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飛官與千金 1 琅琊榜au

先前提过民国一把青风的脑洞,先把它给填一半了!

私设众多对于人物错置与情节不合理之处请无视!

 

脑洞大略是http://xuepang.lofter.com/post/1d5bf986_ad43de7
至于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子,因为我看见霓凰站空军眷舍的门口,静静地坚定的说她想见林殊。

林殊并未改面容,只是化名为梅长苏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在夏冬的记忆里,曾经见过一个女孩子,她身着孝服,独身捧着牌位,对抗了众人的欺凌与嘲讽,葬了未来的夫家众人。

那场葬礼金陵城众人的记忆里是印象深刻,那女孩在送葬时,舌战了夫家旁支,骂走了夫家的仇敌,甚至拜别自己的父亲,成为未亡人,最后那女孩独身入住了偌大的宅邸。

 

当自己的丈夫回到家时,这么说着:「一个男人一生有这种女人也算值了!那家伙还真是好命啊!将来我死了,你也会这样送我吗?」

夏冬撇了撇嘴:「才怪!我啊!我就带着飞流就直接交接去!连葬也不葬你!」

「欸!欸!你这样说着,像是说你丈夫容易死了一样!」

「你们这些飞官的男人啊!有什么好的,死了就是化成了一团火光,无影无踨的,连个灰也没有。只留我们这些女人,想着你,念着你。」说着,自己的丈夫环住了自己的腰,静静的听着自己东家长西家短的,许久后,丈夫才轻声说了一句:「这些年辛苦你了…。」

二人无声的对望着对方许久许久,一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身为第十大队的大队长聂锋,只是一叹:「那小子回来时,名字也会不同了。他在咱们大队里挂了名字叫梅长苏。那小子说了,希望别再有人找他了…他已经死了」

夏冬听着这段话时,心里默默的想着,怎么会骗得过呢?

若是我…一定骗不过了!

 

事情一过,男人就忘了,但是女人还是会记在心里面的。

最终能安抚的人,还是女人。而且只有自己这个师娘能安抚下来…

 

事隔三年后,霓凰还是找上门了。那一日部队里忙着训练,村子里依旧是平静的,夏冬也难得打开书本,带着飞流开蒙中,门口的卫兵突然跑到家门前,请师娘到村口来,说是有女子在村口闹着要见人,这几日其他眷舍都有看过这名女子,想请师娘出面处理。

过去村里时不时的发生过这种事,往往是飞官在外面的风流债,或是家乡定亲的小媳妇找上门来,对于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了!

夏冬抱着飞流走出家门,全村的小太太们也被这阵的吵闹声引出家门,只是没有人有勇气走到村口,怕是自家男人闯下祸或是谁家的正室来了,只是等着夏冬出来处理这件事

当她到村口时,看见一个身着淡雅旗袍的女子,在门口与卫兵对峙着,那身影夏冬非常熟悉,在数年前身着丧服的少女,也曾是村里小太太们谈论的对象,记得那女孩名叫穆霓凰,那眉眼和记忆中无有差别,只是经过不少事后,变得成熟和沧凉了,但不变的是那一抹坚定。

一旁的少年正扯着女子手说道:「姐姐先回家吧!看来姐夫是不在这里的,你把金陵城所有空军眷舍都找遍了不是吗?」

「小青,你住口,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不动了。」说着便她抢下面前卫兵枪,挑衅的说:「叫你们队上能说话的人出来,别让你这小兵在这里挡我,今日你不给我答案,我就告到你们司令部去,说你们大队拐了小兵入伍不让家人见面。」

原本卫兵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夏冬领着全村的小太太走了出来,卫兵向夏冬行了礼,开了村口的大门,夏冬走向穆霓凰,客气的向霓凰问了声早。

穆霓凰是第一次见到夏冬,夏冬穿着合身的旗袍,表情平静优雅,就像是曾经家里见面的高官太太一样,身上的衣料并非上等,但整身素雅的气质,让霓凰放下在手里的枪,点了点头。

「甄平,叫小太太们都散了!我慢慢和她说。」夏冬指挥众人散开之后,便看着霓凰:「你好,我是第十大队大队长的妻子夏冬,众人叫我师娘,妳也可以叫我师娘就好。」

「夏师娘您好。」

「妳是要找谁呢?」

「我要找林殊…,不…他现在也许不叫林殊了!你们小队里有个叫什么殊的人吧!音同字不同也成,让我见他一面。」霓凰揉着手上的手绢说道:「我只是想要见他一面,确定是不是他。」

「那个什么殊是你的什么人?」

「他是我的丈夫,还未结成婚的丈夫…。」

 话还没说完,夏冬便打断了霓凰的话:「你等着。黎纲,你现在马上去机场,请长苏回来,跟他说是马上,若不回来明天就给我睡机棚,就算大队长求情也一样!」又想了想,叫住了黎纲:「管他要带打手还是什么的,就是立刻回来!」

说完,便转头看向霓凰:「穆小姐,你就先跟我进来吧!等等你等的人就回来了。」

 

片刻不到,黎纲开着军车回来了。车上载着三个人,分别是梅长苏、萧景琰和蔺晨,三人一下车,马上就被甄平告知:「要找梅中尉的人已经在师娘家等候多时了!师娘有交代,萧中尉和蔺医官不能陪同,只能在外面等候!」

蔺晨听完甄平所说的话后,咧嘴一笑说:「长苏你是又造了什么孽,怎么有冤亲债主找上门来了!」

梅长苏身着军便服,扯开领带说着:「什么孽!我看是你冒用我的名字去外面惹麻烦了吧!」

「不论如何,这次师娘非得教训长苏或是老蔺!」景琰挑着眉说:「你们在外惹事生非时也想一下我的立场吧!每次都被你们连坐,我真是受够了!」

「什么老蔺!我可比你小咧!」

「论资历不论年纪,是是老蔺没错啊!」

「喂!」

三人并肩走到夏冬的家门前时,看见一个少年抱着四岁不到的孩子坐在门外,三人向飞流打了招呼后,看着那少年那眉眼和一个人极为相似,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三人:「景琰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所以你是…林殊哥哥吗?」

「是穆青…」

「等等…你们都认识?那门里的是谁?」

蔺晨和景琰同时看向梅长苏,彼此交换了眼神,露出了同情的神情。这下真的是冤亲债主找上门了,而且还是最难还的感情债!三人还在僵持时,夏冬的声音传了出来:「梅长苏,到了就给我进来!其他人在门外候着,有事要问你们呢!」

 

梅长苏一向是队里的天之骄子,哪里曾经受到夏冬这样的待遇,他撇了撇嘴,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便走进夏冬的房子!一见到夏冬,夏冬坐在客厅一脸阴沉的看着自己:「当年你家大队长把你捡回来时,我不曾问过你的身份和出身,等你伤好,就直接把你送进官校去!任你改名换姓,也不问你的过往,但今日找上的姑娘口口声声说你是她的未婚夫,我就要问你了,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梅长苏欲言又止的看着夏冬,夏冬也不耐烦,只是摆了摆手说:「你要解释什么,我问外面二个也都能清楚,你要解释的人是里面的人,你就先进去吧!」

 

见到这个阵仗,梅长苏心里也有数了,八成是霓凰找来了,但怎么会是这样的情况。原本梅长苏所想,霓凰会到机场去找他,泪眼汪汪的说思念自己的话,最好还扑在自己胸口大哭不止,怎么会找上师娘这里来。

这一切让梅长苏紧张了起来,他突然发现事情开始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和预知,而霓凰更是其中之一


评论(17)
热度(19)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