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鸞凰合嗚--殊凰哨嚮段子2

這是殊凰哨嚮,聽說有肉,聽說有肉!
再次提醒!注意!注意!是哨嚮!
相關設定請洽 可能会写的哨响梗

名詞設定感謝簡裝書走腎版與塵唐二位太太授權

哨兵-天樞

嚮導-地璇

契合度-相性

結合熱-雷火劫

精神圖像-靈犀畫卷

精神體-元獸、

肉體結合-合歡!
這是在殊凰相認後發生的事,情節ooc!藺晨老早就在京了!


原本這回想出肉,但是我卡肉了!卡肉了!
長蘇的千迴百轉真是想怎麼啊!(拍桌)
只好出個肉湯來給大家品嘗了!
下回一定出肉來給大家嘗嘗!

避免被和諧掉,所以丟個連結備份一下

肉文在此

說是這麼說,在隔日長蘇看到穆王府派人來到蘇宅大門等候時,竟有種被惡霸強娶的感覺?

「我說這情形是否似曾相似啊?」藺晨倚在門屋的柱上,頂著白色的海東青,搧著扇子說:「不就像是上次請君入甕時一樣嗎?」 
一個白色影矯健的竄了出來,把藺晨的扇子咬了下來,跑向白色的身影。只見扇子就砸到自己的臉上,在頭上的海東青也應聲掉到地上。 
「藺晨,你沒說話,就沒人當你啞巴。」那冰冷冷的聲音擦身而過,走向大門。 
「喂!喂!長蘇 !」 
長蘇沒有回頭,逕自上了穆王府的馬車,在出發前長蘇只是回頭說:「如果景琰前來求見,你就照之前的方式回答他,明白嗎?」 
「好啦!」 
「還有不淮對景琰下手。敢下手你家的炎使準備變成烤乳鴿吧!」 
「什麼烤乳鴿啊!最好你吃得下去!你叫我別下手,我就別下手啊!」藺晨低聲嘀咕著:「再說你家那隻水牛,我不一定看得上眼。」 
長蘇停了下來,偏頭想了一下:「黎綱,以後我們宅子裡開飯就甭做藺晨的了。讓他餓個幾天,否則都快飛不上天了。」 
「什麼飛不上天,我和炎使身輕如燕好嗎?梅長蘇你這個,小沒良心的!梅長蘇,你姓的好,沒良心的長蘇!」 
聽見後方吃癟的聲音,長蘇難得張狂大笑的走向穆王府的馬車。

當長蘇登上穆王府的馬車時,看見霓凰穿著尋常女子的襦裙,盤著時下女子風行的回心髻,作一般女兒的樣貌,在車廂中用著閃閃發亮的雙眼看著自己。原本在長蘇懷裡的白狐,掙出長蘇的懷抱,要跳到霓凰懷中時,卻被突然衝出的棕色身影撲到在地上,不斷舔著白狐的毛皮,原本白狐冰冰冷冷的樣子,在棕色身影不斷逗弄的情況下,卻變成親暱著滾來滾去,玩成一團。 
長蘇仍繃著臉,瞪了顯露自己心思的元獸一眼,便被霓凰的噗嗤一笑給奪了心神。 
「兄長,怎麼見到我如此不悅呢?」霓凰帶著笑膝行靠向長蘇:「是霓凰作錯什麼呢?」 
「我以前教過你的,那首詩不該用的!」 
「但你也教過我,天樞地璇相合乃為天性,相求,相合本為應該的。」說著長蘇感到唇瓣一陣輕拂,嗅到月季的清香。 
雷火劫,有如天雷鈎動地火,只要有一絲苗頭就會燃起。雷火劫,乃天樞丶地璇必經之關,情愛皆是火種。火,只要一瞬之間便會燃起。

霓凰呼吸聲在耳邊響起,長蘇感到身體逐漸灼熱,如火燒一樣,令人忘記身邊的處境與困境,原本所執著丶困擾之事也不存在了,他的意識只注意著面前的人,自己一直渴求的地璇--霓凰。

渴,喉嚨一直維持著乾渴,火猛烈的燒著。

霓凰將雙唇放在長蘇冰冷的唇上,雙手不斷的往下遊移,企圖溫暖著那冰冷的身軀。而長蘇從感受著那溫暖的雙唇,雙手環抱著那渴求以久的身軀,輕拂著她的背。如星火撩原一般,從深吻到拂摸著雙方的身軀,從試探到了解,從淺嘗輒止到深深吞食,最後雙方蛻下偽裝,交織出歡愉的樂章,交織的氣息,瀰漫在整個車廂中。聽著車裡隱隱約約的聲響,聞到交織的氣息。穆青想摒住呼吸,掩住雙耳,裝作什麼都聽不到,什麼也不知道。但是身為天樞敏銳的五感背叛了自己。心裡暗自地怨著自己為何要發神經,說要護送姐姐和蘇先生到穆宅,並且阻隔眾人試探,現在才面對這種情況。他煩躁地催促著車駕儘速往穆宅,結束這樣的情況。 
穆青幾經棄車而逃的想法,仍堅持著送自家姐姐和準姐夫到穆宅後,不過才十里不同到的路程,卻像百里一樣的漫長。終於到了穆宅,正當穆青要停在大門時,請車廂中人下車時,只聽見車廂內發出一陣嬌吟:「小青…小青…直接進二門吧。討厭啦!兄長,這裡別這樣啊!呃…。」 
穆青有種快摔下馬的感覺,這…嗓音聽起來是姐姐沒錯,但這…這不是姐姐平時的語氣啊!究竟蘇先生對姐姐作了什麼啊! 
當車駕緩緩駛進二門時,穆青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只是當看到原本體弱的蘇先生用著一襲純白的披風蓋住自家姐姐,無縛雞之力的雙臂抱著姐姐下馬車時,穆青頓時有種美色當前,會令人生出莫名之力;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的感慨。穆青別過頭去,心裡不斷念著:「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啊!」

長蘇抱著霓凰下馬車後,霓凰便掙扎著站立起來,用手環抱住長蘇:「兄長,我終於等到你了。小凰兒一生只有你一個人,不論你變成什麼樣,小凰兒只認定你...」 
「霓凰,現在後悔還有路,如果…」 
話還沒說完,便被霓凰的雙唇給阻止,深深一吻便是霓凰的答案。 
『我從來就不曾後悔我選擇你,我唯一後悔的就是沒在你苦難時去尋過你…所以別讓我後悔了。』 
霓凰拉著長蘇坐下,用臉緊貼著長蘇的額頭:「這一生我最怕的就是失去了你,失去我的天樞,所以別讓我後悔吧!」 
交換著雙方的氣息,霓凰的雙唇輕吻著長蘇的雙唇,交換著津液,同時也引領著長蘇進入自己的靈犀畫卷。長蘇看見一個小女孩在盤坐在自己懷裡,讀誦著詩句,將一字一句的讀入心中,聽著自己的解釋,通紅的臉龐,眼神彷彿期待著什麼,那是當年的場景,恍如今日的場景一般。 
用著林殊的語氣,循著當年的記憶,長蘇開了口:「小凰兒,今天我要教你合歡之道…記得:夫人也,坎離交則生,分則死,此理之必然,無一人不如此者…。」 
唇和雙手開始在霓凰全身各處點火,將自己的火放肆點燃。長蘇停下了話語,親吻著霓凰的後頸,丶後背, 他細數著霓凰身上的傷疤,將霓凰的外衣緩緩的蛻下。 
霓凰聽著長蘇清冷卻又緩慢的嗓音說著熟悉的話語,任著長蘇將她擁入懷中,全身上下就像燃燒起來一樣,在胸前卻有雙微涼的雙手搓揉著,玩弄著雙珠, 又冷又熱的感覺交互著刺激著自己,此時的霓凰已無法說出任何的話語,只有破碎的呻吟聲從嘴中傳出。 
「長蘇…兄長。」 
在歡吟之聲中,霓凰緩緩走入長蘇的靈犀畫卷中,繪卷中滿滿的火紅色,在中間蒼白的身影矗立著,一匹血染著血色的灰狼,充滿防備心地保護著這個身影。又熱,又冷,霓凰一步步的踏進灰狼的領域,在灰狼的咆嘯聲中,那個人回過頭來,看著自己,臉是模糊不清,一刻是林殊的臉,下一刻又化成梅長蘇的臉龐,兩人的嗓音交疊著,說著同一句話:「霓凰…別靠近我…我已經不是你的林殊哥哥,我什麼都不是,我只是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火花丶大雪撲面而來,灰狼刨著地,發出痛苦的悲嗚。 
霓凰感到一陣冰冷,她睜開了雙眼,看著長蘇收了手,表情充滿著痛苦:「霓凰…我還是不能,我不能拖你下水!你值得更好的天樞,而不是我…」 

霓凰身上的外衣已然襯至肩下,腰帶也不知道甩到何處,而長蘇的身上亦是如此,他敝開著胸口,臉色潮紅著看著霓凰:「你看我現在這樣子,誰認得出我是林殊,我是赤焰軍少帥。我朝不保夕,何時會一命嗚乎也不一定,一旦合歡過的天樞與地璇,少了其中一個,你看有好下場的嗎?天雷劫下,你我合歡是必然的,但…你可以選擇不要!只要離了我,就可以選更好的天樞! 」

霓凰看著梅長蘇:「我原本以為你今天來是下定了決心的!」說完便是一陣的苦笑:「你也知道我只認定你這個天樞,如果真的可以放下你,我早該找其他天樞了!但我就是不放下你…你曾經說過坎離交則生,分則死,你說是指天樞和地璇二人一但結合就不會分開了!。」

「那是過去哄你的!」

「我不管是你哄我,總定我認定就認定了!」霓凰拾起白色的披風蓋在長蘇身上:「我只認定你一個就是了!那時你在梅嶺時,眾人都認為你死了!只有我認為你沒死,因為你和我連結未斷,雖然時有時無,但我知道你沒死。讓我能維持不會倒下,也讓我成為眾人的依靠!所以你別自苦,你很好…你真的很好。」

「霓凰 …」話還沒完,長蘇的嘴便被吻住了,原本盤坐的身子也被霓凰推到,用肘支撐著身體的重量,霓凰闔上了雙眼,將頭緊貼著長蘇的額頭,她的手緩緩的游移到長蘇身下灼熱之處,而長蘇緊閉的雙唇發出若有似無的呻吟起來…。

我下一篇真的要認真寫肉…


评论(14)
热度(37)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