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樂乎點文-恭迎大帥回府(下2)

我終於寫完了!

林殊苦難的那一夜和回家的路,終於有了終點!

景琰的吐嘈也快結束了!

本篇信息量有點大,請大家慢慢看哦!

『人不作死,則不會死』by 大梁國靖親王蕭景琰

「你怎麼聰明一時,糊塗一世啊!怎麼讓舞妓進你的書房?還搞出這個糊塗帳!」景琰聽完事情的始末拍桌說道:「你的書房那些侍從是死了嗎?怎麼會讓舞妓進你書房?那些侍從都該打三十軍棍才是。」

「打了,是霓凰下令的,理由是服待大帥不力。」林殊看著窗外幽幽的說:「母親來信說,那些人被打到我們到東海時,方能起身,之後被派去顧二門,書房的侍從全部換成穆王府陪嫁過來的人。」
「那…那個舞妓人呢?」
「我當下就命來找她的十三叔,將她送去江左了!」林殊抱著頭說:「早知道一開始我就把她們全部都送去江左了!」
「那…那霓凰她怎麼了?你不是追上去了嗎?」

「別說了!我完全搞不懂霓凰啊!」

那天林殊衝回房間時,只見房裡的侍女們都瞪了林殊一眼,紛紛離開房間,留下他和不斷啜泣的霓凰。

林殊不停的來回踱步,想向霓凰解釋卻又開不了口,只能低聲說道:「霓凰…」
「原來你這陣子不碰我,是因為你覺得府裡有其他更好的美人嗎?」霓凰邊哭邊說著:「如果你想像京裡的其他人一樣納妾,我又不會反對!你只要說一聲就好了!何必這樣給我看到?」
「不是這樣的…霓凰!」林殊急著解釋,卻見霓凰像沒聽到一樣,自顧自的說著。
「只是你也沒有必要挑個舞妓,我看司馬家的玉兒極好,太奶奶也很喜歡她。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大可等你回京後,我再向太奶奶請旨,將她配給你就是了。」
「霓凰,你在說什麼啊?什麼玉兒?」
「她說,她可是在城門口送你了訂情的荷包啊!」

原本準備好被愛妻痛罵一頓的林殊,當場傻在霓凰的面前,面對著垂著雙行淚的愛妻,原本口齒伶俐的他,卻一句話也無法開口。

「你說說,什麼司馬家的玉兒啊!」林殊拍著桌子大聲咆哮:「每次班師回京,多少少女在城門口丟荷包、送帕子,誰知道誰是誰?」

「喂…喂…喂…可別浪費我的照殿紅。」 景琰穩著桌子,把酒壺抱在懷裡說:「我們每次回城都有收到沒錯,但是…你都把禮物照單全收?」
林殊怒氣衝衝的吃了口菜說:「你是怎麼處理的?」
「我全部丟給戰英處理啊!」
「你這招真是禍水東引啊!戰英拿到後呢?」
「怎麼處理我可不知道,上次聽說全燒了!」景琰一口就把剩下的照殿紅喝光,用袖子擦擦嘴說:「別讓那些少女留情,凡事要謹慎一點,你不知道嗎?據我所知你在京中可沒表明你不納妾的立場吧!」
「我以為以林府聲名不用說也知道。」
「你沒明確的表態,怎麼會阻止這種流言與妄想呢?」景琰起身走向門外,示意再送酒進來,在走回座的路上著說:「你沒有表態就是讓人覺得有機可趁。」在等著酒進來時,景琰拍拍了不存在衣服上的灰塵說:「你知道京裡有些無所事事的貴婦人,老是以賢惠之名要那些年輕的女人為丈夫納妾,目的是為了看人的好戲。」
「這和司馬玉有什麼關係啊?」林殊不解的看著一甕甕的酒被送了進房,不解的問說:「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司馬雷之妹,司馬玉可是喜歡你很久的!只是你和霓凰早早定了親,所以她佔不到便宜。而司馬雷嘛!則是向霓凰求親未果,所以你懂的!」
林殊隨手拍開一甕酒的封泥,豪邁的喝了一口,將另一甕丟到景琰手上:「一切是司馬雷搞的鬼?」
「不只,京裡多少人等著看你們的好戲啊!」景琰喝了一口說道:「你想自你們成婚以來,原本眾人以為你們每天打打鬧鬧度日,誰知道感情居然這麼好,如膠似漆啊!自然也有人看不下去了!這次霓凰有了身孕!你又不納小的!自然有人以為是個好機會了!」」
景琰邊說著邊喝掉一壺說:「你難道不曾聽到霓凰說過,有人在宴席間逼著她給你納妾的事嗎?」
「沒聽過!霓凰不曾跟我說過!」林殊正坐了起來:「話說,你怎麼連這回事都知道呢?」
「我母妃、小柳都會告訴我啊!」景琰淡淡的說著:「重點是你現在要怎麼作?」
「怎麼作?」林殊困惑的看著景琰:「這事不是霓凰拒絕就可以了嗎?」
景琰看著林殊,一臉就是看到呆子的神情:「你還要作些表示啊!例如怎麼哄霓凰消氣!還有怎麼讓眾人知道你的決心啊!」
「呃…說到這裡…那天夜裡我和霓凰打了個賭!」
「打了什麼賭?」
「就…就賭腹中胎兒是男是女,若是女兒,我就要霓凰在我班師回京時,在城門處恭迎我回府,而且以後不再管我在府外任何事務。」林殊吞吞吐吐的說出,那一夜他和霓凰吵架後,所打的賭。
「若是兒子呢?」景琰瞇起雙眼,心裡正默默祈禱著別是他想像的答案。

「若是男兒,則我這次班師回京時,我要留著滿臉鬍子進城,並自此以後都不淮再看別的女人一眼。」

話已至此,景琰搞清楚林殊出征時,他和霓凰那無端的怒火,和無視滿城紅袖招的樣子是怎麼回事了。

「這…人不作死,就不會死啊!」景琰聽完林殊敘說之後,頭更痛了起來,無力的趴在桌上說著:「所以你這些反常是?」

「我在想怎麼哄霓凰,讓她能開心啊!但是…但是…」林殊惶惶不安的說著:「但是霓凰不回我信啊!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然後呢!我記得不是快回京時,霓凰傳信來過嗎?」
「她信裡只有四個字!我完全不懂她在想什麼!」
「什麼字?」
「願賭服輸!」林殊拍著桌子說:「她是認真的啊!景琰你想想!我怎麼會看其他的女人,我看來看去只有覺得霓凰好看而己!我只是不開心說她因為別的女人和我吵而己啊!景琰你說…」
景琰聳了聳肩,看著林殊滿臉的大鬍子和隱藏在那底下的神情:「你就照作吧!畢竟願賭服輸嘛!」
「蕭景琰,你是站在誰哪邊的啊!」林殊拉著景琰的手說著:「是兄弟就幫我這次吧!這次我知道錯了!」
「我再次重申我哪邊也不站!」景琰推開林殊的雙手說:「你要霓凰氣消,有種就把你剛剛說的話,跟霓凰說去,別老是拖著我下水!」

「喂!喂!蕭景琰…」林殊看著景琰起身,伸了伸懶腰走出房門。

「你這傢伙,一點義氣也沒有啊!」

「我今晚聽了你說這麼多,已經算是有情有義了!」

景琰回頭,揚起戲謔的嘴角說:「霓凰那邊,自有人去說的!你就老實的認命吧!」「景琰!景琰!蕭景琰!你這沒情沒義的東西!」

聽著林殊在背後的呼喊,景琰難掩好心情的走到廊下,抬頭望了望天上的明月。這是難得看到林殊吃那麼大的癟,栽了那麼大的跟頭,還和霓凰賭那什麼蠢約。

連個女人都不懂,若收了其他女人,以後林府還不翻掉嗎?
還好我遇到了小柳,真是天下最幸運的事了
景琰想到在京裡等著他回來的小女孩,不知道小柳這次又會淘了什麼志人、志怪的書,等著自己了!
也不知道小柳是不是又長大一點了!

想到這裡景琰更想見到小柳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將小柳娶入靖王府,作她的靖王妃呢?

「我說姐姐啊!你就別氣姐夫了!」穆青坐在榻上,撐著頭看著自家抱著孩子的姐姐說著:「我也只是剛好看到姐夫收禮物情況,就告訴姐姐了!這真的不是姐夫的錯啊!」

「我沒有生氣啊!」霓凰哄著懷裡的孩子說著:「我只是想試試林大帥是不是真會依諾而行!更何況青兒,我若生氣了!有那麼簡單就算了嗎?」
「姐姐!但是你在姐夫離京時氣成那個樣子,搞得現在姐夫也不敢回來!」
「青兒!我再說一次,我真的沒有生氣!」霓凰只是輕輕一笑說:「你今日來找我,可不是那麼簡單吧!說,是誰請你來當說客的?」說著將孩子交給一旁的奶娘,命人將孩子抱了下去。
「姐姐,你怎麼會知道有人叫我來啊!」穆青將頭輕靠在霓凰膝上說著:「姐姐,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啊!」
「我是你姐姐我怎麼不知道。」霓凰輕拂著穆青的頭說:「你啊!那個告訴你姐夫的事的人,是司馬雷吧!」
「姐姐!姐姐怎麼什麼都知道啊!哎喲!」
霓凰捏起穆青的耳朵說道:「你被人當棋子使了,你不知道嗎?」
「姐姐很痛啊!很痛啊!青兒知錯了!」
「不過,這不怪你!明日你姐夫回京後,就交給你了!」霓凰附耳說完後,看著穆青的神情說:「就這麼作吧!知道了嗎?」
「但是太子殿下和姐夫,知道了該怎麼辦?」

「他們也會默許的!」霓凰露出小女孩般的微笑說著:「因為是他來惹我們的啊!」

隔日當林殊和景琰率赤焰軍進城時,一如往常的還是滿城少女的荷包和帕子丟到他們和隨軍的將土身上,只是這次林殊滿臉的大鬍子和窮兇惡極的樣子,倒是令許多少女不敢丟他林殊的身上,反而是轉丟到景琰的身上。

林殊看了景琰一眼,景琰只是露出一抹無奈的神情,用下巴示意,林殊低頭一看,穆王府的人正站在邊角上看著,在另一邊的角樓上,穆青則是倚在欄竿上,盯著自己不放。

林殊咧嘴一笑,將身上的禮物丟給後方的衛錚,用著嘴型說著:「給本帥帶回府後,全部燒掉!在你們夫人的面前!」

衛錚默默的收下,極小聲的回應:「末將領命!」

而景琰則是突然勒馬停下,翻身下馬,走向一個身穿青襟寬袖的少女,跪下膝對著女孩子低聲說:「小柳,我回來了!」

完全不顧少女羞紅的臉龐,抱起了小柳放在馬上,與小柳共騎地步入城中!

那一刻,林殊彷彿聽到滿城少女心碎的聲音,他側眼看了看羞紅著臉的小柳靠在景琰的懷裡,羞搭搭的抬不起頭來,而景琰則是一副勝利的神情,得意洋洋的看著林殊,用著嘴型說著:「這招你可作不出來吧!」

「你大爺的!算你狠!」林殊說著,策馬步入城中!

當要進入皇宮時,顯擺已久的景琰,這才甘心讓小柳下馬,小柳羞紅著臉,掙扎著要跑到柳府的馬車邊時,景琰一把抱起小柳,抱回馬車上,交代馬車上的婦人幾句話後,才轉身與林殊會合。

「你這樣子,下次小柳可就不能隨意出門來找你!」林殊下馬,和景琰步入宮中時,林殊小聲的說著:「今天這樣子中書令必定惱火啊!小柳回家受罰事小,被禁足怎麼辦?」

「下次我去找她便是!」景琰露出那得意的笑容說著:「下次就是成親時,必定帶她滿城繞!」

「你…你也太誇張了!」

「就說你使不出來這招吧!上次用這招的,可是皇長兄!你說會有事嗎?」

「你…你…」林殊指著景琰說著:「你…你…水牛你什麼時候榆木腦子開竅了啊!」
「我什麼也沒作,我只是隨興作為而己…」話還沒說完,便看見景禹身穿冕服站在武英殿,正翹首看著二人走來。林殊和景琰兩人互看一眼,便像小時候惡作劇被抓到一樣,快步走向景禹面前行禮。

「皇長兄,臣弟回來了!」

「參見太子殿下!」

「今天的事等儀典結束後,我再和你們算!」景禹一副受不了的神情說著:「怎麼二個人老是弄出這些事啊!」

「算了!算了!不和你們說件事了!今日儀典後,陛下下旨,要在設宴於棲鳳閣,盡興而歸!」景禹轉身帶領二人入殿,回頭說了一句:「今日司馬雷也來了!」

看著林殊和景琰說:「今天你們別太過份了!懂嗎?」

「臣、臣弟領旨。」說完,二人互看了一看,露出了充滿興味的表情,互相交換一下眼神。

景禹感覺到背後一股惡寒,嘆了一口氣。

這二個小子別搞出人命就好,剩下來的我就不管了。

朝儀就在景禹極力約束景琰和林殊情況下,行禮如儀的結束了。林殊得到封賞與升官,景琰也得到年後娶親的恩旨,穆青也等到在景琰大婚禮後回到雲南的旨意,可謂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但這一切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在諸多巧合之下,司馬雷的腿斷了!

在腿斷的當下,林殊和景琰等人,一副熱心救了司馬雷,在司馬一家感謝的眼光中,林殊只說了一句話:「要感謝是要感謝沒錯!但更該感謝廖廷杰啊!是他發現你出意外的!」

廖廷杰在完全弄不清情況下,娶了司馬雷的妹妹,司馬玉,他永遠想不到為什麼只是一個仗義之舉,為他討了一個吵吵鬧鬧幾十年的嬌妻,過著平平淡淡的日子。而林殊則是解決了一個令人煩心的桃花事,甚至也一石二鳥的將獻王黨和譽王黨最煩心的支持者給解決了!但這一切真相則不為人所知,完全被埋沒在眾人的心照不宣,當然這些事都是後話了!

在棲鳳閣的宴席上,林殊和一群赤焰軍的將士們用盡手段灌醉自己,讓自己儘快能回到林府,終於等到散席,陛下前腳剛走,林殊後腳就立刻飛奔出殿門,急著要回到林府!

「小殊,你…」林殊才竄到宮門,後方嚮起了景禹的呼叫聲。

林殊帶著笑容的回頭說:「太子殿下!我明天會去東宮那聽訓,今天就先饒了我吧!霓凰還在府裡等我呢!」

「小殊…」景禹話還沒說完就見小殊衝出宮門了,而景琰則是帶著苦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語帶恭敬的說著:「臣弟在此聽兄長的訓示了!」

景禹看著景琰的樣子,笑了起來!:「你們這兩個啊!教訓了你們又有什麼用,罷了,罷了,你們明天一起來吧!你們就先回去了!」

看著景琰如釋重負的表情,擺了擺手便要他們回去了。

「我說,太子殿下,您太寵他們了!」今天擺明被挖了牆角的譽王在背後陰惻惻的說著:「這樣他們會越來越囂張了!」

「是啊!太子殿下,您對景琰和林殊太好了吧!」獻王也在背後說著。

「你們二個是有意見嗎?不然你們明天與我一同訓示如何?」

「臣弟不敢!」

無視於後方二人的明爭暗鬥,景禹只看著景琰的背影,他只希望景琰和小殊能這樣活得任性,活得如此張揚,別再鬱鬱終生了,不過該教訓的明天還是要教訓,一切就等明天了。明天你們就死定!二個臭小子!看我怎麼陰死你們!

絲毫不知身後事的林殊,以著最快的速度衝出過門,過程裡他閃過蒙摰,丟下一直糾纏不休的豫津、景睿和穆青,一心一意的就是想要快點出宮順利回到林府去。

「閃,閃,閃!別擋本帥啊!霓凰,霓凰還在等著我啊!」林殊在馬上喃喃自語的說著,一面縱著馬,飛快地回到林府的路上。

林殊到了離林府只有一街之遙時,才放慢了速度,讓身後的親兵追了上來。林殊遠遠的,只看到霓凰身穿鮮紅的深裾,頭戴著五彩鳳凰金步搖,懷抱著孩子在林府大門翹首以待,林府的眾僕恭敬地在霓凰身後等待林府主人的歸來。

林殊看著霓凰的容貌和衣著,不禁笑了,笑得燦爛,開心不已。

霓凰身上衣著的布料和髮飾是他在東海時買的,一想到霓凰收到時,一定是杏眼圓瞪了許久,甚至挑剔了不己,但還是命人裁衣,細細的妝點著等他回來!

林殊心裡便釀起了濃濃的情意和欣喜,他策馬緩步走向霓凰,而霓凰也是帶著瞋怪的神情看著自己。

京裡的女人,他才看不上眼了!他從以前開始,眼裡就只有這朵美麗、嬌豔多刺的月季花,因此他才會百般的惹火霓凰,想在她生氣時感受到這月季的多刺和脾氣,但在氣消時又溫柔的一面。

到了霓凰面前,林殊翻身下馬,站在她的面前。霓凰只是恭順的行了福禮,朗聲說道:「恭迎大帥回府!」

林殊立刻將她扶了起來,二人看著雙方的臉龐,霓凰雖然生產完卻見豐腴的臉龐與散發出光芒,而林殊則是略為消瘦卻又是滿臉大鬍子的樣子,二人不約而同的開了口。

「你變美了!」

「你變得像鬼一樣!」

二人噗哧一笑了起來,林殊順手接過兒子,兩人相扶入了林府的大門。

過了幾天,林殊和景琰在東宮聚首時,景琰帶著興味的表情看著林殊淨白的臉龐說:「你的鬍子呢!聽說霓凰不是要你留滿月才淮剃掉嗎?」

林殊則是帶著不懷好意的神情,摸著淨白的臉說:「夫人,說蹭得不太舒服!所以我就剃掉了!」

「嘖嘖嘖!你這個妻奴!」

林殊笑笑的不否認,林殊心裡一直有著認知:妻奴算什麼,只要能哄得霓凰一笑,犧牲我林大帥的那張俊帥的臉龐又如何?(全文完)

~~~~~~~~~~~~~~~~~~~~~~~~~~~~~~~~~~~~~~~~~

我終於寫完了!這篇甜到爆、閃到爆的殊凰文!

其實我一直和基友們在討論,若當時沒有發生赤焰案的話,這三人會變得如何?小殊想必是狂傲、腹黑到死,霓凰則是具少女的嬌樣,整日與林殊在金陵城中打打鬧鬧,而景琰則是想不管二人,卻老是被拉進去當和事佬吧!
這樣的林殊、霓凰和景琰是我心中的理想,也是那美好的一面!
這文中某些方面加進我的裡設定與想像,不知道大家喜歡嗎?

至於景禹,我覺得他是林殊三人組最大的保護者,當失去景禹開始,他們無法任性的生活著,因為責任、對於生命的流逝使得三人變得沉重、無法改變命運的軌跡,因此這篇文我的裡設,赤焰案沒有發生,只在開始時就被景禹結捏熄了,而林燮和言侯也和梁王翻臉,林燮遠走江左,交由林殊去背負引領赤焰軍的責任。

景琰的護妻狂魔!基本上是惡搞他啦!但是景琰裡面也是傻得可愛

好啦!嚴肅的說完了。來開個活動吧!

記得在上篇時,我曾經說過開始點文活動了!

結果大家都猜是任性殊!所以  @天天晴 、 @由貴-文章集散地 、 @被酒莫惊春睡重 、 @小虫虫扬扬扬 、 @一道闪电哗啦啦 、 @栗子K ,來點文吧!
雖然我寫文的動作很慢,但是我還是會努力寫文的!也會將梗集結來寫文!
在這裡我要特別感謝  @Chocolate 來幫忙催稿和討論梗,所以你也來點文吧!
同時求評論,評論者也可以點梗哦!也歡迎大家來評論或是留言囉!
現在身體好很多了!只是最近在作治療,所以動作會慢一點,且耐心等候,我一定會寫完的!
下一篇預定更新 海棠三 霓凰篇!

评论(14)
热度(73)
  1. 增暮雪雱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