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相去复几许

我回來了,這陣子的忙碌終於結束了!

七夕我是不可能缺席的!大家來吃殊凰糖吧!

內容:有虐,有甜,算有肉渣吧!

这日早晨,穆青难得早起,便么喝着府里的家丁、家将、侍女们,将府里各房的书信文书、布帛,搬到庭院处晾晒。

霓凰正从林府回到穆王府,便听见府里人声鼎沸,笑声不绝于耳,下了马,走进府里时,看着晒满书与各式绫罗的前庭愣住了。

一旁的侍女上前轻声说道:「郡主,今日乃是七夕。」

霓凰点了点头,露出淡淡一笑:「原来今夜是七夕啊…」

「郡主…郡主?」侍女叫唤着霓凰,霓凰这才回神,淡淡的 一笑:「七月七是乞巧夜,今日我就不拘着你们,你们都去玩吧!」

「多谢郡主。」年纪尚幼的侍女行礼完,便是嘻笑着离开,跑去玩了。

霓凰的身边只留下一个侍女,带着愁色的看着身着素服的霓凰。

「宫羽,你怎么不去玩呢?今天是七夕,你也不用盯着我了。」

「宗主,交代了,要我留在郡主的身边,我怎么能离开呢?」

「不用了,今夜是豫津生辰,他最喜欢你的琴声,你就代我去赴宴吧!」霓凰淡淡的笑着说着:「今晚我会待在府里,哪都不会去去,别担心我,去吧。」

宫羽犹豫了一阵子,便轻声回应,霓凰点了点头,便走回了房间,只留下宫羽一个看着霓凰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宗主……她还是很想你…你能回来吗?至少是今夜,若能让郡主一笑也好…」

 

是夜,穆王府里热热闹闹的,穆青搂着刚成婚的妻子,看着庭院里的侍女们打扮着花枝招展,凑在一起悄声说话,正对水盆里放针,向着织女乞巧;另一边又是家丁与家将们喝着酒,看着侍女们的举动,指指点点着,小孩追逐着争着放烟花。穆王府内只有一处,悄然无声,彷佛整个世界的欢笑,都影响不了它的主人一样。

 

霓凰静静的坐在阁楼上,看着大街上灯火通明,听着庭院里欢笑声不断,淡淡的说着:「兄长,这就是你想尽力维护住的繁华与人们的笑声,如今你成功了…」

今晚的霓凰将原本盘起的长发披曳下来,穿上鲜少穿上的宽袖长袍,而非是平日的巾帼英豪,反而更胜京中仕女们的风情。

她喝着淡酒,京里的欢笑声,忽然的感到一阵气闷,便随手拿起身边的一把剑,一跃离开了穆王府。

 

在她房间桌上,一张信纸被离去的风吹落,信上只有寥寥数字:「牵牛汉女,七夕来相会。」

在宵禁松弛的今夜,各处充满着欢笑声,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是寂静的一片,霓凰踏着轻功,轻轻松松跳上苏府的屋顶,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她突然很想念,那直接跳上屋顶和自己打打闹闹的少年和那温和制止他的嗓音

 

这些日子好像昨日一样,却都不在了,只剩下自己和这座空荡荡的房子在这里,等待着那个人的回来。虽然那人早己不在了,但这一切仍舍不得破坏、去摧毁它。

 

霓凰跳下屋顶,熟门熟路地前进,她推开房间,灯火正微微地亮着。桌上放着一壶照殿红,彷佛那主人只是暂时离开,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一样。

霓凰走向了庭院,看着月亮照映着庭院里,她曾经赞叹过这庭院四时的景致不同,而那人也曾指着庭院里的一草一木说,这庭院是他曾经想在成婚之时送给自己的礼物,四时的景致和她眼前的人就是这庭院最特别之处。

这些话还历历在目,只是那人早已不在了。

霓凰坐在廊下,静静的着回味着,那曾经怀念过的往昔与曾经,她从小到大过了不少年的七夕,在云南穆王府热闹的七夕,在金陵城林府里被细心打扮,被晋阳长公主带着学乞巧和祈愿的七夕,在战场上渡过的七夕,最后是在苏府内被那人牵着向牛郎织女发誓,哭着笑着的七夕。

 

这些都成了曾经,成了过往,也成了束缚自己的牢笼,却不想逃脱的牢笼。

 

霓凰拿起房里的照殿红一饮而下,微微辛辣的口感,入口后却是甘醇的味道,让她想起喝过的第一口蜜酒,那年她初来到金陵城时,就被晋阳长公主带到林府过七夕,晋阳长公主带着她乞巧和祈愿,却因手不巧而什么都作不好时,生闷气之时,是那人牵起自己的手,喂她喝下第一口蜜酒,是他指着天上的织女星和牛郎星说着故事,还教了她舞剑和汉诗…

 

霓凰摇摇晃晃的起身,抽出剑,轻舞了起来,长发飘曳在空中,宽袖随着风飞舞着,她口中吟着:「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她还记得那人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你瞧牵牛星是男,汉女是女,所以舞起剑来要先阳刚后轻柔,后面是汉女的倾诉,所以这动作要慢,要美,才能像汉女一样的优美着……」

舞到这里时,霓凰已是泣不成声,虽说仍是舞着剑,但…已无法吟出下一句诗来,忽然的一个宽阔的胸膛靠住自己,耳边响起那温和的嗓音:「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手被那人握住了,厚实的双手上充满了剑茧,并非在金陵城时的细致,拉着自己轻舞的双手不同于以往,是充满力道的双手,他拉着自己舞着剑,在耳边轻声说道:「怎么我一离开,你就不会舞剑了?在这一段是虽是轻柔,却是充满力道的,因为是牵牛星的希望啊!他和汉女正遥遥相望着,等着下一次的相会不是吗?你舞着汉女,我是牵牛星啊…」

一舞方尽,霓凰用着全身的力道,将剑插入地上,她正和那个人正面相对着:「你…你回来了?」

「霓凰…我回来了…」话还没说完,便是一巴掌打上梅长苏的脸,梅长苏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扑了满怀,被推到坐在地上。

梅长苏话还没说完,就倒在地上,他环抱住霓凰,淡淡地笑了:「你怎么不带侍女来呢?你不知道这样有危险吗?」

霓凰缩在他怀里,没有作声,只是不断的流着眼泪,梅长苏抬起霓凰的脸说道:「我…我回来了。我答应过你会回来的。虽然时间久了一点,但我还是回来了。」

「如果不是我差点喝醉,你不是不就不回来了?」霓凰闷着头的说着:「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早点回来…」

「是我不是…,是我不是…」梅长苏话还没说完,就被霓凰用嘴制止了话语。

从轻轻一吻到深啄,梅长苏从被动到主动,他环住霓凰的肩,强硬的深吻起来,交换了津液,两人直到换不过气来,才就此分开,霓凰担心梅长苏的身体情况,才想扶起梅长苏,却被他托起全身,走向灯火通明的房间内。

「你的身体…」霓凰话还说话完,就被梅长苏用吻制止住了,他吻得深层,叫她喘不过气来,恍惚间她听说那人轻声说:「早好了,蔺晨把我给医好了!」

身上穿的宽袍被逐渐的螁下,她也不甘势弱的将那人身上的衣服给脱下,火在二人之间烧得浓烈。

「兄长…你真是个小火人…」

欢吟声响起,一夜欢好。

 

 

梅长苏醒来时天色早已大亮,他看着身边的人,想起身为她身体洗濯时,却感到头皮一阵的抽痛,那熟睡的人儿,正揪着自己的头发不放。

他又躺回床上 ,看着霓凰轻说着说:「我回来了!霓凰…」

话还没说完,就见霓凰睁开了双眼,睡意朦胧的说:「你敢离开,我一枪捅了你…」说完便又钻进梅长苏的怀里继续睡觉了。

顿时,梅长苏感觉到霓凰的杀气和南境统帅的威力,他只能无言的拍着霓凰的背,轻声的说着:「我不会走了!你放心…」

 

后记:

这是一段补完里面的疑惑点,让我们有请蔺晨:

1‧那壶照殿红是谁放的?

蔺晨:当然是我放的啊!你要知道好不容易送一个麻烦人物回京,我当然好好喝个酒,结果还没喝半口,郡主就来了,你说这都什么一家子啊!

 

2‧那梅长苏和你是躲在哪里

  蔺:当然是秘室里啊!那个梅长苏超不受控制的,一听到舞剑就跑出去了,又把霓凰带进房里来这样,哪样 ,是想闪瞎我这个单身狗哦!

 

3梅长苏的身体情况:

 蔺:好的不得了,好得不得了,再不让他回京,琅琊山都快炸掉了!

 

评论(11)
热度(41)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