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17 所以这一夜,你后悔了吗?

17  所以这一夜,你后悔了吗?

 

不是说好的完结篇吗?谭赵你们是要不要讲清楚啦!

总之二人这样子,我也只好公开了!

一切要怪  @烟花好好写文了 ,因为你的太虐了,害我写不下去(牵拖)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12】【13】【14】 【15】【16】

 

 

那一夜里,赵启平已不记得在被标记后,他和谭宗明交缠了几次,当欲望兴起时,谭宗明的吻和交缠的身体应和了自己,二人从客厅到浴室,又从浴室到了房间,最后的意识只停在床上,谭宗明紧抱着自己,亲吻自己的额头,哄着不知为何流泪的自己入眠。

谭宗明温热的吻轻轻落在自己的眼角,自己的脸庞各处 ,历经无数次交缠后的赵启平已经没有力气响应,他的手轻轻一挥,想赶开骚扰,他听到谭宗明只是一笑,抱着被谭宗明抱进怀里,轻轻唤着自己的名字,从「启平」到更为亲密的「平平」,他感觉着谭宗明宽广的胸怀,感受到那人的体温,有了久违的安全感,逐渐陷入了沉睡。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中午,赵启平的手习惯的探向身边,却感觉到床上只有自己,身边有着消散的余温,却没有一个人。

他睁开双眼,看着苍白的天花板,全身上下没有力气,只有闻到身上被标记后,带着酒香的巧克力味,威士忌烟熏及尾音淡淡的苦味,带出可可的香气,和谐的融合为一体,就像本身散发出的气味一样,自然不令人排斥。

赵启平闻着身上的气味,昨晚的回忆又回到脑海里,他被标记了,被自己渴望已久的人所标记了,但是醒来这个人却不在身边。

 

该不会睡了一晚,然后这次换他离开了吧!

也罢毕竟是自己强迫他承认的,那人生气也是应该的。

 

赵启平翻过身去,苦笑了一下,房间里一片的静谧,只是房门外明显有着脚步声和食物的香气,像是过去谭阿明在家时一样,那三个月里的每一天一样。

 

他还没离开吗?

 

赵启平想爬下床,一动却感觉到后颈和后穴的疼痛,像是证明昨夜的激情,更加深内心的失落。

 

患得患失,一点也不像自己。

 

赵启平苦笑了起来,他未曾想过有这个令他牵肠挂肚的人,甚至令他深深爱上的人,而这个人在一切坦白后,被标记后就不见了,原来那一夜醒来谭宗明是这样的感觉啊!

 

自己想要的一切还是无法拥有赵启平... 

 

想着想着,赵启平突然有种想放弃一切的感觉,虽然被标记后会产生精神链接,可以感觉到谭宗明还在这房子里,但是却觉得离他好远,好远。

就在赵启平胡思乱想之际,敲门声忽然响起,赵启平拉着被子掩住头,假装还在沉睡。当谭宗明打开门时,只看到那鼓鼓的被子,正在那里起起伏伏着,他手里端着刚热好的汤,轻轻的放在床头上。

 

 

谭宗明轻轻拉开被子,看到把深埋在被窝里的人正闭着眼,努力装作睡着的样子,让谭宗明起了一丝的轻笑,赵启平未着一缕,在胸口上斑斑的红点和那后颈咬痕,他的眼神沉了下来,他紧盯着的那痕迹,用着怜惜的声音说:「看来昨天还是太激烈了…我也咬得太大力了。」

 

明明自己能克制的,原想着在这一夜告白,之后再以谭宗明的身份坦白,却被赵启平逼着缷去所有的防线,承认了一切。

本想别吓着他,却被发情所影响失去了控制。在今天早上醒来时,才发现躺在自己怀里的启平早己被发情的自己所标记,就算在亲热时,他曾经说是真心的,但是也怕在醒来那一刻猪羊变色。

 

谭宗明想着想着,手还在赵启平的颈上轻轻搔着,那舒服的感觉令赵启平睁开双眼,看着那陷入沉思的谭宗明,赵启平的手按着那只不停作乱的手,用脸轻轻蹭着那只温暖的手。谭宗明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赵启平透亮的眼神,不知所措了起来:「你醒啦!」

 

看着谭宗明的眼神,那眼神中带有的深情和各种意涵,让赵启平慌了起来,即使昨天晚上二人曾肌肤相亲过,看到那眼神不免也令赵启平联想翩翩,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的表情,带着笑意,靠近赵启平。

突如其来的大脸靠近,让赵启平吓了一跳,他大脚一踢,就把坐床边的谭宗明踢下地板。

谭宗明倒在地上,看着因为臀部疼痛倒在床上的的赵启平,他顾不得他的疼痛,连忙爬起来看着赵启平说:「启平你不要紧吧…」

 

「谭宗明…我才不需要你的关心…你怎么还没走…?」

「我…我刚起来就去热了汤,想着你该饿了,一直就没有离开…」谭宗明坐在床边释放淡淡的信息素,想安抚赵启平的情绪说:「而且你被我标记了,我离开你,不放心。」

「谁要你陪我?我才不需要你陪我…」赵启平像鸵鸟似的将自己藏在被子,像是没看到谭宗明的身影,就不会动摇,但是闻着信息素的气味,令他心烦意乱。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在被窝里的身影,想了想便开了口:「我从醒来后就一直想问你件事…」

「什么事?」

「我放在客厅的抑制剂,你有看到吗?昨天我找不到,这才标记了你,真觉得对不起你…」

听到这,赵启平掀开了被子,瞪大双眼看着谭宗明:「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你后悔是吗?」

谭宗明看着莫名激动的赵启平,疑惑地说:「那我的抑制剂…?」

「是我丢的!我家出现什么alpha的抑制剂,以为是我订错了,随手就丢了,谁知道是你的。」赵启平眼神明显动摇了起来, 回避了谭宗明的目光:「而且昨晚的事,我可没有后悔。」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的神情,嘴角扬地莫名的笑意:「你是何时知道的?」

「知道什么?」

「我的身份…」

二人相视一会 ,赵启平突然拉起了被子隔出了与谭宗明的距离,谭宗明也拉紧了被子,试图拉近赵启平与自己的距离。

「谭宗明,你作什么?」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丢这抑制剂?」

「有什么好说的。想丢就丢了。」

「那抑制剂我放在客厅将近一个月了,你都没动,怎么可能你会想丢?」

「你又知道我的想法了?这是我家,我想丢就丢了。」

「这不是巧合,你是知道才丢的吧!」

二人拉扯被子对视着,赵启平显见心里有鬼,步步退却;而谭宗明步步进逼,最后赵启平靠到了床头才知道无路可退,赵启平放下了被子,叹了一口气:「对!那个抑制剂是我丢的。」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知道到底是不是你。」赵启平声音渐低的说:「我知道我不逼你,你就永远不是迈出那一步。」

「所以你昨天晚上那个逼问后,还留了后招,要我直接标记了你?」

「没错…这不是你的本意吗?」

「我…」谭宗明脸也红了:「咳…你是听谁说的?」


评论(7)
热度(106)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