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天涯共此时 新年贺文(一发完)

私设有,时间约为建国后,曼丽、明镜没死被送到巴黎, 明台化身崔中石死里逃生与程锦云离婚后,到巴黎与明镜一同生活。

 

 

明楼正阖上书,脱掉眼镜,看着阿诚坐回身边盖上毛毯。

「怎么?去看小家伙们睡了吗?」说着明楼边回头看着二个孩子的睡颜说了:「二个小家伙还好吧!坐船习惯吗」

「就是因为不习惯,所以你才要我经常去看一下不是吗?」

「你说的也是…」

二人低声的交谈着,房间灯光昏暗着,明楼搂住了阿诚躺在床上细语说话着。

「转了这么多次的班机和船运,别说是孩子,连大人未必受得了!真多亏平阳能哄着伯禽啊!」

「平阳这孩子,真是懂事,真不像是这年纪的孩子!就和你当年到家里一样,就连耍脾气的样子也一模一样。」

「你说的人我怎么觉得不像是我啊!你说这伯禽倒是像明台。」

「他们不像吗?毕竟是父子啊!连那作乱的样子也都一模一样啊!」

「其实那二个孩子都是好孩子!」

「只可惜摊上这个妈啊!」

「明二少的意思是,咱们对她太优待了?」

「根本不该听明台交代的,将孩子交给她照顾三年,让孩子自己选择前途。」

 

说到这二人都沉默了下来,国共内战后,明楼从上海经济司退下来,先是进入复旦大学担任教职,而阿诚则是在上海军委担任要职,二人看着近年来的情况都有共识该离开了,明楼还是在犹豫不决,毕竟生于斯长于斯,这里终究是故乡啊!明台到巴黎后,催促了数次,都未让他下定决心,直到来自巴黎的一封长信,让二人真的下了决心,丢下上海的一切,前往巴黎。待安排好一切,辞去工作,才启程前往香港,二人在香港耽搁数日,将二个孩子从程锦云手中接走,同时购置了些孩子的衣物和远在巴黎的人喜爱的物品,二大二小终于赶于年前出发

 

「这下不知道赶不赶得及年夜饭了!」

「赶得上,不是也发了电报告诉大姐!」阿诚不懂明楼话中的意思说着:「我们会赶上的!不是吗?」

「你说,大姐知道咱们的事,会饶了咱们吗?」

「我想大哥会去小祠堂过一夜吧!大姐顶多认为我是被你拐的!」阿诚用着极为认真的神情说:「到时就请大哥多多承担了!」

「你这小子…」明楼拍了一下阿诚的头说:「胆肥了吧!」

阿诚靠在明楼的肩上,轻轻叹了一口气:「回家了!终究要回家了!」

「是啊!终于要回家了!」

一家团聚的地方究是个家…在巴黎咱们还有一个家,而在上海早已没有家了…

家不再只是形式一栋建筑,而是众人存在的地方。

 

「阿香啊!你瞧年菜还缺了什么啊!咱们赶快出去买!」

明台被明镜的声音吵醒,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许久,自从来到巴黎后,有时他仍未反应过来,感觉彷佛还在北京以崔中石的身份潜伏,有时又觉得是以毒蝎的身份在上海行走着,只是早已改变了不少,改变的岂止是自己,还有身边的人,唯一不变得好像只有自己。

明台慢慢的穿上罩袍,缓步地步下楼梯,只见明镜穿着旗袍和阿香在客厅里讨论着今晚的菜肴,就像是在上海一样,看似一成不变,其实早已改变了,大姐不知何时双鬓早已班白,而阿香早就不绑双辨,反而学着巴黎最新时尚剪了短发,烫起了小波浪卷。明台坐在楼梯处,听着二人的讨论,彷佛回到上海一样,有时偷偷听着二人的讨论,感染着烟火气。

「今天明楼和阿诚会带二个小家伙回家!这菜要多准备点啊!」

「大小姐,有准备了。」

「对了!对了!给他们订制的衣服都好了吗?」

「嗳,大小姐都拿回来了!」

「那就好。」明镜回头又想了一下:「他们什么时侯到啊?」

「这要问一下小少爷了!小少爷有读过他们的信和电报,他比较清楚!」

「明台啊!明台啊!」

「大姐,你叫我啊!」明台从楼梯口站了起来,看向明镜:「什么事啊!大姐!」

「你瞧你!都已经是当爹的人了,这么晚起,还穿成这样子!你大哥、二哥和小家伙们什么时候才会到巴黎啊!」

明台偏头想了一下,便回答:「昨天接到阿诚哥传来的电报,说今天会搭船到布洛涅,再坐车到巴黎来,算算时间应该是赶得及吃团圆饭。」

「你也别说应该啊!要是赶不及该怎么啊!」明镜忧虑的说着:「他们一路这样飞机、坐船,这样来到巴黎,还不如一班飞机直接飞了过来…,来了,二大二小都累了!」

「大姐,你也别那么忧虑,大哥他们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们的!」

「说到孩子,你也瞧瞧你就这么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带,也不让锦云来巴黎,这样二个大男人带着孩子,这样好吗?」

一提到锦云,明台原本如晴天一般的脸色,瞬间罩上乌云,明镜也注意到明台的神情,停了下来。

「明台…」

「大姐没事啦!都过去了!我和锦云都结束了!」明台抱了抱明镜说:「孩子我一开始觉得跟着她比较好,但是大哥说的是孩子该有更好的环境,所以我才会要接他们来这里…」

二人相视无语着,突然阿香插了嘴:「大小姐,今晚要请于小姐过来吗?前几日你不是跟于小姐说要邀她过来吃年夜饭吗?」

「哎呀!你不说我倒忘了!明台啊!你去于小姐那里一趟,接过来吃饭啊!」

「大姐,她不是不过来吗?」

「人家女孩子一个人在巴黎过节也怪凄凉的!快去接她过来吧!你也换身衣服,再出门啊!记得来得及的话,再去港口接你大哥他们!」

「嗳!」明台嗳了一声,便走上楼去换了身衣服就开车出门了。

 

巴黎唐人街,一处订制服饰店,曼丽一人在店里发着呆,桌上的账册不知何时早已停在某一页许久,平常门庭若市的店铺,只剩下她一个人,账册早已核实完,店里也清扫完,客人该取的衣服都取完了,就连店员和师傅们都归家去了,今天铺子实在也没有开的必要,只是因为于曼丽一人,无事可作,所以早上才到铺子里来。

她听着店铺外喧腾人声,静静感受着过节的氛围,这是她来到巴黎后,所过的第十个新年,早些年于家哥哥还会来巴黎陪他过节,但这几年于家哥哥多是在台湾过节,便只剩下她一人了,正想着也该收拾收拾,回住处去利用这几天画一些画稿时,店门开了。

明台一开门,便听用于曼丽懒懒的声音:「今天店里没有师父能订制衣服,要等开年再来。」

「曼丽…」明台一开口,只见曼丽如猫一样的弓起背来,瞪大双眼的着看他。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要过节吗?」

「大姐交代我说,要接你来明家过节。」

「你回家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大姐交代的事,我一定要作到才行,和我去明家吧!」明台拉住曼丽的手说着:「跟我走吧!」

「今年你孩子和你大哥、二哥要回来。」轻轻甩开明台的手,曼丽静静的收拾着桌上的账册和其他的东西,露出笑比哭还难看的脸说:「今年程小姐也会来和你过节吧!我去恐怕不便,我就不去吧!」

「我和锦云早就没关系了!我和她早就离婚了。」明台走向曼丽按住她的手说:「你就和我一起去吧!」

「明台,你又说这些话了,我懂你说的,但我去不去,是我的选择。」曼丽把手上的东西抢了过来,不耐烦地收了起来:「你就快回去吧!别让你大姐久等了!」

「曼丽,你…」明台叹了一口气:「你何必拒我千里之外,那些事都过了!。」

「你觉得过了,我觉得还没过,而且我该和你保持点距离才是…我早就不喜欢你了!」曼丽急忙别开明台的眼神,急着想要离开他。

明台心里一黯,眼神透露着悲哀,曼丽完全不敢看着明台,因为她最害怕是他这样的眼神,眼见曼丽的眼神回避,明台就知道曼丽软化了,明台也放软了语气。

「你也知道,我们在法国无亲无戚,当年大姐刚来时便和你认识了,也把你视为家人了,你就答应我吧!大姐可喜欢你了!」

「好吧…我就去一趟,见了大姐,我就回家了!」曼丽看着明台喜颜逐开的表情,无奈的说:「念在你诚心诚意请求的份上,我就走这一趟。」

明台开心的拉着曼丽的手,拿起挂在一旁的大衣,要走出店时,曼丽停下了脚步:「你的孩子来,你有准备什么礼物吗?」

「孩子来,何必准备礼物呢?」明台迷惘的说:「大姐都准备好了!他们还想要什么,我再带他们去买就好了。」

「我说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孩子来了,隔了那么多年不见了,你怎么都没有什么表示呢?」

「其实…」明台寻思了一会儿,便缓缓的说:「我也不知道该表示什么…其实从那年离开北平来到巴黎后,这么多年了,我都不敢想,现在回头看,我连他们的脸都想不起来了,也不敢想他们爱什么,厌恶什么了…」

「明台…」

「曼丽…其实大姐早就和我说过,你今天不想来,也说过别太勉强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陪我去…,希望你能陪我面对这一切!」

「明台,你等等!」曼丽回头走向平常放置订制衣物的柜子里,一打开里面放着二盒的衣物,头也不回地问说:「你说那二个孩子大约是几岁了?」

「算算平阳也该十岁了,伯禽也该是八岁了!」

「那好!」曼丽拿出这二个盒子,放到明台的手上:「拿去!这二盒衣物给那二个孩子,当新衣服吧!」

「大姐买了不少,大哥也有准备了!」

「本来有个上海来的太太要订给他的孩子们,但是…现在情势不好,你也知道有些太太们其实也没什么钱,家人也没汇钱来,只能放弃让孩子穿新衣的机会。就给二个孩子吧!…」明台知道曼丽话还没说完,但是他却没办法反驳些什么,只能够跟着曼丽的脚步离开店铺。

 

总有一日我会希望可以再接近你的心,曼丽,我希望能够爱你,绕了一圈后才明白我心中有你,你是我半条命,未来期望能和你共渡,你能不再回避这个问题…。

 

终于将年菜准备好了,在巡视完明家各处后,明镜又坐在桌前,等待着众人回家,桌上的菜肴早已热了数回,明镜阻止阿香去端菜去热,只是一个人静默的坐在桌前等待着。

「小姐…」

「阿香你还记得那年的除夕吗?那年我也是等很久他们才回来,没想到绕了一圈我又在等待了他们回家了。」

「小姐,再等等,他们就回来了!」

「仔细想想,许多事都是在抰择中作了错误的选择,就连明台的对象也选错了,如果当时选的是于小姐的话,也许不会成了现在的结果。当年我们只身来到巴黎,把他乡作故乡,希望他们能够回家,如今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顺利到巴黎能不能见面。」

 

当明镜正感叹时,忽然外面响起炮竹的声音,明镜起身跑向了门口。

当门一打开时,明镜只见那熟悉的二个身影正背对着自己看着满天的火树银花,明镜眼眶泛红,缓缓的走向二人,说出数年来一直希望能再次说出的话:「只站在那里,你们不吃年夜饭啦!」

「大姐,新年快乐!」

明楼和阿诚二人回头笑吟吟的走向明镜,二人不约而同的作揖,向她伸出手来,明镜用着双手拍了二人的手,嗔说:「你们今年贵庚了?还要红包?」

明楼笑了一下说出和那年一样的话来:「自古长姐如母,我在姐姐面前都还是个孩子,自然是要讨赏的!」

「哎呀!你们!」明镜笑了起来,原本泛红的眼眶蓄满的泪水,开始滑了下来:「你们…」

「大姐,我们回来了。」明楼和阿诚抱住明镜:「明楼、阿诚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明鏡像是安撫孩子一樣,拍著二人的背说:「这一路辛苦了!你们终于回来了!」

 

「大姐,我们回来了。」明台的声音响起,他一手提着行李,一手牵着一个男孩子,曼丽跟在后面,也牵着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子,笑吟吟的走向明镜。

明台放下行李,示意二个孩子跑向明镜,二个孩子歪着头想了一下,便跑向明镜身边:「姑姑,姑姑!」

二个孩子亲了亲明镜说道:「你好!我是伯禽,我是平阳,新年快乐。」

「好好好!乖乖!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明镜一手拉着平阳,一手拉着伯禽,慢慢的走向家门口,而明台和曼丽也牵着手,随着明镜走进家门,阿诚和明楼相视一笑走在最后,明楼提着行李,缓缓走入家门。

 

「回家真好…」

明楼回头看着满天火树银花咧嘴一笑,看着阿诚笑了!

「是啊!」阿诚看着明楼说了:「我们终于到家了!」

不需要伪装,不需要欺骗的团圆夜,终于来临了,一切终归于圆满。

二人十指紧扣走入充满欢笑的明家,今天明家终于都团圆了。

 

愿所有人能够与家人团聚,能够圆满这一切。

祝 天下无灾,天涯共此时。

拖到初四写完了新年贺文,从除夕就一直在想着,该写个新年贺文,但是又一直想不到该怎么让明家人都出现,最后在初二时,才有了雏形。

在初二时和亲人一同吃年夜饭,但一路上家人都不开心,因为回去那与亲戚吃饭是要伪装,并非如小家庭一样可以欢欢乐乐的吃饭,其实我只希望着一个不需要伪装,不需要欺骗的团圆夜,让人可以放松的吃饭。

所以才把所有明家人集合到巴黎了!至于锦云和明台之间,我在一开始构思时,就打算把锦云放生了!所以才设定锦云以叶碧玉的身份带着孩子前往香港定居,但孩子会被明楼接走,与明台团聚!
祝 大家新年快乐!岁岁有今日,时时有楼诚(欸)


评论(22)
热度(37)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