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7 听说有人结婚是因为有恋爱顾问?

上次有说希望可以早点写完文,但是三次元又开始忙了, 加上我大卡文…

终于在看完恋爱先生后,迎刃而解.. 这回有特殊人物出现啰~~~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2】【3】【4】【5】【6】

 ---------------------------------------------------------------------------

7 听说有人结婚是因为有恋爱顾问?

 

谭阿明,在第一分院是短聘信息部人员,正确该说是上海盛煊集团CEO谭宗明,ALPHA,今年四十岁,为了追求第一分院院草赵启平,化名谭阿明潜居在赵启平家中,目的在赵启平发情期时,顺利拆吃落腹带回盛煊当压寨夫人,这原先的目的,似乎有些改变了。

安迪的出现,提醒了谭宗明时间有限,更令谭宗明很焦躁的是……

历经了快三个月的同居生活,还没有结果,谭宗明心里很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每天譚宗明坐在第一醫院的院長室裡,不斷的沉思,為什麼…

 

谭宗明虽说暂离公司三个月,却被安迪规定每二周必须找一个时间,就去盛煊的总裁室坐上一坐,也算是安军心,也处理些安迪无法处理的内部文件与需要会面的内部行程。

这天谭宗明送赵启平到了第一医院后,车才停进地下室,谭宗明便深呼吸了一口气,当他从专属电梯进到办公室,他才松一口气,觉得终于回到他的王国了,回复他该有的面貌。

谭宗明换下身上的格子纹衬衫、牛仔裤,穿上放在办公室里的高订西服,西装笔挺地,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桌上有关于近期的计划书,看著近日的积效报告,看了一会儿,谭宗明拨了桌上的分机:「有什麽行程需讨论与呈报,先拿进来吧!」

过了约十分钟,秘书敲了门,进来时端着一迭的文件与一封封的请帖,轻轻地放在桌上。

谭宗明顺手地翻阅,看着信件封面的属名与内容,裁示是否出席,或由何人出席,这时突然看到一个精致的白色信封,谭宗明看了看上面的署名,抬起头来看着忙着作纪录的秘书说:「邹北业是…」

「谭总,他是悦掌科技的CEO,负责技术开发的那位。」

谭宗明听完,皱起了眉头说:「那位宅男?」

他的脑海里浮出了一个模糊的印象,那人似乎是和工作为伴侣的,样子似乎不甚悦目,和他合伙伙伴站在一起,一副没自信的样子。如不是在技术面说服了谭宗明,他应该是不会投资的,这样的人居然要结婚了

谭宗明疑惑地说:「他要结婚了?」

「是,听说结婚对象还是个小模。」

「这有什么稀奇的,小模嫁CEO,还不多吗?」谭宗明打开喜帖,在请帖的内里附上二人婚纱照:「车里?」

「谭总,听悦掌内部的人说邹总和小模认识是在半夜兼职开车认识的。小模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司机,还闹了些笑话,最后邹总历经一番苦心,终于抱得美人归呢!这像罗曼史一样的情节,让大家都想说要去坐兼职司机的车,看看遇不遇得到像邹总这种人。」

「好了,你先忙去。我晚点再叫你进来。」谭宗明听着秘书的话,心头一动,像想起什么一样,急着要秘书先离开。

 

「他居然要结婚了!那家伙有什么秘诀啊?」谭宗明翻动着请帖,想了许久,他拨通电话:「北业,好久不见,恭喜要结婚了。我是谭宗明,问你件事…」

 

谭宗明用着软硬兼施的手法,套出邹北业的恋爱经过,还有捉补到一个重点,一个厉害的恋爱顾问…。

谭宗明按邹北业所提供的账号先加入好友后,说明为何人介绍后,等着对方输入接头暗语,在这段期间谭宗明盯着笔电屏幕嘀咕着:「又不是谍战片…」

终于等到微信的窗口出现:「天龙盖地虎。」

谭宗明迫不及待地输入:「小鸡炖磨菇」

「你好,我是程皓,虽然我近日不太接工作了,但是念在你是我哥们介绍的,我先免费作一段咨询服务,再评估如何进行。」

谭宗明迫不及待地向屏幕那头的人说明目前的情形和真实身份。

说完后,窗口的另一头停了一段时间,接下来一段话飞了过来:「我说你们有钱人无不无聊啊!老玩这一招,你们把感情当什么?装没钱住进想追的人家里,是不是想死啊!还骗说你是BETA,还感觉被对方当替身?我跟你说对方压根儿没想到是你呢?他看到的你是BETA!你这注定吹,我跟你说!这案子我不接!」

谭宗明想再解释什么,没想到却无法传送微信,被拉黑了!

「妈的!」谭宗明捶了桌面,马上又拨了邹北业的电话,谭宗明就不断地看着屏幕等着响应,大约二十分钟后,程皓才再次传了信息:「如果不是看在我哥们的份上,我才不想回你,不过我说你找的恋爱顾问是谁,怎么提了这么不靠谱的方式?哪一个同业那么不上道,我非揭穿他不可,也要发上微博公审去。」

谭宗明:「我找网上的人帮我的,只是聊聊时他建议的建议。」

程皓:「你不知道网上有人专门唬你这种傻子吗?要找也要找合格的恋爱顾问,你用这招追人,就不怕哪一天被发现你会惨吗?」

谭宗明:「我就是怕惨才来向您求助的,我现在该怎么办?只要有解,我再多的钱都愿意。」

程皓:「妈蛋,你真以为这世界有钱就可以啦!告诉你坦白从宽,哥们良心说一句,你不坦白,没戏唱。」

谭宗明:「我坦白更会死吧!他可是骨科医生,说过骗他就断手断脚。」

程皓:「他有说你断手断脚,然后吹吗?我老实跟你说,你断手断脚还有机会追得到,但是你不坦白就没戏唱。」 

谭宗明:「可是我…」

程皓:「我跟你说你再多套路都没用,你不坦白就是没戏唱。」

谭宗明:「我知道,但是怎么坦白啊!」

程皓:「该怎么坦白就怎么坦白。」

程皓:「等等,难不成你要等他发情期拆吃落腹吗?」

谭宗明:「原先计划是这样…但是…」

程皓:「你这个畜生!怎么那么下流!告诉你真这么想这件事,老子我不干。」

谭宗明:「一开始我想偏了,后来我就改变主意了,想要日久生情,想朝夕相处了,不然我怎么会找你呢!」

程皓:「这还差不多。我跟你说总之套路没有用,用真情换真心才是唯一解。」

谭宗明:「真情换真心,该怎么作?程先生!帮我一下!再多钱我都给你,只要你帮我安排。」

窗口停了许久之后,程皓才响应:「你在上海,我在北京可帮不到你,但是你不妨想想,你为何想要住进他家,为何要跟他交往?」

看着屏幕的字,谭宗明陷入了沉思…

那日他究竟是看了什么,作了什么,才会像着了魔一般,爱上了赵启平…


萤幕的另一头,刚百度完的程皓,抱着头盯着萤幕像着了魔一样,心里乱成一团。

「喂!哥们,你是相思病不成?就说去比利时追回罗玥吧!你就不去,瞧瞧你相思病成这样子!」难得来诊所视查的张铭阳看着明显萎掉的程皓说:「好不容易才振作起来的,怎么又萎成这样吧!」

「张铭阳,咱们卖了诊所如何?」

「啥?」

「刚刚老邹介绍来咨询的人,我骂了他一顿。结果我百度了,那人是盛煊的ceo啊!」程皓无神地看着张铭阳说:「如果他派人来找麻烦,不论找我还是老邹,甚至是诊所,都是哥们我的错啊…」

「哥们,你冷静,没事。这不事还没来嘛!你只要作好服务,他就不会来找你吧…」张铭阳看着程皓拍桌叨念着这事该如何处理时,反而是欣喜程皓终于又恢复这种怂样,不强撑了。

「程皓,你就先等等,说不是最后是谢礼呢!」

「怎么会是谢礼啊!」

「你想如果成了,这可是你隔空指导的第一对呢!」

程皓想了想:「是没错!」

「那就别担心了!你想帮我想想顾遥明天生日我要送什么啊?」


 

~~~~~~~~~~~~~~~~~~~~~~~~~~~~~~~~~~~~~~~~~~

要找个突破点好难,怎么写都不对,结果就看到软皓皓骂邹北业时,神经瞬间接通了!!!

所以软皓皓登场啦~~~~

评论(5)
热度(67)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