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鸞凰合嗚--殊凰哨嚮段子1

這是殊凰哨嚮,聽說有肉,聽說有肉!
再次提醒!注意!注意!是哨嚮!
相關設定請洽 可能会写的哨响梗

名詞設定感謝簡裝書走腎版與塵唐二位太太授權

哨兵-天樞

嚮導-地璇

契合度-相性

結合熱-雷火劫

精神圖像-靈犀畫卷

精神體-元獸、

肉體結合-合歡!
這是在殊凰相認後發生的事,情節ooc!藺晨老早就在京了!

----------------------------------------------------------------------------

「你可以別每次看到我就嘆一口氣嗎?」梅長蘇剛被藺晨把完脈,就看著藺晨的表情說著:「每次都這樣在嚇唬我!」
「我說你啊!」藺晨將手交叉在胸口說道:「雷火劫將至 了吧!」
「是又怎麼樣,這次,你也一樣給我開個藥吧!」長蘇挑了眉,臉色略顯潮紅的看著藺晨:「用藥壓下去吧!」
「不行!不行!」藺晨馬上舉起手拒絕梅長蘇:「現在任何的藥對你都沒有用了!別忘了上次雷火劫你是怎麼渡過的?那次可是用極重的藥才止住的!這次你可別想。」
「上次就行,這次怎麼不行呢?」
「還說呢!上次我幫你開了藥,被我爹胖揍一頓!說你的身體都這樣了,還用藥壓,還不快去找你的地璇給你緩一緩!」
「老閣主可沒這麼說?他是說要找點替代用的東西!」
「這不就是指你家地璇嗎?」
「你可以再下流一點!」
「好啦!我說正經的啦!上次你雷火劫時,我和我爹已經不知道有什麼藥可以壓制你雷火劫了!」藺晨正經的說著:「這次你上京時,我就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地璇,來個肉體結合,就好了!」
「下流!不正經!」長蘇不屑的看著藺晨一眼,便轉頭冷哼了一聲。
「長蘇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啊!」藺晨抬頭看著長蘇說:「要知道過於縱慾與禁慾都會出事的,你的身體原本就因解火寒之毒就虧損甚多,當進入雷火劫時硬要壓制,這幾年你身體不好,大多也是源自於此,因此你就快點找個合意的地璇渡過這次雷火劫吧!」說著在長蘇膝上的白狐抬頭,看著在藺晨頭上的遍體雪白的海東青冷冷地吱了一聲,便齜牙咧嘴作勢攻擊。而海東青也瞇起雙眼,拍著翅膀飛向另一側,在嗚叫中透著挑釁的意味,白狐跳著離開長蘇的膝上,兩隻動物交戰了起來。
長蘇見此景,只是淡淡笑了一下:「你瞧我家蒼昊和你家那隻肥鴿打架,這畫面能看嗎?」
「什麼肥鴿?我家炎使是精實,不是肥!」
「人說元獸會反映出主人的樣子,還真寫實啊!」長蘇意有所指的看著藺晨的臉說:「果然有什麼樣的元獸就有會什麼樣的主人」
「好啊!長蘇你…你大爺的…」正當二人唇槍舌劍,元獸們也打著不意樂乎之時。黎綱捧著一封信走進房來:「稟宗主,穆王府送信來,請宗主過目。」
長蘇接過書信,示意黎綱下去,看信書信娟秀的字跡,溫和的笑了起來。」
藺晨好奇的探過頭去說:「瞧瞧你家的地璇人多好啊!居然這時會送信來。我瞧瞧是什麼樣的內容啊?」
「去去去去,你給我去一邊。」長蘇邊說揮著手驅趕著藺晨,趕開後喝了一口茶,展開書信,才看了一眼,便猛咳起來,書信攤在膝上。
「怎麼啦!你家地璇寫信來,怎麼會這樣的反應,我看看。」
藺晨習慣的拍了拍長蘇的背,順手將信拿過來,唸出書信上的詩句:「白面郎君騎白虎,青衣女子跨青龍,鉛汞鼎邊相見後,一時關鎖在其中。你家的地璇也太直接了吧!我看看,相約在南街穆宅見!」
「還我!」長蘇一把搶回在藺晨手上的書信,細細看了一眼,便喊了甄平入房:「甄平明日起對外說我因病閉關,明日早晨把我送到南街穆宅。」
待甄平應好離去之後,藺晨不懷好意的笑著說:「你明天打算合歡了吧!」

「下流,我看情形再說…」

穆王府,身穿窄袖袍服的霓凰正襟危坐,批閱著軍務,而穆青則是坐在下首讀書,是穆王府上下熟悉的景象,正當穆青想伸著懶腰,喝口茶時卻聽到霓凰的咳嗽聲,原以為又是一陣訓示,穆青挺直了背說:「姐姐…我只是休息一下而己,就別怪我了!」

卻聽見霓凰用著談論明天天氣的語氣說:「青兒,我明後日雷火劫將至!閉關數日,不見來客,府務就交給你!」 
穆青聞言往前一撲,將桌上的書推到地上,便火速撿起來,此時穆青心想:『我說姐姐啊!你怎麼可以那順理成章的說雷火劫要到了這回事啊!這語氣,這語氣像是吃飯一樣輕鬆,這畫風不對吧!姐姐,難道找到哨兵的嚮導就會變成這樣嗎?我不要這種嚮導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腹誹什麼!你是想挨揍是嗎?」霓凰帶著嘲諷的笑容說著:「我只是告知你一聲而已,沒有要你準備什麼。 」 
「姐姐,我怎麼敢。我只是...」 
霓凰彷彿沒聽到一樣,自顧自的說著:「我已經安排好這幾日在城南的房子過!你就別想太多了!」 
「姐姐,你那幾日是要和蘇先生過嗎?」 
霓凰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是自顧自的說著這幾日的事。 
穆青看著霓凰的神情,不禁感到是蘇先先當姐姐的哨兵也不錯。自從那日他送巨儒周玄青回到靈隱寺後,看到姐姐一個人站在城外的長亭望著蘇先生的馬車駛離,眼眶還微微的泛紅,想探詢時姐姐只是淡淡地說找到新的哨兵,在精神結合時想起一些事。說完便火速上馬車急著要回府;過年時姐姐也對來訪的蘇先生展現出難得的柔情,在精神方面也穩定很多。 
「小青… 小青」 
霓凰企圖喚回穆青的思緒,疑惑得要使用精神觸絲要探測時,穆青才回過神來看著霓凰的神情:「姐姐,我沒有想什麼,我只是…」 
「我剛剛說的話,你聽見了嗎?」 
「我…聽到了」 
「聽到就好,明日我就去私宅了,你這幾日好好的休息吧!」 

「是。」穆青無奈回應了霓凰!

「你真的要去城南穆宅啊?」藺晨側身躺在地板上,用著好兄弟,你好事將近還不快跟我說的表情看著長蘇。

長蘇陷入長考許久,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對哨兵與嚮導,這第一次的雷火劫和身體結合相當重要,當年原本是打算合歡和婚禮一起辦的,但卻因赤焰案而錯過。那年雷火劫的痛苦還記憶猶新,而霓凰當年不知道怎麼撐過去,往後都是靠藥物給壓制下來,但已經到了藥物無法壓制,身體也快承受不住了,這次雷火劫他和霓凰真的平順渡過嗎?自己的身體真能有辦法支撐嗎?霓凰還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他嗎? 

想著想著長蘇的臉開始陰沉了起來,手指也越搓越快。
「你在想你這個身體能撐過這次雷火劫嗎?」藺晨拉著長蘇的手說:「別小看哨兵的潛力,也別小看你的身體,你撐得過去的。」

「你這話意有所指啊!」

「嘖嘖!這是當然。」藺晨診了診長蘇的脈相後,說了:「你如果撐不過去,我還有藥物可以幫你!你是最重要的別過度壓制你身體的需求。」

「呿!誰需要藥啊!我只是在想霓凰這麼主動好嗎?那首詩還是我教她的!怎麼這麼直接就用上了!」長蘇苦笑的說道:「我以前教她時,只是希望日後我向她求歡時,她別看不懂!怎麼她現在用到我身上了!」

「你居然把這種詩教給霓凰!你究竟是怎麼想的啊!」藺晨一臉嫌棄的把扇子丟長蘇的膝上說:「那年霓凰也才十四歲吧!你真是教壞小孩子啊!」

「那時年少不經事,總想著再過三、五年就要成婚,馬上就要合歡了!在軍營葷段子聽多了,覺得和霓凰說這個又不會怎麼樣,反正總歸會用到的!只是那時教她這個也太瘋狂了!」

記得在講解完後霓凰滿臉通紅的看著這首詩,嘟嘟嚷嚷著說自己欺負她的樣子,那時自己抱著霓凰怎麼回的忘記了,只記得說話到一半,穆青衝進來大聲嚷嚷 ,霓凰就趁隙跑了出去。 世事難料之後會發生這些,後來才知道京裡的女孩子不論是地璇和中庸,這方面的事,都有人教育的,自己當年這樣教育霓凰其實是逾距。也難怪當晚父親會罰自己抄兵法二十遍,還大罵了一頓,,一想到這裡便心裡頭熱熱的感覺,長蘇的嘴角漾起一陣微笑,那時的回憶真的太美好了,誰知道會發生之後的事,造成了這麼久的離別呢!

「我說長蘇你明天是去不去啊!」

「去,我當然要去!」                                                                    (待續)

最近治療+工作真的快忙得要死!
不過我還是把文生出來了!(這是一次腦洞下生出的玩意!)
這是在計畫中的哨嚮文!目前還在設定的階段,就請大家提供意見囉!
點梗文在近日會進行,請大家等我寫文囉!
話說最近腦洞出一篇睿津性轉文!大家想看嗎?
順道一提這篇詩:

白面郎君騎白虎,青衣女子跨青龍

鉛汞鼎邊相見後,一時關鎖在其中。

乃是出自於《龍虎交媾圖》上的詩‧,這是道家的經典,聽說內容是房中術中!內容就是敘述要啪啪啪的事啦!(掩面)
我從來沒看過這個經典,只是剛好看書看到的!

以下是新增的設定,還請大家提供我意見囉!

  景琰是哨兵-精神嚮導是黑馬,體型巨大,性情倔強,常不聽景琰的話,常被林殊嘲諷其實是隻水牛,在林殊失蹤後成為最強哨兵

   藺晨是嚮導-精神嚮導是全白的海東青,只是有點肥,但在能力擅於情報交換與即時的通訊。

  飛流為嚮導-精神嚮導是隼,擅於哨兵與嚮導之間溝通於信息傳遞。因於幼年時被東瀛組織強迫覺醒,故心智停留於幼年時期,精神嚮導形態不固定,但平時是以隼的形態出現,但會因信息傳遞方的形態而改變,(在情絲繞事件中,這個作用成功救了霓凰)。

  穆青為哨兵-精神嚮導是豹,和霓凰的坤寧毛色相同,體型略大。

  景睿- 精神嚮導為藍綠雙瞳波斯貓,偽嚮導,真哨兵-眾人都以為景睿是嚮導,其實真實身份是哨兵,只是景睿也無意更正眾人對他的誤解,景睿曾說為了配合豫津,被誤解也無所謂(聳肩)。

  豫津-精神嚮導為石虎,假中庸,實際為嚮導,豫津的精神觸絲比起一般嚮導而言,更為低調,甚至擅於擬態為他人的精神觸絲(只有要接觸過就可以擬態),在蒐集完情報後,在傳遞於說明上,擅以言語進行表達。因為鮮少將精神嚮導釋出,且擅於暗示與偽裝,不熟的人認為他是常人。




评论(27)
热度(35)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