彼此對等,然後那對等是假對等,直到二人都丟下面具後,才是真正的對等,才能真正的對彼此坦誠以對。

這篇寫完時,真的有一種可以真正的面對自己,不是用噴血的剖白讓自己痛死,而是笑著看到自己的某一面和期待,希望大家也有同樣的想法啦!(可能是我想太多,但是也希望有人可以因為看到這篇文受到療癒。)

很感謝大家陪伴我渡過這十個月的時間,也謝謝大家對於譚阿明喜歡,接下來會有數篇的番外的連載,同時也會開始處理出本的事宜,請大家多多期待囉!

有人曾說過想看最早的譚阿明,連結在這裡囉!
曾經寫過的譚阿明短篇

评论(4)
热度(14)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