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海棠依舊--酒滿月影(下1)

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132895/  雨落长安

 

景琰接到霓凰入京的消息时,正在东宫与言侯、纪王和众朝臣商讨朝事与班师回朝的准备事宜,当列战英手持霓凰的信物入殿时,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
景琰看着手上的信物,只是一问:「怎么这么快?消息不是刚发出去?」
列战英回禀道:「说是霓凰郡主刚传讯,便启程回京,日夜兼程,才刚进京。」
景琰眼神黯然,手中紧握着刚拟好的旨意,久久才开口:「就先散了吧!明日再议。」
蔡荃与沈追只是互看了一眼,便率众朝臣行礼退下,只留下言侯与纪王爷还站在殿中,二人相视一眼,眼神便黯了下来。

「纪王叔、言侯,你们先退下吧!」景琰不断的摩擦着手上的旨意,站起身快步走出殿外「战英,备马,我要出宫一趟。」

「太子,这旨意?」纪王拦下景琰问道:「这二道旨意要如何宣旨。 ,还请太子定夺。」

景琰转头看着纪王,转头思索一会儿,说道:「第一道旨意,待小殊的棺椁到城门时,由言侯当任迎使宣旨;而第二道由我前往林府向霓凰郡主宣旨。」说完便匆匆离去。

 

当景琰到林府祠堂时,霓凰已经在祠堂内等候已久,霓凰身着斩衰服,头已盘成髻,用麻布包住,跪在林殊牌位前焚香,当景琰不让任何人通报,走入祠堂。

霓凰回头看着景琰,淡淡一笑:「殿下来了。」

景琰不知道要开口什么,只是低声叫着 :「霓凰郡主,你……」

「我等不了通知,便先回来了。」霓凰起身,走向景琰。

「今日霓凰以林氏遗属的身份,向殿下行礼了。」霓凰俯身行礼:「多谢殿下,纡尊降贵前来林府祭奠亡夫。林穆氏在此多谢殿下了…」
霓凰起身,让景琰走到林殊的牌位前,看着自己数日前亲手揭下红布的牌位,景琰哽咽了起来。
「我原本以为小殊这次会回来的,没想到…小殊…。」景琰红了眼眶轻拍着桌面:「我原本认为那位蔺晨能带他回来的。」
「其实我早就清楚,他回不来的。只是还是只能让他去了,因为这是他的期望,是他最想要的结局。身为他的妻子,我愿意接受。」霓凰平静的说着:「你是最懂他的人…。」

「即使懂得,要我怎么能接受…」景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霓凰:「我不能接受,他怎么可以那么轻易的放下我们,奔赴这样的结局,我们相认不过才短短数日而己…。」

「即使只有一日,我也很幸福。」霓凰含着笑的说着:「其实一开始他不愿意认我的,他怕拖累我,是我逼他认我的,直到最后他才愿意娶我的。他怕丢下我,也怕我会作傻事,这才答应的。说他聪明…」霓凰摇了摇头:「他其实很傻,兄长在十多年前能想通的道理,怎么现在就想不通了?」

「道理…?」

「两个人在一起,不在乎时间多长,只要把握相处过的真心和时光。这是他曾经告诉我的,那最后的十日足以让我回味一生了。」轻拂着林殊的牌位,霓凰笑了:「只要二个人相爱,即使只有一日就够了。一生一世曾经有过这样的爱情,也该满足了。」

「霓凰…」

「殿下今日前来,并非只是为了吊唁亡夫吧!」霓凰拭去眼角的泪水,回头看向景琰:「是有何事送来林府吗?」

「小殊的棺柩于三日后回京,妳…打算如何?」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虽说我是林氏遗属,但是在世人的认知中,林殊早死了,前往北境的人是梅长苏,不是林殊,若我以未亡人的身份迎灵会不会太惊世骇俗…」霓凰走向祠堂门口,手倚靠着门轻轻着说着:「我只想能送兄长 一程就够了。」

「霓凰…其实我们能商量的…」景琰走近霓凰轻声说道:「宫里的那位…我们向他要了二道旨意,第一道是承认梅长苏即为林殊的旨意;这第二道旨意,是你的旨意。」

「我的旨意?」霓凰跪下说道:「就请殿下降旨吧!」

景琰拿出揣在袖里已久的旨意,吸了口气宣旨:「 云南王之女,南境统帅穆霓凰,幼时与骁骑将军林殊缔结婚约,赤焰军一案,骁骑将军殒命。穆氏仍坚守婚约,不改其志,扶持幼弟,镇守南境十数载,威名远播。如今赤焰军冤昭雪,回复其官职。今应穆氏所请,与骁骑将军林殊完婚,延林氏香秋。」

宣完旨后,景琰感到一阵苦涩,旨意中寥寥数字,就想把这十数年来的煎熬给抹平了,赔上的岂只是七万英魂,还有无数人的青春和性命。看着面前的霓凰,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家伙真是…」

「多谢陛下恩旨,霓凰接旨。」霓凰接下了旨意,起身放在灵前:「多谢太子殿下的安排,想必兄长也能安心了。宫里的那位若是这样的旨意,能让他心安,就这样吧」

「霓凰…」

「太子殿下,请让我静一静吧!」霓凰抬起头看着景琰:「恕霓凰无法接待,林府上下还有许多事待安排与处理,还请太子殿下先回吧!」

当景琰离开林府祠堂时,只听见一个女子哭声从祠堂内传来,而自己却无力回头,因为早已失去了立场,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当你光明,我便消失…」

「景琰,别怕…」

 

当那人曾经说过的话在耳边不停地回荡着,如今的朝堂之路,只剩自己独行了,不再有人可以帮扶或是倾诉。

 

一想到这里景琰已泪流满面,走出林府时,夕阳将景琰的背景拉得极长,却只有一人的背影,不再有另一个人在旁或在后了。

 

 

其实本来预定要写回城的,结果霓凰和景琰暴走了!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住的诉说失去小殊的心情,其实一开始想阻止,但是最后想着由他们二个人去吧!

反正这段就是虐就对了。


评论(22)
热度(34)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