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海棠依舊 番外-言紅顏

这是初稿,还会修改,请大家先看吧!

纵横朝堂十多年的言侯,若问他整个朝堂之中最看不透谁时?言侯往往沉吟半刻后,说出那名震京城的名字:「梅长苏。」
自从认识梅长苏开始,言侯心中不断有个疑问:「梅长苏是谁?」
从一开始阻止那有勇无谋,甚至牵连甚广的计划开始,言侯不断观察梅长苏这个人,曾问过豫津和景睿,得到是答案皆是江湖中人,在游历江湖偶遇,如兄长一样照拂丶提点二人。
经历过几次大事后,言侯看着这个行阴诡之事的谋士,实在讨厌不起来,偶尔还能以长辈的身份唠叨几句,要注意身体之类的客套话,梅长苏没有显出厌烦的神情,一一的细细回应,所透露的孺慕之情,像极了一个人…。
也时常听见霓凰和穆青到苏宅求教,通信不断;蒙摰也时常到苏宅,这些人都是与小殊相熟之人,为何对梅长苏如此信重?
当三月春猎誉王谋逆包围猎宫时,言侯看到梅长苏的另一面,他与蒙摰连手,守护猎宫,短短三日内,梅长苏杀伐立决,屡出奇谋,不但守下猎宫,也等到援军赶到。但在殿内言侯却看到梅长苏用着一抹不甘心的眼神,紧咬着嘴唇不放;在阻止自己去寻找豫津时,那一抹眼神分明比自己还想去殿外,却压抑自身的血性,自身的冲动。

 

那身为武将的血性和冲动,是在小殊的身上尽现无遗 ,但梅长苏凡事思量顾虑再三,专行阴诡之事,但为什么会在他身上出现身为武将的血性与冲动? 梅长苏到底是谁…

 

那日与太子丶纪王在殿中聊起那段江湖时光,才提出当年曾化名姚一言,而摰友名为石楠时,太子冲出殿外 , 不知所踪后,言侯彷佛发现了什么,但又说服自己不可能是他,不可能是那孩子。
接下来有着许多大事,都传出是景琰和梅长苏共同谋划的,言侯却依稀看出熟悉的手笔;在殿前要求梁王重番赤焰军一案时,梅长苏一一道出多年来的往事与景琰护住梅长苏那一刻起,言候心里怀疑起梅长苏就是那个孩子,原本认为回不来的孩子--林殊。只是这个推论太惊世骇俗,无法提到台面来论之,直到…那一日…
林氏宗祠重开的那几日,太子要为摰友与其家人作法事的原因,要求众人需于午后再入林府吊祭。
言侯于第二日午后,携豫津到林府门前时,才刚下马车豫津就看见门前的车驾,便疑惑的说:「这不是苏先生的车驾吗?怎么会在这时出现在林府呢?」
言侯快步走向林府,彷佛想到一些事一般,今日也许能得到长久以来百思不解的解答。
才走到林府大门,便看见梅长苏身着孝服被霓凰扶持着自大厅走出,梅长苏一步一回头不愿离去,而霓凰则是身着素服在旁不断劝慰着,黎纲、甄平和飞流跟在二人身后。
梅长苏和霓凰二人双眼红肿泛泪,乍见到言侯和豫津二人都是一惊,梅长苏叹了一口气,和霓凰相视一眼后,走向言侯和豫津。
二人作一深揖后,梅长苏说道:「二位今日可是是来到林府拜祭故人?」
言侯心中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开口,豫津见状便行礼道:「正是,今日家父与我前来欲吊祭故人。还请苏兄…」
梅长苏再施一礼,一向波澜不惊的语气却带着一丝颤抖:「既然如此,请随在下进入宗祠吧。」指引着言侯与豫津走入宗祠,梅长苏挺起背脊,缓步的走回宗祠。霓凰担忧的看着二人一眼,便抬足追着梅长苏的脚步,一同进入宗祠。
豫津充满疑感的看向言侯,言侯不发一语的摇了摇头,随着梅长苏的脚步走入林府宗祠。
才刚进入宗祠,举目所及已焕然一新,所有的牌位已擦拭至晶亮,唯有一个盖着红布的牌位显的突兀。

 

言侯看到时,眼神为之一黯:〝原来那孩子真的没死,那孩子还活着“。

环顾祠堂四周,地面一盒满满的祭草未收,火盆仍烧着,蒲团上淡淡的水渍和跪痕,可见是刚刚行过祭祀之礼。

梅长苏跪于蒲团,双手掬起祭草投入火盆中,对着牌位行礼后;霓凰则随着梅长苏行礼,扶着梅长苏走身,立于牌位附近。

而言侯不发一语,上前跪于蒲团,准备行丧仪,豫津虽感疑惑,但见言侯已至祭礼之位,也连忙跪了下来。言侯三度掬起祭草投入火盆后,撒酒三次后这才开了口:「林兄、林家嫂子与林家诸位长辈,言阙今日前来林府祭祀诸位。弥天大冤,历经十余年方能昭雪,实属不易。愿故人能安,生者能平。」言毕又行了一次礼,仰望着香案上的诸多牌位言侯只是感叹,世道如此凶险,令百年帅府家破人亡, 如今只剩一个孩子了。

言侯瞥了梅长苏一眼,只见梅长苏双眼泛泪,挺直的跪着,紧咬着双唇不让眼泪落下,言侯语毕后,梅长苏叩首致谢,将头深埋于双臂之间, 但双肩的抽动透露了情绪,一时之间厅内众人默默无语。
言侯扶起了梅长苏,二人相对满脸竟是泪水,相拥而泣,一切尽在不言中。

 

其实会写这篇,是觉得不论是小说或是电视剧里,感到最心痛的是小殊和霓凰,但是更加心痛的是小殊被言侯从头厌恶到尾这回事,电视剧里言侯慢慢的对梅长苏改观,但是小说呢?言侯始终不知道他是小殊,被自己敬仰的长辈彻头彻尾厌恶是多么痛的事呢?倘若言侯哪一日知晓了,他所厌恶的谋土竟是自己曾经疼过的孩子,这是有多么痛的事呢?

电视剧版有一幕真的很可惜,没有拍出来,就是言侯在林府门口见到梅长苏知晓了一切,也心疼小殊的那一场戏。

因此才写下这篇文想象若是言侯真能知道梅长苏的真实身份和协助小殊安排以后的事有多好,才作此设定,祭仪的部分,我是以台式灵堂悼祭的方式书写的。有误,请大家多多见谅。

 

另外,目前有考虑将《海棠依旧》发展成长篇,而非目前的短篇集结,这样才能写的更清楚,更详细。还请各位亲能给我意见了,谢谢。


评论(2)
热度(39)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