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樂乎點文-恭迎大帥回府(上)

 @栗子K 你期待的文來囉!

你收拾好了心情 準備開啟另一個淒美帶有遺憾的愛情故事....

那你千萬別喝水吃東西 準備好跟著小殊霓凰大開嘴砲


十年前北境一戰,赤焰軍於梅嶺成功殲滅了大渝引以為傲的皇屬大軍,令大渝十餘年不敢來犯。
於此戰後,赤焰軍主帥林燮回京後入宮,便以身負舊傷的理由告老還鄉,將赤焰軍交給年僅十九歲的林殊主掌,靖王景琰就任監軍,在林殊和景琰合作之下,赤焰軍四處征戰,戰無不勝,大梁國勢達到極盛之勢,之後過了五年…。這日林殊與景琰一同進城,這趟遠征東海,成效卓然,場場告捷,原本兵部預估三個月能打完,林殊只花了一個半月就打完了,接下來半個月林殊以掃蕩為名在東海境內遊蕩,並無往日急吼吼的回京之勢。
被拉著一同遊蕩的景琰,看著林殊對城裡的小販大肆搜括,從渡海來的布匹首飾到竹製的玩具,當林殊連糖胡蘆都不放過時,景琰終於看不下去了:「我說你啊!會不會太誇張,你買這麼多是打算讓霓凰和你的兒子用到啥時?該不會你打算連孩子娶妻的東西都買下來了?」
「你管我,這是我要給霓凰和兒子的東西。老子我要買多少就買多少。」
景琰靠在樹上,拿起手邊的糖胡蘆咬一口後,便嫌惡的看了一眼,丟到地上:「這糖胡蘆,你兒子現在也吃不到?」
林殊頭也不回地看著街上的攤販說:「霓凰不是愛吃嗎?」
「可霓凰還遠在金陵城啊!」
林殊沒有回話,只是嘟啷著:「反正買了你也會吃吧!」
「這麼難吃的東西,本王倒還是第一次吃到 …」景琰搭上林殊的肩,看著林殊稚氣末脫,卻刻意留著鬚渣的側臉:「何時要回京啊!我想吃母妃的點心了。」
林殊一把推開景琰放在肩上的手, 走到最近賣蒸糕的攤子,買了二份蒸糕丟到景琰的手上:「快吃!我還要買點東西回去。」
「喂!小殊…」
還來不及說完話,林殊跑到一個攤子上去挑髮釵和玉鐲了, 景琰露出一種無奈的表情:「疼媳婦和兒子疼成這樣是有病了吧!」
景琰便走到林殊的身旁也挑起對耳勾看了一看:「這支適合霓凰。」
林殊用著變化莫測的神情看著景琰,景琰挑起眉回答道:「你可以買給霓凰,我就不能買給小柳嗎?」
林殊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便拿起一支梅花紋樣的簪子遞給景琰:「小柳適合這個。」景琰接過去,咧嘴一笑,二個男人便在攤上交頭接耳起來,完全不顧市集裡所有人的目光,專心挑選喜歡的飾品。
景琰知道林殊其實完全不想離京,東海的戰事也不是一定要赤焰軍出征才能平定,即使要赤焰軍出征,林殊原本打算推給景琰擔任主帥,他留在京中陪懷有身孕的霓凰,但一切的計畫卻被已封為監國太子的蕭景禹的教令打亂,太子要求林殊與景琰,一同前往東海平亂。
即使林殊抗辯:「景琰比較清楚東海的情況,由他單獨去也行。」。
也被太子堅定的拒絕,為了這件事林殊和景琰同遭訓令警告:「家事、國事當以國事為重,今日二人之舉實屬胡來,再一次這樣就行軍法懲之。」
在無奈之下,林殊和景琰只能出征東海,原本二人心情已經相當苦悶,林殊在出征的前一日,因故和霓凰大吵一架,弄到林殊和景琰離城時,霓凰站在城門口挺著肚子,一副臭臉瞪著二人離去,吵架的原因林殊怎麼樣也不肯說,擺出一副你問我,老子就斃了你的神情。
熟知情況的景琰只是聳聳肩,交代列戰英另外設一個監軍帳,不和林殊在同一個營帳裡 ,以免掃到颱風尾。景琰之所以沉默,除了了解林殊的性格外,也是由於有事悶在心裡,有口難言啊!二個人齊心的將滿腹的怒氣與怨氣發洩在東海敵軍上,才造成了一個半月便可以班師回朝的局面。
那日當霓凰生產的消息傳來時,林殊正在營帳內書寫著戰報,景琰在旁寫著軍功奏表,林殊一見到從京中火速送來的信時,一把搶了過來,一讀完便是咧嘴一笑,一腳把在書案踹倒在地:「老子作爹了!水牛,霓凰生了! 」
「你把戰報掃到地上,是誰要重寫啊!明天要將這些東西呈上東宮,否則怎麼班師回京,看霓凰和你孩子啊?」景琰看都不看林殊那副欣喜若狂的神情,闔上軍功奏表,起身撿起戰報:「霓凰生的是兒子,還是女兒啊?你是打算怎麼取名啊…?」
話還沒說完,只見林殊咬牙切齒,搶回戰報說:「是兒子…!」
當日林殊就將戰報寫完,要求火速送回京中,並上表以掃蕩殘黨為名,留在東海。掃蕩殘黨其實也不算掃蕩,每天派衛錚和列戰英在外巡視,而林殊則拖著景琰到市集裡買東買西,磨磨蹭蹭就是不想回京。景琰從一開始的新鮮到現在起的索然無味,每日都在問林殊同樣一句話:「什麼時間要回京?」,每日回營帳就是寫信送回京中,信裡都是說著小殊的異常反應,要皇兄快讓自己回京,他實在不想和林殊在同一個營裡度日。
林殊卻每一日樂此不疲的,要瑯琊閣派人送幫他物品回京,從東海特有的花種附上親筆的書信,到雞蛋大小的珍珠、渡海而來的布匹,無一不送回京中林府,每日都忙得不亦樂乎,甚至連儀容都來不及整理,留了滿臉的鬍渣,臉上不時露出燦爛的笑容。
終於林殊那天早起時,看著一臉疲憊的景琰說:「咱們回京吧!」
景琰還來不及反應,便看見林殊已拿出早已備妥的奏表說:「快命人送去給太子殿下吧!」
這才放下心裡的大石,開心的應和著:「我早就想回京了!早知道我就先偷偷的遞上去了。」
接下來的這幾日,就看見林殊忙著打包買來的物品,忙著拿一堆字條問著景琰兒子要取什麼名字,要怎麼教養這個兒子,以後要讓那孩子結什麼樣的親,要景琰快點娶小柳回家,生孩子啊!
讓景琰不勝其擾,開始折著手指數著回京的日子究竟何時才會來到。
終於來到回京的這一日,景琰一大早便下令整軍時,等了又等,卻不見林殊離開營帳,而衛錚也不知道林殊目前身在何方,等了又等,等到將近午時, 林殊才姍姍來遲的出現。
景琰只看了一眼,林殊臉上留著和蒙摰相仿的鬍子,臉上還有一條一條的血痕,忍不住噗嗤一笑了起來,林殊只是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便俐落的翻身上馬,下令即刻回京。這次回京的路上,景琰看著林殊,越想越不對勁,臉上的鬍子越留越長,都沒有整理。從一開始回京時的歡快,越接近京城就越是焦燥與不安,當二人在驛站時,在房間對飲時,景琰終於忍不住問了林殊,到底是發生什麼回事。
林殊這才咬牙切齒說出這陣子發生的事,原來一切都是穆青引起的。
那一日林殊陪著將近足月的穆凰回到穆王府探訪在京中求學的穆青。穆青早早就在前廳等著,一見到林殊和霓凰便笑笑的迎了上去,拉著霓凰就嚷著要說些姐弟的私密話,就把林殊留在前廳。盛夏時分,林殊一人坐在前廳沒有留下半杯茶或是白水,林殊本想去找霓凰聽聽姐弟倆在說什麼,卻又覺得只是說說話,而且不會出什麼大事才是便假眠了起來, 直到穆青扶著霓凰走到前廳, 才被穆青的聲音給吵醒:「我說姐姐,你要當心姐夫出征的安危啊!」
「這是當然。」霓凰不知聽穆青說了麼,挑起眉,眼中充滿嗔怪的神情看著林殊:「你姐夫這次出征,我可擔心死了,而且你姐夫恐怕趕不上產期了。」說著還拍了拍肚子。
林殊終於插了上話道:「放心,我請母親和靜姨來照顧你,父帥也從瑯琊閣請來一個江湖郎中,年紀雖小但醫術一流,一定能安全生產的。」
霓凰哼了一聲,瞥過頭去:「我又不是說這個。」
「就是嘛!我說太子殿下也太奇怪了。怎麼讓姐夫在姐姐要生產時出門打戰啊!是我,才不讓姐夫出征呢!」
「小青這話是怎麼說的。」林殊正色的看著倚在霓凰身旁的穆青說:「你好歹也是一方君侯,也該知道先國後家之理。怎麼能說這種話呢?」
穆青只是吐了吐舌,便縮著身子躲在霓凰的身後:「我說的是事實嘛!」
「小青!」林殊作勢要教訓穆青時,被霓凰給阻止了。
「你何必對小青這麼兇嘛!他還未弱冠,父王也還在,再嬌慣幾年又如何?」
「我當年十三歲就上戰場了,小青也該自立一點了。」
「小青還小嘛!」

「他十六歲了。」

「姐姐,姐夫兇我啊!」

「小青,你還躲!今天非要教訓你不可。」三人打打鬧鬧了一個下午,將近黃昏時霓凰和林殊才依依不捨的回到林府。   tbc

先po出來一半,這篇文完全是走歡樂向的!

內容很正經的在惡搞林殊和霓凰的婚後生活

裡面有很多私心設定,再融入其他點梗中!

小問題,有人答對,還可以再點新梗哦!
為什麼小殊收到霓凰生產的消息後,要拖一個月才要回京呢?
1.因為小殊在不想回家
2.在等霓凰坐完月子
3.小殊在留鬍子


评论(5)
热度(35)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