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6 骗人的代价是?

各位好!我终于从年底地狱脱出,回归现世了!
谢谢大家陪我度过2017,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结果…我还是没写到相遇!但是神助攻出现了!!!

CP谭赵  含有隐凌李,ABO世界观:

使用设定为ALPHA和Omega都会发情。发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气味捕捉O-mega,其所释放出的荷尔蒙会使Omega强制进入一种发情前的弥留状态,只能待在原地等待发情Alpha来捕捉,而通常这种时候如果有另外一个Alpha在场,他可以运用自己身上的气味掩盖Omega发散出的荷尔蒙,阻断发情Alpha对Omega的影响。

 

前情回顾:

你好,我是谭阿明 【1】【2】【3】【4】【5】


6.骗人的代价是?


这日早晨赵启平赖在床上,不肯起身。

听着门外谭阿明的脚步声走来走去,赵启平把身体转向另一侧,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面,完全不想起来,赵启平嘟嚷地说:「人生就该在被窝享受早晨,谁要起床上班啊…」

正当这么说时,被窝外的世界响起谭阿明的声音:「启平,该起床了。」

赵启平在被窝里说:「不要…我才不要起床。」

「启平…」谭阿明温柔地说:「你该起床了…今天还要值班不是?」

「你告诉我师兄,我今天不上班了!要我起床就是压榨劳动人民!」赵启平拉着被子抵抗着谭阿明拉着被子的动作。

「启平不是我不让你睡,而是你这个月滑垒太多次了!再这样下去,我表哥非扣你薪水不可了。」

一拉开被子,谭阿诚便摀住眼,用着眼角的余光瞄着赵启平的动作,赵启平用着撩人的姿势看着摀着眼的谭阿明说:「我起来就是嘛!」

赵启平穿着睡衣,衣着整齐地爬了起来,扭腰摆臀地走向浴室,谭阿明看着他的身影吞了一口口水。

空气里食物的香气回荡着,谭阿明正站在厨房煎着培根, 赵启平梳洗完就坐在餐桌上,意兴阑珊地吃着早餐,谭阿明揉了揉赵启平的头发说:「今天值班,加油!」

「阿明哥…你不送我去吗?」

「我今天要打扫家里,你忘记了吗?」

赵启平趴在桌上,叹了一口气说:「不想上班…」

「好好好!你今天好好去上班,你想吃什么?」

「我…我…想吃肉…」

「好好好…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猪肋排和烤羊腿…」

「好…咱们就吃这个…。」

听到这句话,赵启平眼神一亮,他兴奋地看着谭阿明说:「这是真的吗?」

「今天在家,我有时间可以慢慢料理。」谭阿明笑着说:「你今天想吃肉,就多吃一点。」

谭阿明笑着,端起空盘就往厨房里面走,赵启平就像是想到什么事,露出恶作剧的表情问:「阿明哥,你要我多吃一点干嘛?」

谭阿明没有看到赵启平的神情,毫不犹豫地说:「可以吃啊!」

赵启平听到这句话,便呵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全身都是骨头,可一点也不好吃啊!」

「所以才要养肥点啊!不然怎么吃呢?」

谭阿明一回头,就看见赵启平的眉眼带春,调侃地说:「那阿明哥…你是想怎么吃我?是烤还是用炖的?」

「我啊!等养肥你再说!」谭阿明走近赵启平笑得脸上都起折子了,他轻抚着赵启平的脸说:「怎么料理你,我再想想。不过…你快来不及了。」

听到这句话的赵启平表情瞬间敛了下来,皱着眼嘟嚷着:「干嘛提着这句话,煞风景…」

「这就是适时灭你的威风…好啦!你该出门了。」

赵启平提起公文包和穿着风衣,被谭阿明推出家门:「对了!阿明哥…帮我扫了一下我房间地板…」

「好好好…」谭阿明送赵启平蹦蹦跳跳地离开家门,送到了电梯口才舍得离开。


电梯一关上门,谭阿明便拿起手机,按下一个号码:「上来吧!」

谭阿明坐在沙发上,看着一队人提着大包小包地走了进来,他专注地滑手机,对一旁的秘书说:「炙烧猪肋排、迷迭香羊腿,接下来你知道的。」

说完便拿起桌上一周菜单表,随手修改了起来,秘书忙着作笔记,一面打暗号给厨房的人员,厨房的人员动作迅速地制作料理,联络着新鲜食材何时会送到。

谭阿明起身走到书柜前,手指滑过门框,便搓了搓看着手指,秘书看着皱起的眉头,便立刻低声的指示带队的清洁人员。

 

谭阿明这才点了头,坐在沙发上翻着近日的报告,边听秘书报告,对于疑问不解之处示意停下询问,听完便又听着报告,对于决策未明之处,便作出指示。

当秘书声音停下后,谭阿明闭上眼,轻声的说:「看来CFO作得不错,是该给些奖励了。」

「是…我回头去问CFO需要什么。」

「不用,我再找时间问她。」

「是。」

「这个月行程表,就先放在我房里。其他事项照旧进行,下次不可以再犯上次的错误。」

没等秘书回答,谭阿明背靠着椅背,闭着眼问:「病历电子化系统设计完成了吧。」

「近期内可以开始测试。」

「交代程序设计部人员与第一医院负责人员接轨,开始测试和教育训练,情况如何向我回报。」

「是!」

 

空气突然沉默了下来,谭阿明听着房子里厨房人员和清洁人员的脚步声,像是想起来一样地问:「最近CFO有说什么吗?」

「有,但是…」

「你就说看看,我不生气。」

只见秘书犹豫了一会,便清了清喉咙模仿着安迪的口吻说:「老谭谈感情真越谈越回去了……」

「居然这样潜入人家家里,一点也不像上海谭大鳄的样子。」

秘书话还没说完,一个熟悉的嗓音在房里响起,谭宗明看着站在大门口,穿着利落洋装,踩着高跟鞋,提着新款手袋的身影,扬起手打着招呼:「你来啦!」

「我再不来关心一下进度,恐怕谭总的归期,遥遥无期了。」

「连遥遥无期都会说了,看来你的邻居或是小包付出了不少心力啊!」

「好说。」安迪利落地坐在谭宗明的面前,左手无名指上一颗钻戒闪闪发亮,夺人眼目,谭宗明看到手指上的戒指笑着说:「看这情形,你搞定小包总了?」

「才没有,该说是收购案达成共识了。」安迪笑了一下说:「虽然过程里风风雨雨,但是至少可以发布并购消息了。」

「不过你们二个ALPHA相处没问题吗?一般数据研究说二个ALPHA在一起还是有些问题的?」

「还好,我和小包总间都有共识了,这些不构成问题,倒是你,你怎么还不顺利啊?」

「哪里不顺,我都登堂入室了。」

「小赵医生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

安迪才一开口,谭宗明就露出无奈的神情,安迪不知道是故意还是调侃问说:「是开不了口,还是不敢说啊?」

谭宗明笑了一笑:「还不到时间。」

「是你怂了?还是你不行了?」

「安迪你这话是从哪学来的?」谭宗明略带困扰地说:「我记得你以前不会这样说话的。」

「小包他说的。」安迪看着谭宗明的神情说:「他说你听了这一句话,你一定会有很有有趣的反应。」安迪换了个姿势, 带着兴味的眼神说:「所以老谭,你到底行不行?」

谭宗明露出一字笑说:「多谢你的关心, 我还可以。」

「那这采购案老谭您出手都快三个月了,怎么还没办法了结?」安迪托着下巴,带着调侃的笑意说:「谭总您这效率也太差了,今年KPI恐怕会达不到。」

谭宗明看着安迪说:「所以安迪你今天是来干嘛的?」

「我今天是基于朋友的关心,还有提醒你赌约的时限快到了。你没忘记吧?」

「我没忘记。」谭宗明用着不善的眼神看着安迪。

安迪不以为意嫣然一笑说:「我怎么敢,只是善意的提醒。」安迪话锋一转:「可别枉费我替你铺得这么多路,小赵的行踪我可没告诉小曲。就算没成,你也该给我假才是。」

「你来这里说那么多,不就是要我给你假。」谭宗明没好气地说:「该给的我自然会给你,你早点回去办公吧。」

「老谭,今天是星期六,你总不会要我星期六还上班吧?这可压榨劳动阶层,我可以合理要求你支付加班费。」安迪没等谭宗明回答,就提起手袋转身就要走了:「我去和小包吃饭了。拜拜。」

谭宗明看着安迪的背影叹了一大口气,心里暗骂着安迪被小包给带坏了,又欣慰着安迪这潜藏在冷漠下的性子,终于被激发出来了。有种父亲的感叹,也有种女儿被带坏的不悦,思緖正在飘荡时 ,被去而复返的安迪吓了一跳。

「你怎么又回来了?」

「哦!我突然忘记了,你那的抑制剂应该也快没了,老严叫我拿给你,不过我看恐怕拿了也没有用。」安迪从包里掏出一包针剂说:「依你现在的情况,用不到吧?」

「安迪你…」谭宗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安迪跑到门口,挥了挥手道别,顺手关上了大门。

谭宗明眼神严厉着瞄过旁边的秘书、清洁人员、厨房人员,所有人都低下头来,强忍住上扬的嘴角,能看到上海谭大鳄吃鳖,恐怕只有此刻吧。

 --------------------------------------------------------------------

其实赵启平在出门后才隐隐的后悔着自己的任性,也后悔着自己这么的逾越那条不该越过的界线,老提出过份的要求,就像今天早上的要求,任谭阿明再厉害,他也不可能同时作出这两样料理。

突然间转念一想,他反而怪起谭阿明来,谭阿明实在不该这么宠他,任着自己要求东要求西的,这样弄的自己恃宠而骄了起来。

但心里更罪恶感的是,明知不该却又耽于谭阿明的宠爱,即使心里有更重要的人了,是该对他坦诚,不该享受谭阿明盲目的宠爱,但他就是舍不掉,舍不掉谭阿明的宠爱,也忘不了那个人。

 

三心二意地,搞的自己也烦闷了起来,活脱像是那最近流行的谍战片里,利用前任又利用现任当无偿副官兼床伴的渣男,嗯…那个渣男记得叫明楼吧!如果自己是那副官恐怕早就弄死自己的主官了。

 

赵启平心里暗暗骂着自己,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利用工作的空档,翻了翻前几日李熏然留下的资料,才一打开谭宗明的照片就自己面前出现,赵启平盯了许久,又烦燥的把这份文件塞进抽屉里,眼不见为净,却又时不时地打开抽屉,看着那个人,又阖上抽屉。

 

晚间,当赵启平下班时,一进家门就闻到满屋的肉香,又看到谭阿明正端着刚出炉的猪肋排,桌上放着散发迷迭香气的羊腿丶消食的茶和甜点正等着自己,用着温暖的笑容说:「启平,你回来了。」

赵启平一语不发地环住谭阿明,被环抱住的人惊慌地说:「启平你是怎么了?是我表哥欺负你?还是被医闹了?」

「阿明哥,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对你好是正常的,怎么了?谁说了什么?」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罪恶感。」

「为什么?」

「我觉得我是坏人。」

「什么?」

「我不想说…」赵启平靠着谭阿明的背,却想起那人的拥抱与胸怀。

「好好好,就不说。」谭阿明放下手中的肋排,动作却僵着不动,任赵启平环抱着他,二人各自心怀心事,却又享受着此刻的抱拥。

 

这时气氛正好,好像说什么都可以的时间,但被赵启平的肚子发出的声响所打断,当二人能坐下用餐时,菜色早已微凉,二人吃着心里各自想着不同的事情。

「阿明哥…我…」

「启平我…」二人不约而同地开口,互看了一眼又闭上嘴。

「阿明哥,你先说。」

「启平,你曾说过,你最讨厌别人骗你,对吧。」

「我是这么说过没错。」

「如果哪一天,你知道我骗你,你会怎么办?」

赵启平咬着猪肋排,想了一想便放在桌面上说:「我想想,视情节轻重,对待也不一。」

「怎么对待?」

「就…」赵启平咬着筷子眼珠转了转:「若轻者,我会…就断你一只手。」看着谭阿明苍白的脸色,赵启平笑了一笑:「重者嘛…就像这猪骨一样。」说着赵启平便从烤到脆化的地方,轻轻一戳,骨头碎了开来:「嗯…你该知道,我是个骨科医生,最擅长的就是骨头方面的事情。」

 

赵启平灿烂地一笑:「所以阿明哥,你最好别骗我什么事。」

「当然,当然,我怎么会骗你呢!」谭阿明边笑边吞下口水,心想着关于身份的事还是别说了。」

赵启平看着冒着汗的谭阿明,勾起着嘴角,有句话他始终没有说出口:「如果是别人我也许会这么作,但是是你的话,我也许…不会作什么…。」


作者语:
赵平平我必须认真说,如果你是阿诚保证不会弄死明楼,还会帮忙明楼去坑前任的!相信我!你一定会这么作!
赵平平:你闭嘴!我才不会这么作呢?他的前任是谁?我打到骨折就好!
谭阿明:(汗)

评论(10)
热度(95)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