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海棠酒滿-出本試閱

悠悠蕩蕩著,耳邊響著兵馬的蹄聲,卻聽見那歌女吟著歌曲,如泣如訴著,說著是誰的命運,誰的宿命?


戌時的梆子初初響起,距離大婚一個月,霓凰聽著府外軍士交接的聲響,看著京師的燈火逐漸亮起,坐在閨望樓上怔怔的想著,林殊哥哥離京也有二月了,至今仍無消無息,不知這次出征大渝是否順利呢?

穆王府入京甚久,但仍維持著雲南風俗,女兒是居於別樓,平日這個時辰林殊都會翻牆爬上閣樓,和霓凰談天,送來京裡的精緻小點,要自己品嘗。雖然有時吵吵鬧鬧的,有時霓凰會氣到把林殊送來的東西丟到府外去,但日子一久還是懷念著。「今天京裡…好像不太尋常。」

霓凰看著金陵城的街景放下手上的繡品,坐在窗台上,吹著涼風,看著街道上軍士的交接,不知怎麼的,覺得一個銳利的視線正望著自己,她望向街道,卻不見任何一個人。

「他…究竟何日回京呢?」

霓凰的頭靠在柱子上,靜靜的想著…想著…想著,便睡著了。

林殊望著穆王府閨望樓上,那靠著柱子淡藍色的身影,他痴痴望著,手中緊握的劍不自覺得握得更緊,他回來了,卻不敢見霓凰,因為不敢給她希望。這次他與父親與大渝之戰,將皇屬大軍成功殲滅後。便奉祁王的密令馬不停蹄的趕回京,赤焰大軍駐紮於金陵城外,除了自己、父帥和數位副將,趁夜摸進了城。

怎麼樣作夢也想不到,自己最親的舅舅竟然和夏伯伯、謝伯伯一起要謀害赤焰軍,謀害父帥和自己的性命。

一進城,林殊便帶著衛錚先到穆王府外,看到霓凰在閨望樓的身影,看著思念已久的身影,看著這些道尋常的一切,盡是一片的感慨。若不是祁王多一份心,要自己和父親早日回京,甚至對軍情多留份心,否則自己早已回不來了,也不知是否要讓這個女孩子等待多久,才能再見到自己了。

「少帥…」後方等候的衛錚輕聲喚醒沉思中的林殊。

「我明白了!!」身著黑衣的林殊,舉起手中的劍說道:「先到祁王府外,候著父帥吧!衛錚,你看霓凰是睡著了吧!」

「是。」

「你先等著。我馬上下來。」

只見林殊熟門熟路的,跳上穆王府的牆圍,踏上閨望樓的屋簷,直接到了霓凰的身邊。林殊看著她的臉龐情不自禁的撫摸上去,看著霓凰細緻的皮膚,精緻的五官,他定定的看著,看著霓凰的睡顏,霓凰睡得並不安穩,緊皺的眉頭,不斷的囈語著:「林殊哥哥…我…」

林殊抱起霓凰走向床邊,環著不盈一握的腰身和身上淡淡的月季香氣漂送著,林殊嗅著霓凰身上的氣味,將霓凰放下,他輕輕摸著她的臉龐和散落的頭髮說道:「霓凰,你等我,等你醒來後,我就回來了!」

說完,便跳下閨望樓,走向衛錚,二人對視一眼,便用著輕功,林殊跳上其他府邸的屋頂,衛錚緊跟在後,往祁王府的方向離去。

林殊看著街道上巡視的衛兵,淡淡的說道:「連這樣的動靜都沒有發現,看到等水牛回京後,要他好好的整治巡防營了!」

「少帥!要向靖王殿下說去,也要等過眼前這關啊!」

「走吧!」

二個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金陵城的夜空中。風捲著院內紛落的桃花出府,也吹到更夫手中的燈籠,他著急的掩著燈火,抬頭望著天上的月。

「要變天了啊!這明天不知道好或不好啊!」說著便敲起手中的梆子,扯著嗓子喊著:「亥時,人定。」


只聽見,不知何處的府邸歌女們正唱著:「莫忘啊,姑娘, 七月十四…接他衣冠還鄉…」

十三年如閃電一般,所有發生的冤孽,悲傷,早已圓滿,只是郎君,已不成郎君,家早已不成家了…,今後該何去何從,霓凰是一片的茫然,充滿著未知

印調填寫處

评论(5)
热度(18)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