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4 那場和誰的夢…

呃…我又拖稿了!原本想好的一日一更呢!

一想每日更又忙成狗了!(眼神死)

預警一下哦!

CP譚趙  含有隐凌李, ABO世界觀:

使用設定為ALPHA和Omega都會發情。發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氣味捕捉O-mega,其所釋放出的荷爾蒙會使Omega強制進入一種發情前的彌留狀態,只能待在原地等待發情Alpha來捕捉,而通常這種時候如果有另外一個Alpha在場,他可以運用自己身上的氣味掩蓋Omega發散出的荷爾蒙,阻斷發情Alpha對Omega的影響。

前情回顧:

你好,我是譚阿明 【1】【2】【3】

開始囉!

开篇就外连我原本是拒絕的

这是谁和谁的梦。

「是你…」
 

赵启平从床上跳起来时,才发现一个人躺在床上,下身一片湿润。他检查了下身,稍事整理一下时,他悠悠叹了口气:「原来…这是梦啊…」怅然有思的神情,这场梦总是作不到尽头。

他环顾四周,只看到床头放置的酒杯,褐黄色的液体正释放着香气。

「我还以为是那个人出现,原来是你啊…。」赵启平失落地看着酒杯:「我还以为是你真的出现了,和我作了…」

他回想着那美好的一夜,那厚实的胸膛、充满磁性的嗓音与那美好的一吻,就像梦一般的夜晚,心里一直有种疑惑挥之不去,却又怀疑着自己:「你到底是谁呢?…」

想着,想着,又陷入沉睡,月色照在他的脸上,苍白却又美丽。

在月光照映不到的地方,一个人靠着房门外,听着房里的动静,寂寞地笑了,他穿着睡袍,蜕去平日老土伪装,显露出真实的自己。

那轻轻的一吻,嗅到他的信息素,就感到满足的夜晚,漫长却又幸福。

「我真不像我自己…」他轻声地这么说着:「却为了你,我甘之如饴。启平…」

「早安…」谭阿明一回头看到赵启平神色恍惚地走了出来有点迟疑地说:「你昨晚没睡好?」

「别说了…昨晚翻来覆去一个晚上没睡。」坐了下来,顺手打开电视看一看晨间新闻。

「你是怎么了?」

赵启平接过咖啡啜了一口说:「昨天晚上作了个梦,接下来就睡不着了…」

「什么梦…?」

赵启平表情复杂地看着谭阿明,谭阿明眨了眨眼说:「怎么了?」

总不能说昨天晚上我作梦,梦到在叫你吧…

两人正在尴尬时,二人的思绪被电视新闻的访谈给打断了。

「因此谭总裁,对于明年度盛煊集团的展望是…?」

螢幕裡身着高订西服,企业精英範的男子,新闻字卡上打着:「独家!上海盛煊集团CEO 谭宗明先生畅谈企业经营理念特集,将于今晚十时播出。」

屏幕里的人正侃侃而谈述说着对于企业期许,看着电视的谭阿明撇了撇嘴,瞄了赵启平一眼,沉默不作声。

赵启平整个人傻住了:那人的眉眼和身边的人极为相似,但是…怎么可能呢?谭宗明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会不会想太多了!

「我说阿明,你家有亲戚叫谭宗明吗?」

「没有…」

「怎么长得那么像?」

「我想只是巧合吧!哈哈哈」谭阿明干笑了一会儿,便急忙得着收拾着桌上的早餐!

「你急什么…我还没吃饱啊!」

「你要赶不及晨会了!」

「谭阿明…至少留三明治给我…」

「好好好!我准备出门了。」

「所以这新闻控管是怎么回事?」一个威严的嗓音响起,只见谭阿明摘掉眼镜,跷着脚坐在院长室的沙发上:「这新闻不是计划在播出日的上午十点到十二点这个区段播出吗?怎么提早了?」

听着手机里的响应,谭阿明不悦地坐靠着椅背上说:「什么为了收视率?约好的事不作,那间电视台是不想要今年度的廣告是嗎?」

听着话筒另一头下属的解释,谭阿明瞇起眼,说完便挂掉电话:「总之,下不为例。要是有下一次,你们就回家吃自己吧!」

「才一个新闻报导,就让谭总发这么大的脾气?」凌远从计算机后方探出头来

「没规矩自作主张,我怎么不气?」

「谭总的企业风格,不就是让职员自由发展,自由地执行任务吗?今天负责媒体的人员想必也很委屈吧!」凌远起来端着手上的茶走到沙发前,坐在谭阿明的身边说:「不过…你住进赵启平那已经一个半月了,怎么还没说你的真实身份。」

「哪有那么快…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是你开不了口吧!没想到堂堂盛煊老总居然也会这么怂!」

「凌院长,我看你赞助不要了吧!」

「也可以啊!我跟小赵说去,看是谁会比较惨!」凌远喝了口茶,用着叙说天气的语气说:「依启平的个性,要不了是把你的腿给折了,就是把你的手打到粉碎性骨折。」

「别用这种说天气的语气说这么恐怖的话!」谭阿明一脸嫌恶的表情说:「看你的样子,真难以想象你居然是一院的院长!简直是个剥皮鬼,还是爱看戏的那一种。」

凌远摊了摊手说:「我就算是剥皮鬼,也有人爱。比那有佳人在侧,却没办法一亲芳泽的人好多了。」

「我看我还是早早撤资吧!再和你搅和下去,我也没办法完成我的目地了。」

「撤资可以啊!我就赶快告诉启平真相,看他会怎么样对付你。」

谭阿明听到这一句话,眼睛瞪大,手指颤抖地指着凌远:「你敢!」

「你想看我敢不敢!」

「你…」

「计划你签不签?」

「我再考虑…毕竟…」话还没说完,门外就响起敲门声。

二人看了一眼,凌远清了清嗓子:「谁?」

「凌院长,我骨科赵启平,来交这个月的报告了。」赵启平的声音响起,两人相视一眼,便跳了起来,凌远喊了一声:「咳咳!等我一下…」

当赵启平进来时,只看到谭阿明正在搬弄着凌远的笔电,而凌远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谭阿明的动作说:「你行不行啊!这计算机是怎么回事啊?」

「我看这系统要还原才有办法了。」

「不还还原还能用吗?」

「我试试…」

凌远抬起头来,看了赵启平一眼,示意将报告放在桌上就可出去了。

他只见谭阿明忙得抬不起头来,凌远担心地看着计算机,想了想便问了一句:「你计算机在修什么啊?叫阿明来看,他是不用办公吗?」

「你别吵!先出去!」

看着谭阿明盯着屏幕不放,手上快速地打着键盘,难得认真的神情,令赵启平怦然心动了一下,不过仔细看了屏幕后:「屏幕是黑的,你们在打什么啊?」

凌远听到这句话,眉头皱了起来,赵启平见状也不拆二人的台:「好啦!好啦!没事没事…我出去了。」

赵启平走出去后,谭阿明和凌远松了一口气,凌远手贴着胃说:「你真的打算不说吗?再这样我迟早我胃病又要犯了。」

谭阿明背后满满都是冷汗,二人互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

「你赶快把他给办了吧!」凌远这么说的…

谭阿明无言的叹息。

                                                                                                                          tbc

评论(6)
热度(81)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