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13.要谈事情先吃饭 一切餐桌见

 結果本回告白還沒結束…一切都要吃肉解決

所以吃肉(吃餐桌上的飯…)啦!

結果你們二個人給我玩餐桌心理戰,

連告白都是這樣,累不累啊!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12】

为避免混淆,微信通信使用『』为符号,一般对话则是「 」

谭宗明进入赵启平家后,人物称呼则为谭阿明

 

 

「所以你觉得他想作什么?」

赵启平夹着手机,皱着眉拿出刚腌好的羊排放在盘子上里:「这点也太奇怪了,动机和目的是什么?我既无钱又无势,只有我孤身一个人不是吗?」

停了数秒后,赵启平吐嘈了一句:「这么迂回,他就不怕我跑掉?」

「熏然,我知道你和师哥互追时,用了许多套路,但是这套路也太老套了吧!又不是什么恋爱故事,搞什么套路。 」

赵启平随脚关上冰箱门,靠在流理台上,听着对方气急败坏的响应呵呵笑了起来:「好啦!你快去和师哥去吃饭。我先作饭去!」

「怎么可以作什么事,我只是要请谭阿明吃饭罢了。你叫师哥早点放他回来。作什么怎么可以让你知道,是…是…是…我怕你跑来吃光我煮的东西。所以你别来。」赵启平放下手机,专心的按摩羊排,他的手细细按遍羊排的各处肌肉,放入已烧红的平底锅里中,将四面封煎至金黄色,最后放入预热好的烤箱中等着羊排出炉。

 

当走出厨房时,赵启平看着客厅突然有种莫名的惆怅感,三个月前这个空间还只是赵启平一个人生活的空间,现在却有另一个人的气息,而这气息就快消逝了。

他看着客厅中随手放置的书籍、刚补完货的零食以及刚换上的沙发套,还有那放在一起并排的杯子,这个人不知何时已经完全融入他的生活之中,他无法想象这个人一但离开他的生活,会变得如何。

他从发现问题起,重新检视了这三个月的生活,突然发现这个人蚕食鲸吞,一步步的掌握他的生活,他的所有,谭宗明这个人究竟是想要什么?他化成谭阿明潜进自己的生活里,用尽各种方法宠溺着自己,几乎惯坏他了。

 

谭宗明…你该要我对你如何呢?

谭宗明坐自家房车,卡在晚高峰的车阵中,他看着手机里赵启平的讯息,想了想便传讯息给程皓:『我是该开口,还是不开?』

『开!给我认认真真的开。』程皓飞快的传了讯息过来:『你还要道歉你骗他的事,知道吗?』

『但是他知道一定会生气。』

『反正你要说就是了。』

『那如果他说他对谭阿明有意,是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作?』

『我想用谭宗明的样子向他告白,而不是谭阿明,所以谭阿明必须要拒绝他…』

讯息停了一会…程皓传了讯:『就这样吧!你试试…』

『哥们,我今晚有事不会回任何讯息,你再跟我说结果吧…』

 

谭宗明看着窗外,心里想着今天听到的事,赵启平在全院科室会议后,主动要求凌远留下谭阿明,却被凌远给一口回绝,赵启平仍锲而不舍用尽各种理由就是要留下谭阿明这个人。

当凌远告诉自己这回事时,谭宗明心中泛起莫名的酸意与不快,有种满腔的怒火想发泄出来,却又无力的感觉。

「没想到启平最后心动的人居然是谭阿明,而不是谭宗明。」凌远悠悠的说:「如果我是你会想一头撞死了。」

 

这一切都走错了。

 

谭宗明真有的种两眼一抹黑的感觉,没想到用尽心机的接近赵启平,甚至想尽办法住进他家,结果…赵启平居然爱上的人是谭阿明。

谭宗明想起一开始拟定计划时,安迪的反对和程皓所说过的话,真的都被他们给说中了,赵启平势必会混乱或是走错方向了。

他叹了一口气,感情似乎比企业经营还难,经营策略往往有千百种解决方法,但感情不是怕只有一种方式可以面对与处理,而是处理不了。
面对这件事看似棘手,却又简单,那就是用着谭宗明的身份走到赵启平的面前,只是在这之前他要先过今天这一关,用着谭阿明的身份告别赵启平,如何告别却思索不出任何办法。

 

当谭宗明回到家时,已经恢复成谭阿明的打扮与穿着,他站在家门口叹了一口气,在住在这里三个月的期间,第一次感觉到这门沉动到推不开,明明就不重的门,此时有如万钧般沉重。

在谭宗明的一生里少有如此紧张的场面,就连第一次向股东争取投资时也未曾如此紧张过。

正在那左右为难时,赵启平突然打开了家门:「阿明哥,回来了,怎么还在门外?」

「没事…我在想事情,又想透一下气,所以就站在门外在想事情,启平你今天在家如何?」

赵启平走在谭阿明前头,翻了翻白眼,心想着:『这家伙还装?』

也顺着谭阿明的询问回答说:「今天在家睡了一天,现在在作饭呢!」

「不是说好了,我作就行了,你何必作饭呢?」

「就是想作饭嘛!难得有空,而且一直给你帮忙也说不过去,总要重拾生活的。」

赵启平没看到谭阿明听到这句话时黯然的神情,自顾自的说:「而且阿明哥,你要回去了不是?总是要让你尝尝我亲手作的手艺,否则这样怎么让你愿意再回来呢?」

「我怎么不会回来?」

「你回山东,路遥山高的,怎么会想起我呢?」那一个回眸极度哀怨的眼神,他听到谭阿明倒抽了一口气,转过身的脸庞露出一抹的淺笑:「自然要留一点念想让你能想起我了。」

谭阿明别开赵启平的眼神:「你说你今天要跟我说什么啊?还请师哥让我早点回来?」

「边吃边说吧!我烤了羊排,虽然不比你作的有餐厅水平,但也是我的自信之作了。」

赵启平看著坐在桌前的谭阿明,示意谭阿明尝尝。

放在桌上的羊排,烤得鲜嫰欲滴,香料经过烘烤的香气扑鼻而来,谭阿明要拿起刀叉切开羊排时,却被赵启平给阻止。

他错愕的看着赵启平,只见赵启平缓缓一笑:「有关骨头的事,我最擅长不是?交给我来吧。」

谭阿明看着赵启平肢解了羊排,赵启平若无其事的说:「阿明哥,我觉得你还真厉害,直到我今天才知道,我厨房里的香料可不够调味,怎么试也试不出你作出来的香气,我还以为是烤箱的问题,但是又不像,分明是同一个烤箱、调味料,还是这厨子不一样呢?」

「说什么呢?每个人作的菜都有不同,所谓一个人一个味。」

「我记得熏然曾经说过,他可觉得你不会作菜,说真的在熏然面前有谁会比师哥会作菜啊!」

「呵呵!也是…。」谭阿明听着赵启平的意有所指,呵呵笑了一声,心里隐隐惴测着赵启平今天所说的话意有所指是为何,但是又抓不准赵启平的心理,只能顺着赵启平的话说下去:「以前在山东时,住在家里和爹妈学了几招。你喜欢我可以把方子留下来。」

「不用了,如果不是你作的菜,再作也不是这个味啊!各家都有私房方子,我瞧我还是别拿了吧!不过阿明哥,我看你这样子,让我猜这些菜不是你作的?」

谭阿明呵呵笑了一声,看着明显和平常不同的赵启平,却说不出有什么奇怪之处,充满意有所指的话语,也许是自己作贼心虚,但是却又有种赵启平知道什么的感觉,思考了许久,谭阿明开了口:「我说启平,你今天是想和我说什么?」

赵启平突然敛起了神情,正坐了起来,他直视谭阿明,吸了一口气:「我要先道歉,对不起,阿明哥,是我利用了你…」

 

评论(27)
热度(68)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