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14.离别的脚步近了,你是留还是不留呢?

這發展…究竟是…

這兩個人終於要在一起了…

人說一次不行就來二次吧!(欸)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12】【13】

为避免混淆,微信通信使用『』为符号,一般对话则是「 」

谭宗明进入赵启平家后,人物称呼则为谭阿明

 ----------------------------------------------------------------------------

「我要先道歉,对不起,阿明哥,是我利用了你…」

看着面前道歉的赵启平,谭阿明突然慌了起来:「怎么突然道歉?」

「阿明哥,我作错了事…」

「你作错了什么?」谭阿明激动的站了起来:「你没作错什么啊?」

「我利用了你,阿明哥。」赵启平用着那无比清澈的双眼看着谭阿明说:「我利用你去思念一个人,利用你去忘记一个人,但是我却没想到最后我爱上了你,所以阿明哥,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也爱你。」

赵启平低下的眼眸,闪烁着谭阿明看不到的光芒,继续说着:「我喜欢上一个我没办法接近的人,在和你认识前,我就认识他了,可是他不知道我爱他。」

他抬头来眼中泛着泪光:「你和那个人长得很像,很像,就像一个模子印出来一样。我一开始以为只要和你生活,我就会慢慢忘了他,但是我发现我没办法,看着你我就会想他。但是直到听到你要离开的消息,我才意识到我爱上你了。」

谭阿明坐了下来,他不知所措地看着赵启平:「我说启平你别哭,你又没作错什么?」

「错了,就是错了…」赵启平低声地述说着那一夜的相遇和对那人又怕又爱的情愫,说得谭阿明想坦白却又不敢说出真相,只能顺着他说着:「那人错过你才是最差的选择,是我的话…。」

「是你的话如何?」

「我就算错过也会想尽办法接近你,用尽任何方法也会接近你的。像我现在就是…」话还没说完,谭阿明看着面前的赵启平警觉性的闭上嘴,未完的话语,却引发赵启平的注意:「阿明哥,如果是你,会怎么作呢?」

「我……。」那一瞬间谭阿明说不出话,看着赵启平探究的眼神,他思索很久後坚定的说:「如果是我一定不会放手,用尽任何办法也要和你一起生活。」

谭阿明用着气音说:「我会用尽我所有办法与时间,让你爱上我,把你留在我身边,用尽所有办法宠溺你,宠到你舍不得离开我。」

隔着餐桌赵启平梨花带泪的笑着:「阿明哥,你成功了。我爱上你了…」

「启平…我…」

「阿明哥,你真的要走吗?留下来或我跟你走?」

谭阿明看着赵启平哀求的眼神,却在开口的那一刻迟疑,这幸福来得太快,如梦似幻似的,并不真切。

「阿明哥,你不答应吗?是你觉得我骗了你?」

「不是的…启平我…我其实有事要告诉你,但是听你这么说了,叫我该如何说呢?」

「阿明哥,你就说,我可以接受。」 

「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谭阿明叹了一口气,缓缓说出的话,令赵启平脸色变得惨白,他抬起头看着谭阿明,那个神色令他觉得陌生,也觉得难受,整理许久,他才开口:「所以阿明哥,你已经有喜欢的人是吗?」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该说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正在这不上不下时,表哥叫我来到这里。」

谭阿明看着脸色苍白的赵启平,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拒绝面前的意中人:「我真的很爱那个人,当然我知道我现在配不上他,我想变成更好的人,再出现在他面前。」

 

我想以谭宗明的样子和你见面,和你谈感情,而不是谭阿明的外表和样子。

 

「启平,对不起。是我错了。」

听到谭阿明说的话,赵启平扬起嘴角拿起刀叉,又放下来,看着谭阿明双眼,刻意回避的双眼中,明明就充满情感,却用着残忍的话语,拒绝了自己。

 

桌上的食物逐渐凉透,空调吹过二人之间,原本欢快的气氛变得沉重。

谭阿明低着头不敢面对赵启平,他听到赵启平开口:「所以阿明哥,你工作结束后,要去哪里呢?」

沙哑的嗓音带着绝望和寂寞,令谭阿明心头一纠,赵启平满脸泪水:「我只是想在你要走时,送你一程。」

「说好的租约只有三个月,表哥要我先在海市玩几天,所以我会先搬去表哥家住,再回山东。」

「这样也好!」赵启平点了点头:「你…东西可以留着没关系,想回来时再回来就好。」

二人沉默着,空气里的暗潮流动着不知是离愁还是那异样的情愫,赵启平突然起身想收拾桌面上的残局,却被谭阿明给阻止,只能坐在椅子上,看着他收拾着餐桌。

 这家伙还是想装多久?明明这就是最後的机会,坦白很难吗?

谭宗明手洗著碗边思考著,是否该坦白的问题,他看了看坐在餐桌前看著红酒的赵启平,心里百感交集。

说,还是不说,装还是不装?

赵启平看着谭阿明在厨房的身影,拿起桌上红酒,盘算一会,便一饮而尽,豪饮的后果,就是被酒呛到咽喉中,引发剧烈咳嗽,半真半假,就是引人入瓮。

当谭阿明出来查看时,赵启平早已咳到脸色苍白,谭阿明蹲在地上,双手托着赵启平的肩,担心的看着面前的人:「你还好吗?启平。」

听到语气里的紧张,和那关怀的眼神,令赵启平冷笑一下:「谭阿明,你这个骗子。」

「骗子?」

「事到如今,你还骗什么?」

「装…装…什么?」

「谭阿明,你还装得真彻底。」赵启平散发出淡淡的信息素,一脚踩在谭阿明的膝上,抬起那人的的脸庞,揭下眼镜,咬牙切齿地说:「谭宗明,你还想骗我多久?」

谭阿明被这措手不及吓住了,看着面前的赵启平敛起刚刚脆弱的伪装,倒像是张牙舞爪的狮子一般,瞪着自己:「启平…你在说什么?什么谭宗明?我不是?」

「你不是?那你来我家作什么?」赵启平瞇着眼,散发浓郁的信息素,直冲谭宗明的鼻腔。浓郁的可可香,明显的带着怒气包围住谭宗明。

「我…」谭宗明看着面前的赵启平慌了起来:「你说什么?我不是谭宗明,我是谭阿明。」

「是吗?亲爱的谭宗明先生,你不承认没关系,我们试试如何?」

赵启平双手一推,推倒谭宗明,他坐在谭宗明的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谭宗明还没反映过来,一个温暖的双唇贴住他的嘴唇,舌头企图撬开紧闭的双唇,当露出了一个缝隙后,像灵蛇般钻动,谭宗明的双手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到抱紧赵启平,散发出淡淡的酒香,应和着可可香的信息素。

 

「你为什么要接近我?」赵启平赵启平咬着谭宗明的嘴唇说着:「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这就是目的。」谭宗明吻住赵启平,翻身压住赵启平:「你是怎么发现的?我自认为我天衣无缝,连凌远都帮我不是?」

「你越装得天衣无缝,就越有问题。」赵启平的反唇相讥,还没说完话,就被谭宗明包覆在嘴里面:「你说,我那几晚的春梦是你作的吧!你到底要想要什么?」

谭宗明的手脱去赵启平身上的衣物,咬住赵启平的锁骨:「我要你这个人…」

 

评论(25)
热度(77)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