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荣霖】写给未来2035年的那个他

這是 2018年 高考全國卷I《写给未来2035年的那个他》

內容微刀,請安心看到最後。

当生命的最后,你会想写信给谁?

你想留下什麽给你最重要的人呢?

 

一霖: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已是2035年了,你现在好吗?

       我在写这封信时,我不断的猜想,2035年的你会是什么样子,是一个可爱的老先生,还是一个严肃的长者,教着一个个的孩子,学着你身上的绝学呢?而我,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是陪在你的身边,还是早已离开了你,留一个人在这世界上?

      距离我和你第一次的相见,到你展信的这一刻,也已经四十余年了,四十多年间的风风云云,很高兴有你陪我一起走过,一起度过每一日。但很遗憾,生命有限,人生无常,我无法陪伴你度过每一个岁月,每一日的日升日落。

     我总是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在戏台上顾盼生姿,那灵活的双眼、精细妆容下那清秀的脸庞,令我一见倾心,再也忘不了你,甚至深深的渴望能与你相伴的日子,经过了风风雨雨,我们终于走在一起,共同度过的每一刻都在你我的生命里留下轨迹,成了你我一生难以抹灭的回忆。

     也许你会疑问,为何科技发达的现代,我为什么要亲自写信给你。我曾读过一句话:「书信能留下人们的心意与温度,同时不会随着时间消逝,倘若没有战火丶水灾各式损坏,就有机会流传下来,世世代代不会抹灭。而阅读者能将这些文字能永烙于心中永久不散。」

       一想到此,才写下这些文字,想为你留下什么,物质容易毁坏,但文字、记忆却不会抹灭,就算这些事物消散了。我最卑微的奢望就是请求你,至少把我永远留在你的心中,不要忘了我。

       人们常说说对留下来的人最好的祝福方式,就是放你自由,从你心中丶记忆里不留下任何痕迹,这样你才能得到幸福,但我不想。一霖,也许你会怨我、恨我,恨我不愿意静悄悄地离开你,偏偏留下这么痛的记忆,也要你把我烙在心中,一生一世忘不了我,留你一个人活在世上,每一日念着我、想着我渡日。

        我很自私,我不想放你走,每想到在你一生中,也许会出现另一个人给你倚靠,甚至比我更加懂你,更加的爱你。每当想到那不知名的人拥着你的画面时,我就愤怒无法自抑,我气自己,如此寿促,让我无法送你离开,偏偏留下你,面对接下来的人生;我也气上天,从不怜悯你,让你这么好的人承受这痛苦的命运,一想到你我被未知的命运所操纵,不知会漂流到何方。每每想到这里,我就难以掩饰难过的情绪,惹得你泪潸潸,二人默默无语,相拥而泣。

        你总是笑我这个人说不出什么情话,就连上邪都未曾完整向你吟过,总是结结巴巴的吟完,都没感觉了。

        如果文字真能传达我对你所有的情感,那么我希望用三个字叙尽一切,让你了解我对你的所有情感。

        我爱你。

        我是那么的爱你,一霖。

 

        如果可以我将化为风,伴你身边,希望那微风可以如我的手般轻抚过你的脸庞,擦去你的泪痕,陪伴你渡过每一个日升月落。

   若能向上天许一个愿望,我只求在你的记忆里能留下一个身影,但你一定要快乐,

        

       一霖,我真舍不得你…

 

                                                                                            荣石绝笔

 

      看着这封书信从书里掉出时,一霖先是唉呀一声,当他打开信时,扑鼻而就是那熟悉的古龙水香,看着信上斑斑的泪痕,充满情感的文字,一改往日木枘,诉说着浓浓的情意。

        一霖拿著书和信坐在沙发前,看着信怔怔想起那段曾经心痛,曾经含泪的日子,如今早已成为过往,但是仍难以忘怀那时的苦痛与恐惧。

        他看着荣石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随着时间的流逝,从黑发到白发苍苍,但永不弯的背脊,一如往日般的生活,珍贵却又令人伤怀,一霖嘴角勾起了甜甜的一笑,眼眶一热便红了起来。

        「在看什么书?怎么看着看着眼睛怎么就红了?」

荣石端着茶坐到一霖身边,轻拍着一霖的背,安抚着他。一霖这才抬头,就被荣石揉了脸颊,荣石的手温暖的贴着自己,令一霖轻轻一笑,一手扬起了封信:「我今天看见了这个。这可是封难得的情书了,这封信写得真好。」

        荣石看着这封信脸色微微一变,想夺下又被一霖藏了起来,荣石害羞地说:「没想到被你找到了。」

     「这封信是?」

荣石看着一霖说:「那年我以为没办法活了。在心灰意冷时,写下这封信,要荣意在我死后交给你,荣意不肯,我拜托荣树,没想到连他也不肯,直说你会哭得很惨,他们又不想作坏人。最后这封信没处去,又怕被你发现就随手塞进书里,没想到就被你给找到了。」

      二人都想起那段日子,荣石得了癌症,开完刀后面临漫长的治疗,治疗的身体上的痛苦与心理的煎熬,不只荣树痛苦,连一霖陪伴者也痛苦不堪,这段经历,令二人都不愿再回忆,当翻起时又感到心痛的记忆。

        荣石拍了拍陷入回忆的一霖,轻声说:「别难过了,至少我还活着不是?」

        「我那时真有如何你走了,我就追随你而去的想法,不过还好,都过去了。」一霖握紧荣石的手,含泪笑了:「只是我有种疑问…?」

        「什么疑问?」

        「你的信为什么只剩这一封?」

        荣石满脸一红,偏了过去:「都湿了…所以全丢了。」

       「湿了?」一霖偏了头,想了一想,露出羞红的脸庞,过了半晌轻声说:「就这么舍不得我啊?」

       荣石没有回应,用着充满皱纹的手握紧了一霖的手,一霖没有喊痛,只是用着充满情感的眼神,用手轻轻拨开荣石遮盖双眼的头发,他的眼神温柔,看着这个从光滑到皱纹满布的双眼,那眼神的韵含的情感和历经分离后那日的晨起一样,充满独占的情感却又温柔坚定:「我很开心,你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所以我不想放弃你,你别走…」

        二人紧紧相拥着,从年少的激情,到现在的细水长流,二人不曾放弃过彼此,也不曾忘怀初见时的感动。

        「别走,我爱你。」

        「要走,我和你一起…」 

评论(3)
热度(53)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