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9人说趁人之危就是不对,但是对方都主动了不吃可惜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 【2】 【3】 【4】 【5】 【6】 【7】 【8】


谭宗明刚走到酒吧门口,靠着门边的柱子和安迪说着电话,听见擦身而过的两人说:

「你今天发情期?」

「是啊!反正ALPHA进夜店,又没什么大不了。」

「但不是规定不能?」

「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能知道,谁看得出来。今天发情了还可以勾一个漂亮的OMEGA回家呢!」

「啧啧!你玩完就丢啊!」

「反正又不用负责!」二人讪笑着步入酒吧里。

 

谭宗明听着二人的对话,心里升起不好的感觉,他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妥,却又说不上来。

安迪正想结束通话时,却听到电话另一头一声「卧槽!」

电话断了线一整夜,当谭宗明再联络安迪时,却是向他打探一个人。

 

酒吧内舞池里不知何时聚集着成群的ALPHA,以往有地域独占观念的他们在此时聚集在一起,他们不怀好意的看着坐在附近的OMEGA们,从其中一人开始,ALPHA的信息素突然爆发,霎时间侵略了酒吧里所有地方。

 

无名原本坐在吧台边啜饮着酒,当信息素爆开时,心里一声卧槽 ,还没来得反应,身体自然作出反应,没辨法分辨身边的人事物,想移动身体却又无法动弹,他感觉到下身逐渐润湿,开始进入发情状态。

 

动啊!赵启平。

 

他心里吶喊着 ,但是身体连一点反应也没有,赵启平气极的捏了他的腿,想着今天所服用的抑制剂可一点用也没有。

 

发情中的ALPHA,就可以倚靠着气味来搜寻OMEGA,也可以使用信息素来引诱OMEGA,露出原始的天性,去服从ALPHA。OMEGA一但接收到发情的信息素,就进入准发情期,全身无法动弹,等着ALPHA的搜补与标记,随着等待的时间越长,也开始进入发情状态。虽然可以透过抑制剂来压制,但面对大量且存心不良的信息素时,这些防范形同虚设。

 

赵启平挣扎着起来,拿起手边的纸巾盖住口鼻,想逃离这个空间,纸巾上的淡淡的信息素,令他有种安心的感觉,但是却又一种莫名绝望感,他能逃到哪里去呢?谁能庇护他?

 

正在左思右想之际,他被人拉住了。

 

赵启平还没有得及尖叫,就使人拉入怀中,那人身体颤抖着,发出令人安心的信息素,用着低哑的声音说:「你没事吧…」

 

当谭宗明冲进来时,整间酒吧内满是信息素的气味,他看到在场的omega们都受到影响,有伴的紧靠在自己朋友的身上,有的无力躺在沙发上,满脸通红;勉强维持住神智的人就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想离开这个地方,却因进入准发情期,而无法作出任何动作 。

他第一直觉得反应是寻找着刚才在一起喝酒的人,那个风情万种,勾人于无形的人。当他看到无名时,他正摀着口鼻,扶着吧台想往外走去,神情已经没有方才的妩媚、挑逗,只有被信息素挑动失去控制的恐惧和厌恶。

 

谭宗明拉住了他,把他拥入怀中。

 

当赵启平被人拉住时,他是惊恐的,那人紧抱住他,那令人安心的胸怀靠着自己,他才放松了下来。

当那人用着气声在自己耳边轻声说:「你信我吗?」

他在那人怀里轻轻点头,闻到阵阵威士忌的酒香,那酒似乎比方才的酒还香,还浓醇许多。

 

当谭宗明抱住无名时,轻抚着那逐渐升高的体温,看着那已被染红的耳朵,他看着舞池内正被驱赶,还在四处猎艳的ALPHA,谭宗明散发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包覆住怀里的人,他焦急地说:「无名…我不是趁人之危,你可以说你的真名吗?」

怀里的人用着迷茫的眼神看着自己,谭宗明说:「我想叫你的真名,你会比较清醒,你可以让我叫你的名字吗?」

 

才说完谭宗明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这种趁人之危问人真名的方式,会不会太烂。

 

听完谭宗明的解释后,那人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不知过了许久,那人磁性的嗓音回答了他:「赵启平。」

谭宗明咀嚼这个名字,开口叫了几声,赵启平像是明白谭宗明企图般轻声回应着,二人紧紧靠着,用着信息素隔绝了屏避了所有的带着试探与攻击,只有二人互相依偎着。

不知过了多久,酒吧内的空调恢复正常运转,令人难受的气味逐渐散去。酒吧里恢复了平静,谭宗明才慢慢地敛去身上的信息素,但仍紧抱着赵启平不放。

赵启平想推开谭宗明,却被那人紧紧抱紧,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恢复了神智,紧张地确认再三后,才放开手说:「你恢复了就好,下次别这样子就跑来夜店,即使规矩上接近发情期的ALPHA不准进入夜店,但是你仍没办法保证今天进入夜店的ALPHA没有发情的,下次注意一点。」

谭宗明整理着赵启平乱掉的头发说:「下次至少结伴前来吧!别再这样来了,出了事可没有人能救你……。」

话还没有话完,他感觉到一个柔软的嘴唇止住他的言语,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正与他四目相交,舌头勾住了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赵启平吻了他,那一瞬间可可的香气逸散在谭宗明的鼻前,谭宗明感觉到一阵热血冲往下身,他想把面前的人拆吃落腹,最好不再放开。

谭宗明听见赵启平在耳边轻声说:「今夜,你要带我去哪里?」

这一声,让谭宗明感觉到他硬了。


吃嗎?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的睡颜,那清纯却又放荡的脸庞,紧抱住他的身体,伴着那他渴求以久的温暖,陷入了沉睡。

 

隔天清晨醒来时,谭宗明未着一缕,原本在睡前抱紧的人却消失在怀里,散落在地板上的衣物,消失了一部分。

昨夜的颈项缠绵,就像是梦一般。谭宗明叹了一口气,心里有种失落感,这人…还是走了,就像是梦一样,消失了也不带一点痕迹。

 

谭宗明环顾了四周时,却在床头上看到那一张纸:「昨夜谢了。」

寥寥几字,却带许多的涵意。

谭宗明闻到纸上带着信息素的香气,令他想起昨夜的回忆,那身影他非得拥有不可。

 

                                                                                                          tbc

這肉寫到我快腎虧!

大家喜歡嗎?

這次沒標記成,代表是…(嘿嘿嘿)


评论(12)
热度(92)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