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榮霖】糖花

【喜大普奔慶同框,白色情人節發糖~聯文】

同框大發糖啦!

 @奔跑的蓝汐 串聯起的聯絡,打了雞血的我,連寫了三種榮霖啊!

聯文由此去~~
【楼诚】   @阿橘.P 
【庄季】   @虎郎  
【杜方】   @奔跑的蓝汐 
【谭赵】   @浔茶w 
【蔺靖】   @党的女儿 
【凌李】   @强摘的果实不甜  
【谭陈】   @简歌   
【程赵】   @深海嗚嗚嗚 


裡設

糖畫花類似糖畫一樣的東西,只是專門塑形雕花,會有不同口味。

如果可以能試作看看就好了!QQ

 

那我們一起吃糖吧!


榮石曾經以為一霖挑食,什麼也不吃,才會如此削瘦,問起一霖時,他卻輕聲地說:「不討厭吃東西,只是這些東西我不太喜歡。」

為此榮石翻了幾番的菜色,雖然一霖還是吃完,但臉上總有缺憾的神情。直到某一日時,榮石才發現一霖嗜甜,看著一霖雙頰塞滿著糖,瞇起雙眼,嘴角揚起幸福感地笑著,他內心裡洋溢著幸福感。

「一霖,你好吃糖嗎?」餵一霖吃糖時,一霖含住榮石的手指,舔去上面遺留的糖霜,當退去時,榮石竟感覺到一片的空虛,似乎有什麼期待落了空。

一霖輕輕一聲:「不討厭。」

那眼波流轉間,卻有一句話沒有說出口:「只要是你餵我的糖,我都喜歡。」

每個時空裡,他們仍會相遇,眼波流轉間,情感橫溢著。


1‧現世

一霖嗜甜,榮石是知道的。

在一霖的廂房裡桌上常置著各式的糕點,像桃花糕或是桂花糕之類的,一霖總說著不討厭,邊聊著就吃掉所帶來的各式糕點,再用著甜甜的笑看著自己。

總是被這樣看著的自己,總不自覺的再買下一樣一樣的糕點,任著一霖吃著糕點,笑著看著自己,那甜從齒間流出,從笑意到眼波,二人之間的濃情總是化不開,散著甜甜誘人的氣息,連那吻都帶著糖的香氣,令人流連忘返。

一霖嗜甜,是自幼開始,但庭教甚嚴的情況下,甚少吃甜,因為父親認為這是女孩兒喜好事物,不宜碰觸,在家裡難以見得的。要見只能在逢年過節,或是難得的廟會上,躲著眾人的目光拿著糖到桃花林吃,還是瞞著父親,否則就挨一頓好罵。

直到一霖離開那桃花村後,終於能盡情吃甜的,各式糕點各式甜餅都是他鐘愛。

但他更喜愛那不令任何人所注意裝飾用的糖畫花,就像是以前廟會裡常見的糖畫般,只是轉成為裝飾,放在糕點旁,那一個個晶瑩剔透的各色糖畫花,被形塑出不同的花形,不同的香氣、不同的成色,卻還是如此透亮,雖美,卻不引任何人所注意。

一霖總覺得那糖畫花就像是榮石一樣,一樣的乾淨人,不被任何外物所影響,一般的透徹。

只是那糖畫花易碎,易融,只能趕緊嚥下,否則一不經意就化成糖水,或碎成糖塊、糖粉。

美麗的事物只能短暫擁有,就像轉瞬的美好一般,稍縱即逝。

榮石在某一日時,突然注意到,一霖總喜好嘴裡銜著一個糖畫花,讓它在嘴裡慢慢化去,最後再一口吞下。之後再取下一片,週而復始。

榮石帶著興味觀察許久後,待一霖吃完最後一片糖畫花時,他輕輕吻了一霖:「甜嗎?」

「甜。」

糖液在二人唇間交換著,二人抱擁在一起,慾望也隨之流轉著。

「一霖身上,有糖的香氣、甜味。」榮石在他耳邊輕聲說著,那抹紅輕輕飛上一霖的耳上、臉上,二人相視一笑,身上的衣物早已不整,滿是有人留下的印記,身上除了糖液外,更有著二人身上的氣味交纏著,二人交纏著有如樹繞藤般緊密,不願意放開。

「榮石,你身上也是甜的。」

甜甜的味道在二人間成了交纏的媒介,成為愛的印記。

在那一夜,沉睡前,榮石輕聲在一霖耳邊說著:「明日你我進廚房,我作糖花給你吃。」

「作糖花?」

「以前幼時哄榮意和榮樹的,你愛吃,我就作給你吃。」

「為何要作給我吃?」

「因為你喜愛。那糖就算碎了,化了,你記得我會再作給你的。」

一霖聽到榮石在他耳邊輕聲說著:「花謝了,我們再作一次糖花,這些事不會逝去,只會留下美好。」

他將頭靠在對方胸口上,輕聲說:「好…」

隔日醒來時,桌上成盒的糖畫花,各形各色都有,一霖笑著看著榮石,輕咬著一片糖畫花,銜到那人的面前,用著嘴唇溫度將糖慢慢化去。

以糖畫花作緘,記憶二人的愛情。


2.來生

那一日,一霖結束排練時,榮石正棒著一個食盒在門口等著他,一見到一霖便露出那被榮意戲稱為傻子的笑容,被榮樹嫌棄為家犬的神情看著他。

一霖被這樣的笑容弄笑了,順手接過食盒,上了榮石的車。

「這是今天榮意試作的甜點啊?」

榮石沒有正面回應,只是說:「打開試試,猜猜是誰作的?」

「這麼神秘,想必一定不是你作的。」

「你看了就知道了。」榮石專心開車沒有正面回應,只是笑著說:「你就開來看看,再來猜是誰的,猜對有賞。」

他一開盒就是片片不同的糖畫花,各色、各樣都不相同,他眼睛閃閃發亮著,能聞到不同的香氣撲鼻而來。

榮石瞄著一霖的神情,笑得極為開懷:「你嘗嘗,再猜是誰作的。」

一霖拿起一片楓葉形狀的糖花端詳了許久後,才舔了一口:「黑糖味的?」

「你猜是誰作的?」

「這不像是榮意的手藝,榮樹手也沒那麼巧。」一霖看著這糖花想了許久,才看向榮石:「難不成是你作的?」

榮石露出招牌一字笑說:「是我作的。」

「你怎麼會突然想作這個?」

「你喜歡不是?」

「是喜歡,但怎麼會有辦法作呢?」

「今天榮意在家學作翻糖花,我順便學的。」

說著榮石注意到一霖已經將手裡那片糖吃完了,拿起下一片淺綠色樹葉形的糖畫花,聞時覺得有淡淡的薄荷香氣,一霖一咬下便苦皺起眉頭來:「難吃!怎麼會有薄荷味啊?」

榮石將車停在路邊,解下安全帶,一臉憂心的看著一霖:「不好吃啊?還虧榮樹說不錯…」

「要不你試試?」一霖看著榮石,榮石看著一霖,二人看了許久後,榮石也不接過一霖手上的糖畫花,便吻上一霖的唇,用著舌頭探索著一霖口中的氣味,交換著氣息。

這吻不知過了多久,吻了一霖氣息開始紛亂,吻到手上的糖畫花不耐手溫化了掉落地上。

榮石這才放開一霖,舔了舔嘴唇說:「甜的!我覺得還不錯!」

「你吃的是我的…」才想反駁什麼,一霖臉通紅了起來:「你吃起來覺得好吃,我覺得…」

榮石看著一霖,拿起一霖沾滿糖液的手,輕輕舔了一口,沾染了一霖體香的糖液,甜到他的心檻裡:「你喜歡嗎?」

「我不…」榮石挑起眉看著自己,一霖別過頭去:「我覺得還不錯!」

榮石露出了得意洋洋的微笑,一霖看到那抹笑說:「我是說糖還不錯!不是你…」

「嗯…我就當你也喜歡我。」

「是還不錯的…」



3.逆轉 

當許一霖抱著榮石回到小屋時,榮石還沒站穩,就被一霖抱到椅子上,榮石晃著短短的雙腿 ,看著四周,看見桌上放著羊皮紙卷,鵝毛筆沒有停歇著,沾了墨水寫下流利的文字;一旁的鍋爐早已剩下淡淡的火光,鍋子裡的攪拌棒還不停攪動著,時不時地停了下來,像是在有人在嗅聞氣味一樣。

奇特的影像暨熟悉,又覺得特別。

他嘟了嘟嘴,雙眼轉了轉,看著牆邊的壁爐前蹲著一個身影,正努力地生著火,榮石晃了晃短短的雙腿,想跳下來幫那個人。

「你坐在那裡別動,沒有穿鞋子,就別下來。」

那人沒有回頭,就說了這句話,榮石只是好好坐在椅子上,看著那個身影笨拙地生火,時不時還被煙嗆到,等了不知道多久,當火光亮起時,那人才回頭看著榮石露出微笑,被煙嗆紅的眼框泛著紅,臉上有一條一條的灰燼,想要擦去卻是擦得更髒了。

當他走近榮石時,榮石聞到一陣的桃花香,好聞的氣息令人心醉,那張臉上的灰燼,榮石站在椅子上,拉著袖子,擦著一霖的臉龐。

當臉上的汙痕擦去時,榮石看到一張比他見過任何人還美,還和善的臉龐,沒有月光的照映,只有燈火的搖曳,反而襯著這張臉格外細緻、清秀,榮石還不知所措時,突然一顆圓形糖從一霖的手中出現:「來吃糖。」

榮石遲疑著含住那顆時,也舔了一霖的手指,細細滑滑的感覺,雖然不太適應,但是看著榮石開心的神情,一霖寵溺地笑了:「你愛吃糖嗎?」

含著糖的榮石用著含糊地聲音說:「不討厭。」

一霖輕聲問:「你叫什麼?」

「榮石。」

「一霖…」

直到多年後,榮石才知道,那日如魔法般變出的糖果,是一霖的最愛。

成為大魔法師後,每當回家時,都會看著開心的一霖,變出一顆糖果:「我回來了,我們來吃糖。」

「嗯,榮石,我們一起吃糖吧!」

评论(10)
热度(128)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