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海棠依旧-酒满月影(上)、(中)

回头检视发现有错字,所以重新整理重更

 

海棠依旧-酒满月影
本篇BGM 河图 海棠海满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85095/

 

「莫忘啊,姑娘, 七月十四…接他衣冠还乡...。」
霓凰站在草原上,哼着多年前曾经听闻过的曲子时,看着远方南楚的军帐,霓凰心中只是一阵苍凉,带着烟硝味的风不停的吹拂,提醒着自己理应专心战事之中,儿女情长理应放下,但…怎么会忘记呢?

 

『愿来世你我都生在平凡人家,可以平淡安稳的携手终老。』
『此生一诺,来生必践。』

 

临别的话语,还在脑海中回荡着,心早已不在南楚的战事上,而是飘到身在北境林殊的身边。
那时在廊下听见他和蔺晨的谈话时,就已明白十年之约是一个达不成的梦想,因为身为林家的儿郎胸怀家国,因此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忘生。而自己理当支持、理解的,不论是身为南境统帅、林氏遗属或是林殊的妻子,不论如何都是该接受,即使此生不会再相见,只能寄望来生,自己是该接受的,不该让他充满遗憾地走的,毕竟林殊想要的不是缠绵病榻的死去,而是马革里尸的结局

 

霓凰想起那年林府宴饮时,当歌姬吟唱着那首「海棠海满」的曲子时,一开始还是喧闹的场合,随着曲子的吟唱,在座武将的夫人越来越沉默,似乎是在细细的聆听着,也在思索着什么,直到最后那一句:「莫忘啊,姑娘,七月十四…接他衣冠还乡...…」。众人的眼眶中盈满了泪水,有些人已忍不住流下泪来。
穆王妃含着泪水看向晋阳长公主:「这首曲真是道尽我们武家女子的心情,但在此含泪绝非正途。」
此时晋阳长公主正起身来,朗声说道:「今日众人于此伤怀。但各位要记住,在夫君面前切莫如此,毕竟身为武家妻小,本就应作足心理准备,若能亲迎骨骸则是好事,若是无法…就算是衣冠归乡,也该道声喜悦。毕竟他是死在自己想要的结局上,而我们则应该扶持起家业,栽培英才,才是正途。倘若夫君身受冤屈,也应该…」话语未说完,霓凰便被刚出宫的林殊拉出门去玩赏梅,但前面一席话却烙于心中,久久不散。

 

数日后赤焰大军入城时,霓凰和林殊站在晋阳长公主的身旁,在林府门口等待着林燮回府 ,那时从巳时等待到午时,整整二个时辰,晋阳长公主未曾移动一步,只是望向通往宫城的道路,静静的等待着,直到一队军士策马缓步走来时,晋阳才露出笑容。
待那批军队停在府门口时,林帅翻身下马走向林府大门时,晋阳长公主福身行礼朗声说道:「恭迎元帅光荣回府。」林帅眼见晋阳行礼,快步扶起晋阳,两人相携走入林府,林殊拉着霓凰的手跟随在后。
此时「恭迎元帅光荣回府。」林府的家丁与侍女作揖、福身行礼,声响直上天际, 府内热闹不已。
这时林殊在耳边轻声说道:「日后我迎娶的娘子,一定要像我母亲一样,当我回府时在门口相迎。」
那年霓凰九岁,林殊十二岁,来年林殊入赤焰军,跟随林帅征战沙场。霓凰自从这日后,凡是身在京中,每当赤焰军班师回朝时,霓凰必定随晋阳长公主在林府门口相迎二人归来,直到十三年前时赤焰案事发时,林帅葬身梅岭,晋阳自刎在林府门口;林殊生死不明,而霓凰如晋阳所言,撑起家业,培养英才。

 

「元帅,北境来了消息。」老魏走近霓凰行礼说道:「京中也有消息传来。」

 

霓凰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营账之中。
一进到营账,穆青已在帐中等待,见到霓凰作揖行礼道:「长姐。」
霓凰示意穆青坐了下来,此次一战霓凰将军权移交给穆青,一方面让穆青逐渐熟悉军务,也让穆青现身于南楚面前,独当一面为一境主帅,另一方面是霓凰希望缷下军务,能够作自己想作的事,在这两相合计之后,穆青这次身为主帅,霓凰则身居幕后,拟定战略和指正穆青的缺失。穆青也不负所望的,日渐沉稳,展现出一境之主气势。
「北境的消息如何?」
「这是蔺阁主传来各地战况,臣弟刚刚看完,战况逐渐好转,看来最快于下月就可以逐步合谈。」穆青双手奉上蔺晨飞鸽传来的军情陈条,霓凰接过去扫过一 眼点点了头:「看来南境楚军需要尽早击退, 近日战略为何?」
「明日将出兵,将由公孙、司马二位参将率前锋军击退楚军左右前锋,臣弟则是直击中路军。务必将楚军击退至百里。另外我们安插入南楚朝中的钉子,近日与琅琊阁的所伪装的祭司合作,在朝中挑起嫡庶之争,想必南楚接下来恐怕从内部开始混乱了。」穆青幸灾乐祸的说道:「目前宇文暄想与我们合作,意欲和我们和谈,只要我们愿意支持他,便于十年内不会挑起战争。不知长姐意向如何?」
霓凰挑了眉,看向穆青:「你觉得宇文暄所说可靠吗? 」
「臣弟觉得不需此时介入南楚王权之争,不如此时保留中立。待必要时再出击较好。」
霓凰点了点头,同意穆青的作法。「京中的消息为何?」
「太子传来讯息,长姐所请的二道旨意,言候与纪王已经开始着手从舆论下手,逼迫陛下同意了。林府已整理完成了。目前京中一片安定,请长姐放心。」
霓凰放下心来,迟疑的询问着:「那蔺阁主还有消息传来吗? 」
「有的,关于姐夫的身体,蔺阁主有传讯来。」霓凰接过纸条,眉头皱了起来,叹了一口气。
「长姐,姐夫的身体是不是不乐观?」
「我早有心里准备了。只是…」霓凰起身在帐内踱步言道:「北境二个月内能平定,已是很好的情形。但是你姐夫的身体,并不是那么的乐观。」
「长姐要前往北境吗?」
「不,我另有要务要处理,眼下与南楚一战若能尽早平定,我要回京一趟。」

 

霓凰投身于军务,不知不觉已过一个月,除了指导穆青外,也计划着日后对敌南楚之策。
直到宫羽送林殊的遗书到营中时,霓凰才惊觉这一个月来未曾收到蔺晨传来有关于林殊的消息。
从宫羽手中接下书信时,霓凰的双手颤抖着,看着信封上书写着:「吾妹 霓凰亲启」
笔锋虽苍劲,但仍显虚浮,霓凰看着信封,竟感到一阵晕昡感,迟迟不敢打开书信。
「宗主,他一月前身体渐衰弱开始无法下榻行走,但仍坚持亲身处理军务与拟定北境方略,十日前宗主命我离开北境,将这封书信送给郡主…。」
霓凰听着宫羽边哭边说的话语,竟是无语以对,良久霓凰开口:「你退下吧!宫羽。在穆王府中休整数日,再返回北境吧。」
宫羽离开军帐后,霓凰展开书信细细读着,读到信未时,喉头一阵甘甜, 鲜血喷出口,晕了过去。
待醒来时已是夜晚,帐中烛火摇曳,军帐内空无一人 ,只有穆青一人坐在榻边处理着军务。
喉头仍然感到略为不适,霓凰强打起精神开了口:「小青…」
「长姐醒了」穆青听到声音冲到榻前,看着躺在榻上的霓凰:「长姐,我立刻去叫军医来看你。」
「不用了,我还好。」霓凰示意穆青扶起自已,开口说:「今日战况如何?」
「一切顺利。南楚大军已退至十里,和谈也在进行了。」
霓凰撑起身子,手放在额前说:「传讯给太子,我不日就要回京。」
「姐,我已经传讯给太子了!」穆青迟疑的说道:「二日后,京中有讯息传来,就可以启程了。」
霓凰撑起身子缓缓的开口:「等二日 …,就能回京了?」
「是。」穆青站起身整理着桌上的文书:「长姐好好静养身子,我先回主帐了。」
「还有军务待议的吗?」
「目前没有,老魏和公孙都会协助。长姐暂时不用担忧。」
「那就好。」霓凰躺回榻上淡淡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知道我现在该作什么。」翻过身子,静静的说道:「明天,明天就好了!」

 

夜里霓凰一个人穿着白衣,手拉着二匹马,刻意避开值夜的军士,往金陵的路走去。大营内没有任何声音,只剩下风声、自己的脚步声和马蹄声,霓凰将手上的行囊绑在马上,翻身上另一匹马,驰驱而去。
营账的暗处走出数个人影,为首的一人举起了手,后方出现一队马队,追着霓凰的身影而去。

穆青望着马队的背影,只是一叹,其实他早就清楚长姐会作出什么事了,只是不舍长姐就这样付出一生,也怨自己的不成熟,若能早日独当一面,就能够让长姐跟随姐夫去北境了,而如今…只能这样默默的支持他了。

当霓凰发现身后的马队,已是天明以后稍事停歇之时,为首的人是王府中最为倚重的老魏,禀告她是马队是由穆青所派,。霓凰擦去眼中的泪水,只是转身御马狂奔,终于在第三天清晨入京。

 

 

回京后的段落明天会更上,请大家再等一下了!
现在边工作边写文真的好忙啊!
忙到心都塞了!宝宝心好苦


评论(3)
热度(18)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