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飛官與千金 2 琅琊榜au

幽靈人口回歸了!

那麼就先開始了!

私设众多对于人物错置与情节不合理之处请无视!


梅长苏站在门口,手莫名得出汗了起来,他不禁啧了一声,从他身为林殊开始,有什么大事会让他紧张成这样,没有,就算被自己的父亲送上战场时,也不曾如此紧张过,今天只是面对一个女人而己,还如此紧张…

「世上唯小人女子难养也啊 !」说着便推开了那扇门。

门打开,一个瘦弱的身影坐在桌前,双手放在膝前,手上的手绢早已卷到变形,她的侧脸,不似过去的丰润,却是削瘦了不少,听见开门声,她缓缓转过头,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不可置信与惊喜。

「真的是你…」霓凰站了起来看着梅长苏,慢慢的走近梅长苏,当靠近时,霓凰却又止步和梅长苏相对了。

二人相视许久,梅长苏打破了沉默,故作无事张开双手地笑:「怎么不认得我了吗?霓凰。」

语气却是充满了颤抖与紧张,他深怕霓凰生气,深怕她不认他,又怕霓凰是要与他告别的。这三年的相思与恐惧,涌上心头。

「我…我相疑在梦中…我以为这是一场梦…」霓凰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靠近梅长苏,任梅长苏把她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地说:「我回来了,霓凰…」

霓凰靠在梅长苏的胸口,强忍着泪水不要流下来,她缓缓抚上他的脸庞,轻声说着:「你…终于回来了…林殊哥哥…」

梅长苏原想霓凰会温柔的对他,却没在想到转瞬间,一个巴掌火速的打到梅长苏脸上:「你还知道回来啊!」

火辣辣的痛感,让梅长苏放开霓凰,只见霓凰眼中冒着火扯着自己的领带说道:「如果我今天不来找你,你是不是就忘了我啊!你现在到底是林殊,还是梅长苏?」

梅长苏当场傻住,看着面前的小凤凰发着火,冲着自己破口大骂,嘴角却流露出怀念的笑容,我的小凰儿还是没有变啊!

 

萧景琰和蔺晨正在与夏冬解释着梅长苏与霓凰的关系时,忽然听到那响彻云霄的巴掌声,萧景琰习惯性的摀上耳朵,蔺晨则是摸了摸了脸,二人心里同样的想法:「这…也太痛了吧!」

夏冬听到里面的声响倒是一副罪有应得的神情,看了二人一眼说:「先把这件事说清楚,里面的事就交给里面的人解决,你们先说清楚,今后打算怎么办?」

「清楚…」飞流嘴上正吃着巧克力,口齿不清地学夏冬说话,而穆青则是坐在飞流旁边,擦着飞流的嘴,侧耳听着二人说话。

不久,梅长苏顶着一侧的明显的巴掌印,拉着霓凰走了出来,霓凰脸上明显有泪痕,但比起梅长苏的模样是好很多。

「都说开了?还是只相认了?」夏冬看着二人说:「如果没说开,就别在我这里聊了!回去该回去的地方去!」

「师娘…我…」梅长苏欲言又止看了霓凰一眼,又看了看夏冬。

「我淮你假去!我说可以大队长就行,还有你们二个也跟着去,有什么事就一口气解释清楚,别再制造麻烦了。」夏冬指了指蔺晨和景琰,示意三人一起离开。三人行了军礼,林殊拖着霓凰走到二人面前,穆青放下身边的飞流,也跟着霓凰要离开。

霓凰一回头,看着景琰和蔺晨,眼神瞇了起来,停下了脚步:「这二位是?」

梅长苏急忙上前介绍:「这位是蔺晨,是我军营里的医官,当年我身受重伤时,是他治疗的。另一位,你也认得就不需要介绍了吧!」

霓凰对向蔺晨点了点头,权作打了声招呼,却转头看着缩在蔺晨身后的萧景琰说:「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你却知情不报,萧景琰,你胆肥了你!」看似毫无威势的威喝,却让萧景琰背脊一寒,僵直了起来 。

「霓凰不是我知情不报,而是……」景琰陪笑得解释,霓凰只是哼了一声,就跟着梅长苏离开了。

让蔺晨和景琰交换了眼神,撇了撇嘴:「活该是个惧内的!」

 

「今日难逃大劫啊!」

当梅长苏拉着霓凰走出夏冬房子时,穆青早已跑在前头,先一步出村。

「小青跑那么快是…?」

「我们开车来的,接你回家去!」霓凰有别于在夏冬屋里的小鸟依人,反而是气势凌人的瞪了梅长苏一眼:「有话,咱们回家再说!」

「霓凰要回哪个家啊?」

「回林府啊!林大公子不会改了姓,就忘了出身吧!」

短短二百公尺不到的路程,梅长苏感觉走了很久,最后终于看见一台黑头车停在门口,梅长苏才停下脚步,后方的蔺晨便撞上他,梅长苏瞪了一眼蔺晨,蔺晨无视梅长苏的神情,反而绕过梅长苏,看着车:「别克!长苏你不会在我面前装没钱吧!」

「林家当年可是在金陵算是数一数二的财主,你少见多怪了!」霓凰这么说着,便缓缓的走到车旁,幽幽看了梅长苏一眼:「怎么,不帮我开车门吗?」

梅长苏见状,马上帮霓凰开了车门,霓凰看着梅长苏的动作,娇笑了一下,便把梅长苏推上车去!

「霓凰…你…。」霓凰拨了拨头发,便转身上了车,看了蔺晨和景琰,笑了一下,便关上车门,车子火速发动开走!

眷舍门口只剩下景琰和蔺晨风中凌乱看着车子绝尘而去。

 

「梅长苏…被绑走了!」蔺晨看着车子的背影问了景琰说:「霓凰平常会这样吗?」

「她小时候没有这样的…」景琰和蔺晨平行互看了一眼,便大叫了起来:「长苏被带走了!快!快!快!我们快去林府!」

景琰急着去旁边骑了一台边车,急忙的喊着说:「林府啊!我怕霓凰会动手杀了长苏啊!快上车!」

蔺晨跳上车,任景琰骑得很急的,向林府飞奔而去。

    

当景琰和蔺晨到林府时,霓凰和梅长苏才刚下车,走进林府的大门,景琰用着极为帅气的甩尾,将边车停下,煞车声吱了一声,在地面上留下长长煞车痕!

景琰理在一旁的蔺晨,径自的下车来:「终于赶上了,长苏、霓凰你们动作也太快了吧!」

长苏还没说话,就见霓凰拉着长苏的手说:「我怕某人见要回府,马上就逃了,所以动作能快就快!」

长苏僵了一 下看着霓凰说了:「我怎么会逃,我也知道是该回家了!」

「所以就进府里来吧!」霓凰拉长苏,走入林府大门,穆青回头看了萧景琰一眼,也追上霓凰的脚步。

蔺晨好不容易跳下车来,二人一同走进林府,在门口的仆役们皆行礼迎了宾客进入。

 

「卧槽!这林府也太大了吧!」蔺晨一进正门就爆了一句粗口:「景琰你怎么没告诉我,林府这 么 大啊!」

「林府历经世代在南京为官,虽然宅子曾因战乱被烧过,但后代子孙争气重建翻新数回过!」景琰边走边指着旁边说:「你瞧那里的黑痕,是小时候我和小殊在那是玩枪擦到的,那天我和他被罚蹲马步三个时辰。」

一进、二进、三进都是曾经生活过的痕迹,历历在目的都是年少时光和记忆,最后走入了林府的正厅。

 

霓凰和梅长苏的身影已绕过入门,蔺晨和景琰进入正厅时,蔺晨哇了一下,便冷静的说:「这和我琅琊山的家相比也没什么,只是外装比较奢华而己嘛!」

「你真是少见多怪,这和萧家相比又没什么…」景琰顶了一下蔺晨, 却看见梅长苏和霓凰又开始吵了起来。

霓凰坐在主位的右手边,而梅长苏则是想要坐在左侧下首,霓凰皱了皱眉,眼睛转了一下,便开了口:「林少,你的位置在这。你还当你是梅长苏是吧!」

梅长苏看着霓凰的神情,思索了一下:「现在我的身份不是林殊,是梅长苏…」

霓凰杏眼圆瞪看着梅长苏一眼:「在林府,你就是林殊。」

「霓凰我……」

「你若不是林殊,那你和我回来林府作什么?」

「霓凰我说你啊…要讲道理,是你绑我回来的!」

「你可以出去啊!」霓凰看了一眼梅长苏说:「我问你是不是林殊你可以否认,但你认下了就要负责!」

「我认,不代表我要坐这位置啊!」

「你不坐这,你要坐哪?」

「你还当你只是林少吗?」

话说到这里,卫铮正捧着一迭的账册进来正厅。

「少夫人,这是近期的账册,我给您送来了…」话还没说完,卫铮看着被霓凰驳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梅长苏说:「欸…少帅,您回府了!」

梅长苏先是一愣,用着杀人的眼神说:「所以是你出卖我吗?卫铮!」

「关他什么事!等等!什么出卖?」霓凰目光移到卫铮身上问:「所以你早就知道了吗?你们居然都知情不报!」

「我要他们别说的,你气他们作什么!」

「卫铮你还真忠心啊!你家少帅叫你别说,你就说的不说,你就真的不说?」

卫铮没有说一句话,就用着求助的眼光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感受到霓凰的眼神,示意他将东西放在桌上,便挡在卫铮的前面说了:「是我要他别说的,我有事情要作,才不打算回来的!」

「林殊你这个混蛋!」霓凰气冲冲的看着梅长苏说:「你有事不回来?」

「我有我该作的事…霓凰…」

「什么事?」霓凰挑眉看着梅长苏说:「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

「也要到事成再告诉你…」

「所以你什么都打算瞒着我是吗?」

「霓凰,我会慢慢告诉你的!但是不是现在…」

 

一来一往间,卫铮悄悄的脱离战线,跑到景琰和蔺晨的附近,喘了一口气就转身出去。

景琰则是起身走向二人中间,想作和事佬。

「小殊、霓凰!你们有话好好说,别吵了!」

二人异口说声:「景琰!你闭嘴!没你的事!」

「我们时间有限,好好的说话可以吗?」景琰轻声的说:「这样吵也没有结论啊!不如就慢慢的说,让小殊解释清楚就行了。」

霓凰闻言瞪着景琰说:「萧景琰,我还没跟你算账,你想多管闲事吗?」

「笨水牛,我和霓凰说话,没你的事,去一边啦!」

景琰摸摸鼻子退回蔺晨身边感受着二人同情的目光,边说着:「我早就知道是这样了!反正我该说的说了!」

说完便坐了下来喝起放在旁边的茶,悠悠的看着二个人的比手画脚。

「习惯了!他们从小就这样子了!看样子非要他们吵得开心,才会停止了!」

 

「姐姐…空军来派人来问。」穆青跑着走到二人身边说:「他们在问说林殊哥哥、景琰哥哥、蔺先生什么时可以回去?」

「小青,没看到我们还说事情吗?」梅长苏不耐烦的说着:「去跟他们说,等我说完了后,自然就回去了!」

「你把小青当成什么?那是我弟,不是你家小弟!」

「你弟不就是我弟吗?」

「还没成婚说什么我弟就是你弟啊!」

「你没和我成婚,那你在这里作什么?你说啊!」

穆青默默退到离二人很远的距离,用着无奈的神情看着二个人的争吵,蔺晨和景琰二个人二手一摊,开始聊起关于霓凰和梅长苏之间的八卦,穆青也加入其中。

而林殊三人回不回军营的问题,就留给在门外的卫铮去处理。

当厅堂里的钟声响了五声时,三人的话题因为肚子饿而告结束。霓凰和梅长苏的话说则从有事为什么不说转移到日后该怎么办的话题, 时不时的再带一些火爆的话语,如「早知道我就把家产卷了,带回云南」,或是「如果要这样,当初为什么不让林府灭门算了」等等…三人都觉得莫名奇妙的话题。

 

蔺晨看着旁边明显被当炮灰,而完全不想再接近二人的景琰和穆青,正示意着自己上前去制止时,蔺晨心里正想着:「这是什么一家子啊…」

「我说长苏和穆小姐啊!咱们正经事先说完,要吵再来吵吧!」二人正吵着酣热,不约而同的瞪着蔺晨。

蔺晨被二个相仿的视线瞪着,便装腔作势了一下咳了咳:「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二人都有错。先是长苏你,你回来怎么都不联络呢?叫穆小姐这样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找你。再者穆小姐,长苏回来也不过一年多的事,这三年来你不都没找过他吗?那你怎么能怪长苏对你不闻不问呢?」

话一说完,蔺晨还来不及志得意满,就被霓凰眼中蓄满的泪水和梅长苏愤怒的神情吓到!

「蔺晨!你怎么敢对霓凰说这种话,霓凰就算没来找我…也不是她的错!怎么!你怎么可以把错推丢霓凰身上?」梅长苏连忙抱着霓凰说:「别哭!别哭!都是我的错!你要我坐哪里,我就坐哪里!只要你不掉泪就行了!」

梅长苏终于坐在属于他的位子上,手拉着霓凰的手说:「都怪我不好…」

「蔺先生,我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你怎么可以怪他,不来找我。明明他就是有事的,我可以怪他,你们怎么可以怪他呢?…」

二人终于不吵了,而蔺晨却被二人护短的行径,咽到完全说不出话来…

 

当他退回看好戏的景琰和小青身边时,蔺晨用着一种受伤的神情着看景琰说:「我…觉得我眼瞎,心又痛,吾友叛逆太伤我心了!」

「鸽子眼睛本来就瞎,不然怎麼上不了天啊!」景琰调侃说了一句:「看着我和小青的反应,还想要去干涉他们!」

「其实姐姐和姐夫都知道你说的是事实,但是…你介入就是不对!」

景琰和小青边嬉闹着,边瞄着霓凰和梅长苏的动静,霓凰还含着泪,梅长苏正用全心全力的哄着她。二人同拍地撇了撇嘴,梅长苏一进林府就没在外军官坚毅的样子,而霓凰则是变成了一个任性的女人,毫无在金陵城内商场上精明干练的样子,活脱是對活宝。

 

景琰眼见二人都平静下来,便清了清嗓子说道:「霓凰…你那么急着找小殊是怎么回事?是林府出了什么事吗?」

霓凰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林殊和坐在下方的景琰等人,这时林殊觉得他的一颗心都吊着都快跳出来了,他脑中狂奔着数百种林府可能发生的情况,心里想着处理的方式,一面想着是还有哪里没有顾全霓凰的,想着如何直接处理干净。

「我只想问他一个问题。」霓凰这才开了口:「我想问宫羽宫姑娘是谁?」


你他妈的!为了问这个问题弄出这么大出的戏!?

 

「等等…」景琰用着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正气凌然的霓凰说:「你搅了这么大的事件,居然只是为了问宫羽是谁?」

「你为了这个问题,搅了一个整个空军眷舍,还把小殊抓回家?」

「怎么不行吗?」

「霓凰你…」林殊把茶勉强咽了下去说:「你…」

「你回不回来,其实我也还好,反正就是等着你回来就是了!只是…宫小姐是谁?」霓凰看向了梅长苏说道:「如果不是我长期出入新生社,正巧在收帐时,听见有说人着什么苏军官正和宫小姐在交往,也在新生社看见像你的身影,所以我才想要追查的…」

「等等…新生社…你也有出入新生社?」

「你不知道林家商铺现在生意作到新生社了吗?」霓凰挑着眉说着:「也要谢谢卫铮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大的生意了!莫非也是你…去给我谈来的?」

「看来梅军官手还伸得真长啊!」霓凰冷冷的说了:「居然还有心顾到林家的生意,真是多谢你了!」

 

霓凰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瞪着梅长苏一眼走回房间去了。


下回一切見分曉…最近難得工作空檔努力填文、改文囉!


评论(6)
热度(24)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