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12 当开始疑心时,任何的事情都成了探案线索。

终于要到结尾了!就快可以吃肉了!

接下来快到大肉时刻了!(欸)

不过是该告白了吗?

本集配乐: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23696/

至於為什麼,嘿嘿!看了就知道…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当赵启平写下新一代病历系统倒数第二张的测试报告时,他突然出了神,发现这令他百感交集的三个月就快结束了。

从凌远更新病历系统时,为避免干扰各科室的日常运作,从各科室里选了数字医师作为测试对象并且接受教育训练,于科室会议时教导给同仁们,而科室的领导或是预备领导更是学习的重点。

「上行下效」凌远这样说的,但在其他被指派学习的医师眼中是增加业务量,就算有特殊业务加给,也是抱怨连连。

就连赵启平一开始也曾有这样的怨言。但在实际上线操作,上了几次教育课程后,赵启平开始了解这项变革的好处,尤其是不用等太久超音波与检查结果,在系统上也可以查阅得到,让看诊变得迅速又确实。

赵启平第一次使用还感叹这套系统真的把看诊变得容易了,也纠了几次错了后,终于测试到了尾声。

 

「已经快三个月啊…」

当赵启平将测试结果总结递出给资讯人员后,突然想到平常来的好像不是面前这个人:「今天怎么是你来而不是谭阿明来?」

面前的人接过纸张,随口回了赵启平:「谭总他…今天没来…,不不不,谭阿明他今天没来…,听说是去开会了。」说完神情明显的慌张,明显意识有说错了什么话,他想匆匆回避,正想出去时,又被赵启平抓住细细盘问:「开会…开什么会?是去你们公司吗?你们的总公司在上海?」

「嗯…不是本来就在上海吗?我们公司可没换过地方。」

「那谭阿明不是原本住在山东吗?」

「什么山东,明明就是上海别墅区,我说小赵医生你别开玩笑了,那谭阿明不简单啊!」话才刚说完,那资讯人员便摀了嘴,趁赵启平还没反应过来,手脚麻利的离开了诊间。

 

才离开诊间,资讯人员靠在门上吐了一大口气:「天啊!说出来了还不被谭总扒了皮。佛祖、耶稣、阿拉!可别被别人听见啊!我还要我这小资饭碗啊!」

正在求神拜佛之际,一个带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还知道你说错话了,放心谭总还不在医院,管好你的嘴。」

看着凌远眼神凌利的出现在眼前,信息人员委屈的说:「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叫我来上班,帮你们处理事情,你们居然趁机追人…」

「什么追人…只是谭总而己。而我早就追到了。」

 

凌远拍了拍那人的肩说:「回去整理整理最后的报表,明天的会议由你报告,新系统于会议结束后全院上线,你还有得忙了。」说完就要回到办公室。

只见那资讯人员嘴里碎念着:「长那张脸的都是扒皮鬼,还是个邪恶资本家!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在抗战时期八成个是汉奸!」

手里举了拳头作势向凌远的背影打去,却被凌远一个回头给吓住:「你这件事好好干!办成了,第一医院是不会亏待你,但是如果你有小心思的话…」

「怎么样?」

「打断你的腿…」

「你医生怎么可以恐吓人啊!」

「我就可以!」

「我要叫警察!」

「你叫啊!警察也是我的人…」

 

赵启平带着疑惑的神情坐在办公桌面前,想着刚刚资讯人员所说的话,反复念着关键词:「上海资讯公司、山东、谭总、上海别墅区、」

明明是在医疗尖峰期,诊间外大排长龙,赵启平却顾不得护士的催促,在空白纸上写着这几个关键词,好像有什么断片正在串联中一样,他回忆着刚刚说话的内容,起了疑惑:「奇怪谭阿明早上不是才载我来上班?他也没说他要出差什么之类的,只说要改BUG,午餐就不找我一起吃了,不在医院,那他人是去哪了?」

 

行踪诡异

 

赵启平写下这几个字后,用笔敲了敲纸上的纪录,把纸收进抽屉里和谭宗明的调查纪录夹在一起,继续看诊。

他虽然专心看诊,脑中的一块仍持续在运转着,好像有个什么没有被触及,又好像忽略了什么,一切彷佛在云雾之中,却又好像看清了什么。

直到赵启平忙里偷闲里滑开了手机,看着朋友圈里的讯息,眼睛突然放大,是安迪发了张远照,上面写着:「大佬 办公室,今天是开会日」。

照片里是办公室开会的影像,坐在会议桌的中间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聆听报告,谭宗明戴着粗黑框的眼镜,穿着西装笔挺的和平常所见不同的书卷味,样子难得有型起来…。

 

等等…什么平常所见不同、什么有型?

 

赵启平突然捉捕到奇怪的思绪,他怎么会把面前的谭宗明想成是谭阿明呢?就算这两个人再像…再像…等等…谭宗明像谭阿明,只差了眼镜和发型?

 

他走到镜子面前随手撩起几乎不存在的浏海,对比了一下,笑了笑。想说怎么可能,再拿出刚刚随手写的笔记和谭宗明的调查纪录,摊开对比了起来。李熏然给的调查纪录之详尽,只差没有生辰八字外,该有的基本上都有了,赵启平优先翻到盛煊集团旗下公司,对比了一开始取得的名片,谭阿明任职的公司,是在盛煊旗下;而住处虽然没有写明路名与方位,但仍写是知名别墅区。

 

住处、公司都吻合,最重要的是,在这上海业界里能叫谭总的该没几个人吧…

 

赵启平心里的迷雾好像有要散开的驱势,却又被另一层给罩住,虽然猜到是他,但是动机呢?

 

他为什么要这么作?难道是觊觎我的美色,还是那一夜的滋味…



名侦探也有破不了的谜题,更何况是赵启平受美色所诱…,


评论(14)
热度(76)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