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10 恋爱先生的六度分隔理论

呃…各位好,隔了很久,終於又發文了!

希望你們不要忘了我啊啊!

最近石墨車易翻,請小心防範…


那麼不多說,我們就開始吧!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 【2】 【3】 【4】 【5】 【6】 【7】 【8】

【9】


10 恋爱先生的六度分隔理论

「所以这就是你爱上他的理由?」程皓听完谭宗明的故事后,在电话另一头问:「你不知道他的过去、工作、职业,只是因为一个晚上的露水相逢,爱上了他?」

「什么露水相逢,是命中注定。」

程皓听着谭宗明的反驳,忙着翻阅着病历,边写批注边说:「那你怎么查出他的身份的?」

谭宗明顿了一顿 :「我在朋友圈里找到他的。」

 

那一夜缠绵过后,令谭宗明念念不忘,在他的生命历程里未曾有过这么令他喜爱的人,尝过那蚀骨的快感后,一切就索然无味,他心心念念就是这个妖精,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寻找。

这样想找却遍寻不着的感觉,令谭宗明觉得焦燥不安,就连工作上也受到影响。第一个感受到的变化的是安迪,谭宗明近日对于工作以外的见面或是用餐,明显不是很在意,甚至也减少外出的次数。在工作上虽然没有大规模的影响,但是明显可以感受到盛煊最近的工作气氛紧绷许多,工作上总有大批的文件被退回,开会总被谭宗明各种理由中止会议择日重新召开,虽然多数是员工的疏失,但谭宗明情绪化的处理方式,让安迪想要找一天和他谈谈,却没有什么机会,谭宗明总有不同的理由与行程回绝安迪的要求,直到有一天她接到谭宗明的来电,他的声音明显沙哑,可以感受到情绪的紧绷:「安迪,你认识赵启平吗?」

 

「朋友圈,我在安迪的朋友圈里找到了他,虽然是背影和支字片語,我还是认出他了,透过安迪我才知道他转职到第一分院,是凌远的学弟。」谭宗明的声音明显的颤抖:「这是缘份,这是注定好的缘份。」

程皓沉默了许久,淡淡说了一句:「六度分隔理论。」

「六度分隔理论?」

「这是在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在1967年曾经作过一个实验,他用连锁信的方式,尝试证明平均只需要6步就可以联系任何两个互不相识的人。这个理论不是指说人与人之间的联系都必须经过六步才能达到,而是表达了任两位不相干的人,通过一定的联系方式,能产生必然的联系或关系。随着联系方式和联系能力的不同,实现个人期望的机遇将产生明显的区别。」程皓阖上病历,靠在办公椅说着:「这理论也常用在所谓的商业业务与保险上。你要说这是缘份没错,但是透过这样的巧合,可以作出一些串联与作为的,只是你怎么会走上这奇怪的方式啊!」

谭宗明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出:「事情是这样的…。」

 ----------

看到安迪的朋友圈里出现赵启平照片,谭宗明眼睛为之一亮。

再细读安迪动态的响应,虽然寥寥数字,但是他少数拥有赵启平的讯息,字里行间总带着幽默风趣,却没有办法看见他的页面,令他总是心头一痒,也觉得安迪认可的人总是不错的,于是利用上班时间找了安迪来聊聊。

虽然觉得机不可失,但是看到安迪的表情时,还是不由得心虚了起来,他对安迪就像对女儿一样,今天突然探问她身边的人时,有种在作了坏事的感觉。

安迪一向相信谭宗明对感情是理智的,但是现在也不那么肯定了,她听着谭宗明说着那一夜发生的事,最后只有一句:「你可以告诉我,他的消息吗?」

其实依谭宗明的身份与地位,他大可直接派人调查,而不是这样的处理方式,但谭宗明说了一句:「你知道整个海市有多少个赵启平吗?我要的就是那一夜的赵启平。」

安迪一听就明白了,一整个海市有二千万以上的人口,而叫赵启平的人没有成千也有上万,偏偏只有这个赵启平入了谭宗明的眼,再调查其他人只是浪费时间。

谭宗明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安迪欲言又止,他多想叫安迪直接把赵启平带到自己面前,但是在看到安迪那一刻他又改变了想法,这个人他想要好好的了解他,甚至和他相伴,因此用钱、权逼他都不成,他要的是这个人,就是身体、心灵他都要。」

 

历来真情难寻,谭宗明很清楚这个道理,要这个人至少要清楚的掌握他的背景,就像他历来的收购案一样,有根有据,最好出手就一次中的,就要他离不开。

 

安迪想了想就说:「赵启平,他目前任职第六医院,是个骨科医师,不过…你要用第六医院的渠道,我建议免了。」

看着安迪的神情,谭宗明蒙了,安迪一笑说:「他因为某种原因,决定转职到第一医院,而第一医院的院长你也熟,所以不需要建立新的管道了,不过一件事要提醒你,赵启平不喜爱爆发户,有钱人他多数都讨厌。还有件事…这人爱玩是爱玩,但是他讨厌alpha,交往的对象只是BETA。」

谭宗明听到这里,突然坐直了起来:「但那一晚…」

「该说是他讨厌被人掌控的感觉,你知道OMEGA被标记后,怎么离开那标记他的ALPHA呢? 他喜好自由,或是他讨厌被掌控的感觉,所以他不肯被标记,而避免标记最好的方式,就是别和ALPHA交往。」安迪耸耸肩说:「你想和他认识也成,但你想长久,就要仔细考虑他接受不接受。」

 --------

「事情就是这样子…」

程皓叹了一口气:「看来你是认真的吧…」

「如果不是认真的,我怎么会拜托你呢?」谭宗明苦笑了一下说:「如果不是认真的,我何必作成这样子,要你出手相助。」

「只是你用这个方式,是何苦呢?」

「因为…」电话另一头谭宗明苦笑了一下:「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近他,而且我想过了,与其让他因为我的身份从一开始产生排拒感,倒不如我先伪装接近他,有了感情还比较容易。」

「只是我有个问题…」

「没有…那一夜我没有,你该懂我的习惯的,我有冲动,但…他不一样。」

程皓隔着电话另一头说:「谁知道你的习惯呢?我也不想知道,不过听你这么说下来,那人确实不好追求,不但不好追求,甚至和你是不同世界的人,你想好怎么克服吗?」

谭宗明沉默了许久:「我从来没想过,我只是想要这个人而己。」

程皓停了会儿说:「对了!有关于后续的事…其实我因为距离远也没办法提什么建议,也没办法为你作什么,所以我就不出手了!」

「程先生,您不是恋爱顾问吗?」

「恋爱顾问也要有办法才能动作啊!谭总,咱们关系就到这了,能作什么不能作什么我想你也清楚,小的就不代劳啦!」

「程先生,你不出手,我要怎么办?」

「你也不想想我这样听你说,也是一项工作啊!但是我又不能作什么,收这钱我良心不安啊,谭总,我工作来了,先忙了。」

 

当程皓工作结束,在办公室吃着精致餐盒时,冷不防的打开微信,看着谭宗明的信息栏正亮着,他习惯性的点开,却看到一笔巨额资金红包,在屏幕上弹跳着。

程皓反复数了一数:「妈妈啊!这直逼我以前一个案子的收入,不!是十笔以上。」

程皓颤抖的手指,点开谭宗明的电话,一接起来,就听到谭宗明直爽的声音说:「程先生,这是我预估酬金费用,以事前支付的方式给你,事成后还有后谢,你瞧瞧这够吗?」

「谭总…小的不是用朋友的方式提出咨询服务吗?这钱?」

「你始终没提供价码的事,但是我想了想,在我们公司一但向人咨询就會支付费用,所以我请人算了算,就打给你这些金额了,怎么?不够吗?」

「不…不…不…谭总,人说无功不受禄,你这样可是折煞小的了。」

「程先生,我要感谢你,谢谢你让我和你对谈,可想清楚了不少事,接下来你也采一样方式就好了。」

 

程皓脑袋一片空白,看着眼前的餐盒没有吃下口,他心想:「这些有钱人的脑子是有洞吗?」

 

程皓想了想突然问了一句:「不过谭总,你这金额可是超过限制金额,你怎么能打过来?」

「没事,我和马化腾熟,这只不过一句话的事。」

 

去你的资本主义!




评论(9)
热度(80)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