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海棠依舊 番外 紅顏舊-展紅顏(二稿)

展红颜

 

在霓凰驻扎云南和卫陵的期间,三天二头有书信送到金陵的穆王府当穆青收到书信后,都会来到苏宅求见梅长苏顺道送信,聊了聊京中的发展后,便跑去和飞流玩了。
谢府那惊魂一夜,不过几日霓凰便来了信,穆青来到苏宅。那日金陵城正飘着细雨,梅长苏也打算说些事给穆青听,便将穆青留在房间饮茶,当谈完朝廷的现况和诸事后,穆青将信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展开书信时,还未细读,一股香气便扑鼻而来:「这股香味,是梅香?」
「咦,姐姐这次回云南又开始鼓捣这些事了?」穆青惊讶地坐起,嗅着信纸上的味道说:「姐姐待你可不一般啊!」
「哦!郡主一般写书信,不会如此功夫吗?」
「当然,姐姐写信用的是一般的纸,军旅之人那会在意纸的好坏,信的内容才是重点!」穆青喝茶说道:「姐姐以前在京里写信可功夫呢!信纸要用前必要熏香,或将花瓣入纸浆中压制成纸。不然就是在信纸上会用花作装饰呢!」
「郡主原来也曾像是京中仕女一样啊!」梅长苏眼前彷佛出现多年前的一幕,霓凰拉着自己说要去采梅花来熏香、作纸,当时自己回了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面前的小女子,一努嘴一跺脚,便转身上树去摘那高处的寒梅,险些跌了下来,最后自己还是爬上树,将那蕊寒梅摘下;过了几日,收到信,一展开便是扑鼻的寒梅香。
想到这梅长苏露出一抹怀念的笑容,开口说道:「这梅香,是寒梅香吧!寒梅不易采摘,霓凰郡主可真是用心。」
穆青嗅了嗅:「是寒梅不错,和林殊哥哥用的香一样,姐姐曾经说过苏先生和那位一样,干干净净的,用得起寒梅的香气。」
梅长苏敛起眼神,淡淡的说道:「这样啊。」
「是啊!其实姐姐用的香可多了,那位是一种香,靖王殿下又是一种。小时候姐姐可喜爱这些东西呢!每天在府里便是在鼓捣这些东西,出了府把金陵城中的纸坊都逛遍了,甚至姐姐还特别定制纸呢!」
听着穆青说着霓凰的少女时期,梅长苏露出怀念的笑容,十多年前他曾经无奈着看着霓凰在纸坊中穿梭,摸不同的纸材,挑着、订制想要的纸,作成一片片的书笺,书信。那些收下的东西,如今已经不知道去了何处,只有那扑鼻的梅香还在记忆里回荡着。
「可惜这些东西,在赤焰军叛逆,我父王死后,姐姐就把这些东西给烧了。姐姐说了这些东西她都用不到了,也没有人能让她再用这些东西了。」穆青看向花园,雨还在下,悠悠的说着:「也是在这样的天气,姐姐在穆王府里,把那一盒盒的各色彩纸都给烧了。当时我只能救下一盒纸,上面有着月季的气味,是一卷红色的长纸。」
「红色?」
「是姐姐特别定制的,说是要让那位写庚帖用的…。」
梅长苏神色黯然的紧握杯子,穆青瞄过一眼,故作开心的说:「苏先生还好有你,姐姐现在才有点念想,你瞧姐姐连寒梅香都用上了!」

「我和郡主只是…咳咳咳。」梅长苏咳了起来。

「苏先生,苏先生,我不过是开玩笑的啦!」穆青拍着背,紧张的说:「我只是提一下,怎么反应这么大啊!」边拍肩,眼神闪过一丝异样,转瞬收起异样,又与梅长苏谈笑起来。

 

殿前昭雪后,朝庭内外议论纷纷,梅长苏正在休养之时,穆青来到苏宅。
穆青神情严肃进入苏宅,要求屏退众人,要单独和梅长苏对谈。
穆青坐下的第一句埋怨的向梅长说道 :「你骗了我真久。」
梅长苏神态自若的笑了:「我确实骗了你,不过我不是刻意的。」
「我猜得到姐姐应该早就知道了,所以她才会用寒梅香的信纸给你。」穆青瞇起了双眼:「在云南和卫陵时,姐姐三天二头往京里来信;梁王在为难你时,姐姐会气到想起兵造反。从福礼、书信各方面我都该猜到,你就是林殊。」
「你都猜到了,为何你不揭穿呢?」
「你能回来背后所经历,必然是我难以想象的,你面容大改,以梅长苏的身份回到金陵城,所图之事必定是大事,我不需要多问什么。」穆青看着梅长苏的双眼:「我唯一想作的是保护姐姐,保护姐姐不再受到伤害,只要你不伤害我姐姐,我就不会动手。」
梅长苏轻声笑了起来,他太小看眼前的孩子了,他和霓凰都将穆青视为孩子,那个跟在二人身后跑、需要人细心照料的孩子,才不希望将穆青扯入局中。但是在殿前雪冤时,穆青的表现并非他什么事都不知道,而是像豫津一样了然于心,这样的人才对于穆王府才是有益,对霓凰的将来也不需要再忧虑了。
梅长苏沉吟了一下,改了神情开了口:「不错,我就是林殊。」
「我猜得没错。」穆青看着面前的人神情从文质书生转为武将风采,周身的气息从风雅转为凌利,微微一笑了:「我今日来此,不只问你的真实身份,而是有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问题?」
穆青回复严肃的神情开了口:「不论以梅长苏或是林殊的身份,我姐姐对你而言究竟是什么?」
梅长苏也敛起了笑容,看着穆青说道:「不论我的身份是谁,霓凰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穆青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历劫归来,这问题本不该问,但为了姐姐的将来,我必须要问你…你还能活多久?」
梅长苏收起了飞扬的神情,手指不断的搓着衣角,低声回答:「十年。」
穆青直视梅长苏:「你不要说骗姐姐的假话,我要听的是真话。」
「今天我说的,你会告诉霓凰吗?」
「不会。今日前来我只是想知道真话,我想知道姐姐能不能托付给你。」
「那好,半年。」梅长苏别过穆青的双眼回答:「有细心调养的话还能活过一年,甚至更久。」
「半年,也够了。」穆青低声说道:「其实比我想象的还久,半年也够了。」
「你打算和姐姐如何呢?」
「我不打算拖累霓凰,所以才一开始不与她相认。霓凰没有我,她也可以过得很好。」
「才不呢!」穆青叹了一口气:「我曾经问过姐姐,将来她打算如何?我姐姐说她不打算嫁人了,她这一生就订一个亲,要嫁的儿郎只有他一个人。你都不知道姐姐这十多年来是怎么过的…」说着说着穆青的眼眶都红了,梅长苏的心里也感到微微的酸楚。
「哎呀!不说了。今天我来是要拿个东西给你。」穆青从袖里拿一个长盒,递给梅长苏。
「这是…」
梅长苏接下长盒,一打开是一只装裱过的手卷,一拉开纸轴,只有剌绣彩凤戏珠在周围,在边角有被火焚烧过的痕迹,里面没有写下任何的字迹。
「之前我跟你说过,姐姐想烧掉的东西,庚帖要用的纸。我当时从火中救回来的。」穆青用着严肃的神情看着梅长苏:「我想这东西就交给你了,你要怎么用是你的事,但是姐姐的心意你理当知道。」
「姐姐,就交给你了。」穆青行礼完,起身离开。
梅长苏看着穆青离去的背影,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展开手卷细细摩挲手卷上的剌绣,不知道在想什么,苏宅的众人只知道梅长苏看着手卷直到天黑,没有移动过,就连平时爱闹的蔺晨也驱赶众人离开,说着:「让他静一静吧,反正现下也没什么事了。何不让他静静思索一下。」
直到天暗以后,蔺晨持着药入房,梅长苏还是坐在位子上,手上拿着那一卷红纸,不知在思索什么。
蔺晨站在梅长苏的面前,开口说道:「你啊!你凡事就是想太多,在这件事上你又想得太少了。你若无意,就别收下这卷纸,如今你收下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蔺晨,我还能活多久?」

「我说过,你细心调养,什么事都别烦,我包管你能活过一年甚至更久,吃药。」蔺晨将药递给梅长苏,坐在身边说着。

梅长苏接过药,一口饮尽:「我真不知道这样下去是带累她,还是对她好。」

「药渣也喝下去,她在乎你带累他吗?她曾经说过她在乎你带累她这回事吗。」

梅长苏边摇着药碗说着:「是我觉得对不起她,我让她等了十多年,到现在我还没办法给她一个承诺。」
「早在十年前,我就跟你说过了,你如果想放了她,你就让她上美人榜,自然会有个好的人家娶她,或是找一个不错的人,安排到她的身边,这样就成了。你呢!想放又不敢放,一直说着希望有个有缘人来娶她,如今有缘人不就在你眼前了?」
「谁?」
「谁?不就是你吗?」蔺晨不停地搧着扇子说着:「你就放心去娶她,现下还有谁阻止得了你。」
「我会拖累她。」
「拖累,是谁拖累谁?是你们二个心甘情愿的,不甘谁的事。我看郡主这个人如果你死了,她也应该不会再嫁了。」
「她没有我,也会很好的。」
「放屁!」

「你说话可以文雅一点吗?」

「我哪里不文雅啦?」蔺晨合上扇子,卧在梅长苏身边说着:「我问过郡主,你若是死了,她要怎么办?」

「她说什么?」

「她说她不会嫁别人,要以林氏遗属的身份活下去,收养孩儿扶持家业。」

「不值得啊!」

「她觉得值了!她说你以前和她说过的,两个人在一起,不在乎时间多长,只要把握相处过的真心和时光,就好了。」

「那个傻丫头…。」梅长苏低下头低声说着:「那些话是哄着她的,她也信。」

「你就别想太多了。我看你这庚帖要怎么写,要怎么样替她安排才是正途吧!」蔺晨坐起身,从袖里掏出二封书信,放到梅长苏面前:「拿去,你上次叫我调查那二个孩子的家世,我帮你查好了。」

「自我上次说完也十日了,拖真久。」

「欸!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以为进掖幽庭的人好查吗?」蔺晨靠着火盆说:「那二个孩子我看过了,都是好苗子,大的是练武奇才,脑袋不错;小的让我带去琅琊阁当个几年学徒,一定是大有益助!」

「你想得太多了!」蔺晨起身,要走出房时,回头交代梅长苏:「你啊!早点睡,否则晏大夫又要生气了!」

「飞流,来陪蔺晨哥哥喝茶。」

「不要~」

「来啦!」

飞流和蔺晨的声音越拉越远,梅长苏一阵苦笑后,打开面前的二封书信,细思了许久。

不久梅长苏起身,展开桌上的信笺写起信来。

当信方成时,才展开红色的纸卷,一笔一字写下对霓凰最深的爱纞与期望。

 

「其实我能作的不多,只能给她一生岁月静好,就算我不在了,她也能平顺的过完一生。」

 

结果小青的这篇文,因为不怎么满意,所以又加入新情节。

因此又重发一次了!接下来另一个话痨代表,蔺晨又来了!

其实会让蔺晨登场是因为长苏有将近十多年的时间,和蔺晨相处。

蔺晨是最懂他的人,长苏心中在想什么,蔺晨大概都知道,因此当长苏困惑时,蔺晨是该出现开导他的人。

其实摘花制纸是設定於霓凰的少女时期热爱这些事物,当赤焰案发生,穆王爷死时,霓凰烧掉这些东西,也表示少女时期已经被赤焰案烧毁了。当遇见长苏,相认后又开始作这些东西,代表少女心又回来了,只是这次只对长苏一个人了。


言侯篇,是写到一半了,但是言侯的心理真不好抓,晚点先PO一半言侯的喃喃自语来给大家看。

近来更文有点慢,因为身体不怎么好,明天要进医院开刀,所以请各位再等等了。


评论(7)
热度(40)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