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3 我那奇葩同居人

呃…我又拖稿了!原本想好的一日一更呢!

我需要人來鼓舞一下士氣…

預警一下哦!

CP譚趙  含有隐凌李, ABO世界觀:

使用設定為ALPHA和Omega都會發情。發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氣味捕捉O-mega,其所釋放出的荷爾蒙會使Omega強制進入一種發情前的彌留狀態,只能待在原地等待發情Alpha來捕捉,而通常這種時候如果有另外一個Alpha在場,他可以運用自己身上的氣味掩蓋Omega發散出的荷爾蒙,阻斷發情Alpha對Omega的影響。

前情回顧:

你好,我是譚阿明 【1】【2】



3.我那奇葩同居人

对于多一个室友这件事,赵启平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当看到谭阿明帮着客厅、厨房与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那一刻,他顿时觉得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但是在同居后才发现有许多事太不妙了,尤其是以往一个人住的生活习惯,当有另一位羞涩的室友时,这样的习惯似乎是格外不妙!

赵启平向李熏然曾说过一件事,让他耿耿于怀的事,就是以往一个人住时,最爱的就是在洗完澡后,什么也不穿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听听音乐看看书,解放肉体的疲累,但是…那一天,自己一如往常洗完澡在客厅里解放自我时,谭阿明正好打开房门要去洗澡,这时自己的腿正张开,所以一眼望见的就是小启平

谭阿明当场咳了一声,便低着头往浴室奔去,途中还撞到數次头,还是不敢抬头看。

赵启平可怜兮兮的说,那天可让谭阿明撞得满头包,隔天凌远还来问说,是不是欺负我家表弟了,你说这件事是不是我说太委屈了,我的习惯就是这样啊,难道处男就是这么的羞涩,是他太害羞,还是我太奔放?

 

李熏然摀着脸大喊着:「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话题啦!我才不要听你在家里裸奔这回事咧!」

「你也可以试试看啊!」

「在我家我和老凌才不会这样呢!」

「那凌院长在家的样子是?」

「我干嘛跟你说啊!」

看着李熏然笑倒在在桌子上,还大力拍着桌子,赵启平心里苦,却说不出一句话:「为什么连抱怨住客的事还要喂狗粮!」

 

在同居这件事上,不论是生活习惯和作息都磨擦甚多,但二人总是在尽力磨合着 ,也在努力包容着双方的生活习惯,虽然好像是朝奇怪的地方发展了…。

像在客廰解放自我这回事,在撞见几次后,赵启平改成在房间里看书、听音乐,有时想待在客厅时,也会是谭阿明不在家的时候,才会解放自己。而谭阿明则是几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尽量不在赵启平在客厅时出门,避免再次撞见小启平接触大自然的情况。

有时二人一起吃饭时,看着谭阿明欲言又止的神情,赵启平总得好像作错了什么事,当问起时,只看见同住的人咳了一咳,像是在掩盖什么地说:「启平…你这样会感冒的,你就别老是什么都不穿地在家里走来来去吧!身为医生还感冒,这不是不专业吗?」

 去你的…不专业啦!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感冒可言,医生也是会感冒的好吗?我不穿时,家里还开着暖气,怎么会感冒!


除了这件事外,赵启平凭心而论谭阿明是个优秀的同居人,从同居开始从家务到生活大小事,都算是有商有量,甚至有些事完全迁就赵启平。

就拿吃这件事好了,谭阿明的厨艺非常的精湛,各大菜系都有涉略,甚至每天菜式不重复,每天出门还有便当可以吃,甚至回家还会有宵夜,什么形式的便当,只要是赵启平一提就有办法作出来。想吃什么都能弄来。而平日赵启平值班或是加班时,还会提着晚餐或宵夜来找赵启平。菜色之好,让食友李熏然一想到就会往赵启平家跑,让凌远不知道咬断几条手帕,硬让师弟不知道加了几次的班。

令赵启平印象深刻的事,有次放假在家时,正值发情期又犯了胃病,小赵医生他打抑制剂后,就全身无力,疼到昏昏沉沉地客厅里瘫了一整天,连叫外卖的力气都没有,直到谭阿明下班回来时,看着赵启平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抱赵启平回房后,听着外面的声响,谭阿明急忙着找胃药和煮粥,也忙着整理被自己体液弄得湿润的沙发套。

只见谭阿明慌到烧坏锅子,沙发套也被撕破了,最后谭阿明头一次叫了外卖,还用着抱歉的神情说沙发套破了,最近会再买组新的回来。

那时胃病得正激烈时,谭阿明还差点急CALL凌远过来,如果不是被还留存一点意识的赵启平阻止,那么隔天在医院疯传的头条新闻:便是赵主任在发情期时,不顾李警官的面子,劳动院长亲自出诊,还成为众护士脑补八千字小黄文的题材了,一想到这里,小赵医生简直是西施极恐,这真是太可怕的事了。

自此之后,每当赵启平轮休前一天,谭阿明总是准备二天份的食物,还会煮一锅白粥冰在冰箱里,还在冰箱上贴着料理方式。到了要出门前,还一直提醒他说该吃要吃,不能不吃;还时不时的微信给赵启平,确认他是否安好。

赵启平曾经问谭阿明:如果我不舒服了,你会立刻回来吗?

「当然!我会马上和表哥请假回家照顾你的!」

「院长不会生气!」

「表哥说照顾人是天经地义的!何况你是我的同居人…」看着谭阿明戴着眼镜,认真的神情,赵启平真心觉得这同居人的关心,虽然笨拙却令人感动,感觉内心有一块柔软地的地方被触动了,他连忙低下头去遮掩即将流出的泪水,其实谭阿明他人真的很好…

虽然谭阿明的人设具全,但是谭阿明的真实身份也曾被质疑过,有次李熏然来吃饭时,看着谭阿明在厨房的身影说:「看这人的动作,一点也不擅长厨艺啊!这桌的菜真的是他作的?」

「你以为所有人都和我师哥一样,动作利落又快速啊!」赵启平喝了一口可乐说:「我瞧了好几天,我倒没看得出什么破绽来。」

「你是眼拙还是有问题啊!我以身为刑警的直觉,告诉你这人绝对不单纯。」说着还夹上一口菜说:「那人真的是老凌的表弟?」

赵启平笑了一笑说:「你是疑心病太重!对这人有疑问怎么不问我师哥,他自然会给你答案。」

「啧啧啧!」李熏然笑了一笑:「老凌说了,但是老凌的套路可深得很呢!我可是被他套牢后,我才知道他套路有多重。」

「那你还不闹?」

「我爱老凌啊!他对我很好,何必闹他呢。」

「叫你来吃饭,你对我放狗粮?」赵启平向李熏然碗里丢了一块肉说:「你啊!你就吃吧!别多想了!总之他不会骗我就是了」

「你就这么相信他,你不怕他骗你啊!」

「这人木枘到一个地步,还会骗人,你会不会想太多了。」说着继续夹菜丢到李熏然的碗里:「吃饭!」

「也是,这样的木头人,会骗人才奇怪。」李熏然又拿起碗继续吃饭,却盯着谭阿明不放。

「你再看,我就跟师哥说你看别的男人了!」

「赵启平,你敢!」李熏然放下碗,扑到赵启平身上

二人笑闹成一团,谭阿明不知何时靠在厨房门口微微笑着。

 

赵启平不是没有疑惑过,谭阿明这人设太奇葩了,平时沉默寡言,不善于社交,全信息小组里没有人和他熟识,甚至整个第一分院里熟的人只有凌远、赵启平而己,就像是刻意与世隔绝一般的生活,这样的人际关系,就算突然消失也不意外,而且就像是刻意安排的一样,进入他的生活,一步步进入他的生活。

谭阿明平时穿着老土又是呆板,但是却在生活某些地方,又会觉得这人似乎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在看国外新闻时,可以发表一些心得,那见识和言谈,有种上位者、企业经营者的氛围,不像是谭阿明的给人的感觉。当疑惑时,谭阿明又恢复那呆呆的样子。

 

那是一种错觉吧

 

赵启平曾有些怀疑过,却一直告诉自己,一切是个错觉。因为他已经无法想象那个人离开自己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他的心里。

只是有时,他不免有疑惑,这样的生活还能持续多久,原本说好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二个月了…。

 


评论(11)
热度(106)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