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樂乎點文-恭迎大帥回府(中)

明明只想寫短篇的,怎麼會變成有點長篇的感覺啊!

還被林殊和霓凰聯手閃瞎!居然連景琰和沒有出現的小柳也參和了閃瞎作者了!

可惡,可惡啊!四人聯虐單身狗啊!嗚嗚

接下來請大家看文囉!

詳細設定在下篇時會寫出來,請大家看文囉!

多謝  @Chocolate 幫我順表景琰,裡阿誠的吐嘈啊啊!

然後  @栗子K 不是你提梗的話,我不會發現,少年林殊和霓凰原來那麼好寫!



說到這林殊喝了一口酒,景琰帶著不解的詢問:「這不是極為常見的日常嗎?怎麼會鬧成現在這個地步呢?」
「重點是在離開穆王府後發生的事!」林殊看著景琰回憶到那一天。
回府的路上,因天氣有點悶,霓凰和林殊棄了馬車,緩步走在金陵城的路上,二人說說笑笑,引起路人的側目,甚至女孩們不禁抿嘴一笑
霓凰未戴上帷帽,緊緊牽著林殊的手,而林殊更是帶著溫柔的笑容,輕拂著霓凰的臉龐。在黃昏的光線下,映照著霓凰臉龐更加嬌媚,林殊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入迷了,絲毫沒有注意那些熱切的目光。
霓凰的心裡卻是不斷翻騰著,滿腹心事,她與林殊是青梅竹馬般一同長大,玩在一起,就連成婚也是到了年紀,由太皇太后親自定下。二人曾未說過任何認定彼此的情話,即使書信也是互道日常,記敘日常而己,自己從來不知道林殊是怎麼想的,是不是自願娶她的。
林殊身為名門之後,將帥之才,從小就是金陵中最耀眼的少年。愛慕他的女孩子不計可數。雖然林殊未曾在意過其他女子,即使曾因為這些事與他置過氣,但到最後還是被林殊給說服。在京城的眾姐妹都羨慕著她說有這個深情的丈夫,又是少年將軍,都笑著說霓凰一定前輩子救過國家或是曾經燒過好香啊!
但今天小青的一席話,讓霓凰起了不安,到底林殊是怎麼看待她的?城裡那麼多女孩子喜歡他,而林殊是不是也喜歡那些女孩呢?自從懷胎開始,林殊就沒有碰過她,會不會林殊對她厭煩了….
想到這裡霓凰肚子突然痛了起來,霓凰不禁哎呀一聲,撫住肚子,林殊扶著霓凰:「怎麼了,兔崽子又踢了你?」
「別叫你孩子兔崽子。這孩子踢了我…」
林殊彎下腰拍了拍霓凰的肚子:「你踢了你娘,臭小子!等你出來就完蛋了。」
霓凰還在心煩意亂間,便說了:「孩子是任你打的啊!你這樣當心父帥教訓你。」
「小時候父帥教訓我不算少啊!現在都快當爹了,你還要讓父帥教訓我!你當年難道沒被岳父大人沒教訓啊?」
二人從小到大在金陵城中稱霸一方,拉著景琰四處胡作非為,美其名是行俠仗義,實際上就是四處搗亂,每當闖禍了就是令林帥丶穆王爺和當時的祁王出面教訓,懲戒。
「那時還不是你帶頭的!累得我和景琰被罰,那時父帥常說你欠教訓啊!」霓凰和林殊相視一笑,眉目含春。
「也不知道這孩子長大後,會不會像他爹娘一般這麼愛闖禍」
霓凰輕撫著肚子若有所思地說著:「可別像他爹娘一樣,累得他的祖父母滿城抓人啊!」
「如果這孩子像你我都好,就是別學你我闖禍就好了。」林殊含笑的說著:「最好像我們一樣學文丶學武都成才就好了。」
「這孩子別學他爹一樣,惹得京中女孩子們都得到相思病就好了。惹得她娘親每日被人煩」
「霓凰,你說什麼人得了相思病啊?還鬧到你面前來?」
「才不告訴你是哪家的女孩子,告訴你,你就把她帶回家作小的了。」
「我…我哪會啊!霓凰,我光你一個人就搞不定了,怎麼會隨便帶一個人回家呢?」
「搞不定,你的意思是說我很麻煩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霓凰!」
「你是說我給你惹麻煩嗎?」
「霓凰,我沒這麼說啊!」林殊連忙否認:「我可沒說你給我惹麻煩啊!你說到那裡去了!」
「你如果覺得我總給你惹麻煩,就別娶我啊!」
「如果我覺得你惹麻煩,就不會娶你!」
「那你就別娶我啊!去娶別人啊!」
二人在路上高聲吵了起來,引起路人的側目,畢竟赤焰軍少帥和一個挺著肚子的少婦在路上吵著是極為少見的事。
林殊見路人的目光,示意霓凰降低音調,低聲叫著霓凰:「霓凰…我從來不覺得你麻煩…」
林殊撫了霓凰的肩說:「你再麻煩,我還是把你娶回家了。別氣了吧…。」
霓凰抬起頭怒瞪著林殊說 :「你真把我當成麻煩囉!」
「我真的沒這麼想啊!霓凰…」
話還沒說完,霓凰便怒氣沖沖地走了,林殊連忙拔足追了上去。一路上即使林殊再怎麼好言相勸,霓凰就是不理他,最後林殊也氣了,回到林府後,二人各自回房。

「所以為了這個理由,你們吵了起來?」景琰吞下險些噴出口的酒說:「這是我第幾次聽到這麼愚蠢吵架的理由 。」
「水牛。你是站在誰哪邊的啊!」
「我哪邊都不站!」景琰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參和進去你們裡面!我又不是瘋了!」
「水牛!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從小到大,你們每次吵架我就倒楣,老是要我選邊,結果每次倒楣的都是我。」景琰將酒一飲而盡:「依我看是你笨!誰叫你說錯話的!」
「我笨…水牛你這樣講我就不服了!。我哪裡笨了!」
「你就笨啊!連個女人心都不懂!」
「我不懂,那你懂!」林殊悻悻然喝下酒說:「你家小柳還要等幾年才能過門,你會懂女人心!」
「至少小柳從來沒發過脾氣,也從來沒疑心過我!」
「蕭景琰!是你先成婚,還是我先成婚啊!」林殊怒瞪了景琰一眼:「分明是霓凰自己在無理取鬧!我又沒說錯什麼…她不是個麻煩,我心裡只有她一個……,如果她麻煩我當年何必要向太奶奶求說要娶她呢!。」

「那你有跟他說過嗎?」景琰斜眼看了一眼說:「說這個婚事是你去求來的!」
「當然…沒有!」說著林殊的臉漲紅了走來:「這樣的事,我怎麼說得出口。」
景琰看著林殊漲紅的臉說:「你就用這張臉去跟霓凰道歉她肯定馬上原諒你。」
「這樣的事我怎麼說得出口,要我怎麼告訴霓凰是我先動心的啊!」林殊連忙掩飾臉部的表情,灌下酒說:「這樣她會更加的得瑟啊!」
景琰看著林殊說:「先低頭有什麼錯啊!」放下酒杯看著林殊說:「我皇兄常說先低頭不是輸了!是因為珍惜!」
「可是我…」
「你常說霓凰對你不像對小青一樣那麼溫柔,但是你只要偶而低頭一次,霓麼一定會你好一點!」景琰看著林殊說著:「偶而讓一下一定有驚人的效果的,你瞧皇兄和嫂嫂二個人這麼多年來還不是相安無事。讓一下是不會死的!」
「你說得輕鬆!你就這樣哄過小柳?」
「哄過!在小柳剛跟我訂親時就哄過!」
「你…你是怎麼哄?」
景琰謎樣的一笑說:「這不是重點吧!霓凰會生氣不只這件事吧!」
「你學景禹哥哥倒學得到像,其實當天晚上還出了點事!…」

评论(2)
热度(44)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