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11 那一夜的快感影响了我的思维还是…口味?

譚阿明又來了!

突然發現一開始說好走肉的文…怎麼開始走心了!

谭宗明和赵启平你们是要不要开口啦!>”<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 【2】 【3】 【4】 【5】 【6】 【7】 【8】

【9】【10】

 

11 那一夜的快感影响了我的思维还是…口味?

 

「总之那一夜后。我就不再想去猎艳了!」赵启平把酒杯放在桌上说:「吃过一次重口味的,就不想去吃快餐了!」

李熏然看着赵启平说:「难怪我想说你什么时候开始,不太进酒吧!规规矩矩的,就像是看破红尘一样。」

「你碰到一次好的,就不会想再碰其他人了…」赵启平用着迷离的双眼说:「你碰到了我家师哥,还想再和别人交往吗?」

「怎么会…我才不想和其他人交往…这一生遇上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就够了。」

「我也是…」赵启平放下酒杯,吃了一口菜说:「有时我也觉得神奇,明明就只是一夜,他几乎犯了我所有的禁忌,从性别到身份都是我不想要的,但是这个人却对我胃口。」

「我和凌远一直好奇说你不喜欢有钱人,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对于ALPHA呢?」

「自由…」赵启平喝了一口酒说:「你知道吗?我在国内看过许多同性的朋友,谈过恋爱,听过很多故事,觉得在这个国度里我们没有办法自由,注定会被传统所束缚,当我远度重洋到美国后,却发现这些观念没办法改变太多。我不想被视为附属品,也不想被抛弃,所以宁可不要谈感情,也不要被标记就不会有这些苦痛,不付出就不会痛。」

「那你还这么爱玩?」

「玩了,才不会被人视为孤高,人是要学着自污的…」赵启平轻笑了一声说:「如果我认真了,我就会执着在这个人身上,然后离不开这个人,最后被抛弃或痛了 ,谁来救我。」

「凌远说,你变了是到美国留学之后,你是发生了什么事?」

「每个人都有故事的,有些事说了可以释怀,有些说了也无法释怀…」赵启平带着有故事的笑容说:「熏然,你知道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幸运,能一次就遇上好的人,能一次就遇上对的人,有时游戏花丛间,是不想让自己那么寂寞,那么的无助。」

 

赵启平闭上眼,轻轻哼起歌来,李熏然听着突然出神了,他能感受到赵启平内心的孤寂和无助,拍着赵启平的背,一语不发。

 

早知道是这样 像梦一场 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我能原谅 你的荒唐 荒唐的是我没有办法遗忘

早知道是这样 如梦一场 我又何必把泪都锁在自己的眼眶

让你去疯 让你去狂 让你在没有我的地方坚强

让我在没有你的地方疗伤

 

赵启平反复地哼着这首歌,李熏然看着赵启平流露出难得的脆弱与茫然,他有股冲动想说出真相,却又说不出口。

「启平…你知道谭阿明其实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启平截住了,赵启平拍了拍李熏然的手说:「你和凌远的好意,我知道,只是就算是再像也不是他…」看向远方说:「阿明待我好,我知道。偏偏他对我越好,我就觉得我越卑劣,那只不过是利用他而己,利用他的长相和好心。」

「谭阿明可没有这么想…」

「你不是他,你怎么会知道呢?」赵启平冷笑,将桌上的酒干尽:「我知道他这个人他要想什么,就一开始我就知道了。但是我不想屈就…三个月就要到了,当他离开了,这一切就结束了。」

「但是… 」

「熏然,我以为你懂我的…你帮我要了谭宗明的资料时,我以为你明白我…,我想要他,但是又不敢要…我没有你那么有勇气,一次一次突破凌远的心防,一次一次进入他的心里。」

李熏然看着他的神情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明白赵启平的心理,却又觉得不舍,许久他开了口:「如果谭宗明真的来到你身边,想和你交往呢?」

「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会答应的…」赵启平醉倒在桌上,在醉倒前他对李熏然说了一句话:「我真羡慕你,熏然…,师哥是真心爱你…」

 

李熏然看着醉倒在桌上的启平,不知过了多久,凌远和谭宗明一起走了过来,二人刚讨论完公事不久,接到消息就赶了过来。

谭宗明轻轻拍了赵启平的脸庞,轻声的叫着他:「启平…启平…」

赵启平只是张着迷茫的双眼说:「阿明哥…我喝多了。」双手巴在谭宗明的肩上胡笑着:「我们回家…」

「好好好…我们回家。」谭宗明带着宠溺的笑容,托着赵启平的身体,向凌远打了招呼便向外走去。

熏然看着二人的背影,觉得契合却又有些许的寂寞。

 

路上的建筑物向后退着,车子乘着夜色,载着二人回家。

凌远瞄着熏然,右手拍了熏然的手说:「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们相爱还真是不容易…」

「怎么了?」

「今天和启平吃饭觉得有种难过吧。明明就是二个人坦白的事,却坦白不了。」熏然看着凌远,手指摩挲着充满刀茧手指说:「我从来都不知道启平是有故事的人…」

「谁没有故事呢?」凌远虽然专心开车,右手却紧握着李熏然的左手,回应着熏然的话和手:「你我都有过去的…」

「我知道…」

「你和我很幸运的是,我们愿意坦承。」

「是啊…」

「至少我们愿意坦承,所以我们拥有了彼此,我们是相爱的…熏然。」

「是的…我们相爱着。」

 

谭宗明坐在自己的房车上,赵启平躺在自己的膝上,他用着手指描绘着赵启平的脸、有棱有角的眉毛,平时闪烁着灵光的双眼、英挺的鼻子,

这不知道是第几次,他这样看着赵启平沉睡的神情,只是静静的看着,都会感到幸福,但是对于这个人想说的话,却永远说不出口,爱那一个字怎么会那么的难说。

 

是我一开始不坦承造成的吗?还是一开始就直接走向你,告诉你我是谭宗明就好了

「启平…如果有一天当我告诉你,我是谭宗明…你会答应我吗?」

轻轻用鼻子擦过赵启平的鼻子,轻轻的一吻,当探进他的唇里,似乎可以闻到那股淡淡的酒香。谭宗明吻得缠绵,却又压抑,忍不住释放出信息素的气味,闻到气味的赵启平呻吟了一声,转身抱住谭宗明的腰,蹭了蹭谭宗明,安心的笑了,看着那沉睡的神情,让谭宗明笑了起来。

 

「我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拥有你呢?」谭宗明内心的疑问化为无声的叹息,他摸着赵启平的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叹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才可以和你一起共享这片夜景,拥抱着你,亲吻着你度过每一日?

 

当谭宗明把赵启平抱回床上时,赵启平仍酒醉不醒,谭宗明轻轻的吻上赵启平的额头:「晚安了,启平。」

正想离开房间时,赵启平突然发出了声音:「谭宗明…」

谭宗明回过头去看到赵启平从床上爬起,里着被子,醉意蒙眬地看着自己:「谭宗明…我知道你的秘密,所以你要坦白吗?」

「我…」谭宗明看着赵启平讶异的说不出话来,眼前的人格格一笑,靠近了自己。

「所以谭宗明…你要不要坦白了?」

才质问完谭宗明就倒在他的怀里,谭宗明原以为赵启平还要说什么,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等了许久后,他才轻声唤赵启平。只见赵启平一动也不动地,靠在谭宗明的身上睡着了,谭宗明小心翼翼地抱赵启平回到了床上,飞也似的离开房间。

他贴着赵启平的房间口,呼出长长一口气,轻轻打开门,看着赵启平的身影,留恋不已,眼角却充满了忧心。

 

你真的愿意接受我的坦白吗?启平?

 

 

 

呃…不要问我赵启平的前任是谁?

在正篇或是番外,我都没有让他出场的打算,其实一想到出来会被凌远、熏然、谭宗明三人联打,就没有出来的信心了!

前任没有意义真的…因为有了前任反而是狗血剧了!

我可是要走小清新的…我才不要狗血剧。


评论(13)
热度(75)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