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谭赵】你好,我叫谭阿明 2 下班时间回家,發現同居人已經到了!

這是第二篇譚阿明,二個人終於見到面了!

只是這譚阿明究竟是怎麼回事…好像那裡怪怪的…呵呵

CP譚趙  含有隐凌李, ABO世界觀:

使用設定為ALPHA和Omega都會發情。發情中的Alpha可以靠氣味捕捉O-mega,其所釋放出的荷爾蒙會使Omega強制進入一種發情前的彌留狀態,只能待在原地等待發情Alpha來捕捉,而通常這種時候如果有另外一個Alpha在場,他可以運用自己身上的氣味掩蓋Omega發散出的荷爾蒙,阻斷發情Alpha對Omega的影響。

話說在第一回凌遠說了一個連作者都不相信的謊話,大家有發現嗎?

前情回顧:

你好,我是譚阿明 【1】


2 下班时间回家,發現同居人已經到了!

赵启平,今年三十三岁,单身,OMEGA。人生正值上升期,顺利被挖角至第一分院,成为最年轻的骨科主任医师,今天看着自家客厅那陌生的人影,严重怀疑进错了家门。

他退出了家门,看了看户号后,再次开了门。 

他看着客厅的人影,手上正端着一盘菜,戴着书呆子眼镜,梳着一头油头,穿着松垮垮的格子衬衫和明显不合身的长裤,他抽了抽嘴角,不断腹诽,向那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的询问:「凌院长的亲戚?」

「是…」那人看着赵启平,想了想:「是赵先生吗?」用着有点腔调的普通话说:「我没想到您那么快就回来了,表哥跟我说是半夜才会回来,想说初来乍到,就去超市买点东西,作了些家常菜,想着等你回来吃饭。正好!你回来了,咱们来吃饭吧!」

赵启平环顾客厅,原本茶几上散乱着书籍凌乱,有人整理分门别类的迭起来。有点灰尘的地面被拖过了,露出光亮的磁砖,客厅被整理过一遍,他瞄了瞄那间给住客的房间,发现东西也都安放好了,桌上双屏幕的计算机,桌面上正跑着看不懂的程序,还在倒数着运算时间,看来已经使用一段时间了。餐桌上冒着烟的饭菜,四菜一汤,看起来甚是鲜美,色香味具全。

「这些都是你作的?」

「是啊!我在家里作惯了!不作还不习惯呢!」

赵启平讶异极了,这室友刚来不久,整理好自己的空间,居然连客厅也顺手收、饭也煮了,还真是勤奋。当他坐在餐桌前,挟了蕃茄炒蛋尝了一口,看着室友走动的身影,还在收拾着客厅。

他眉头一抖,心想:这家伙作的菜还不错,算起来这亏不算大,说不定还赚到了。

赵启平看着室友坐了下来,他放下筷子,先作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赵启平,今后是你的室友了,你叫什么名字?」

「阿明,叫我谭阿明就好!」那人用着憨厚的笑容,放下手中的碗筷说:「以后要麻烦你了。」

二人边吃边聊,赵启平在吃饭过程中大略掌握了室友的基本资料,谭阿明是山东人,BETA,读程序设计出身,四十多岁了,还没有过交往对象,这次来到上海,是被凌远邀请来建构第一医院的病历电子化系统,停留的时间不一定,时间约为三个月左右。

赵启平听着谭阿明的说话,突然出神想到某个人…那个不知姓名却有浓厚酒香味的ALPHA,谭阿明有很像那个人,但终究不可能,就算除去那厚重的眼镜,把那油头洗干净重新造型,换身体面的衣服,但他终究不是那个人,一切只是妄想罢了…

赵启平回过神来,喝了口茶,掩盖住情绪,用着审视的眼光看着谭阿明,目光焦点上的人,显得拘束不自在。

赵启平转念一想,那个人恐怕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会这么不自在,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脑里正奔腾着想法,想着那个人和现在为期三个月的同居生涯,该如何度过,是要这么的客气,还是自然点呢?

想到这里赵启平看着谭阿明,露出撩人的笑容托着下颚说:「那该换我自我介绍了。」看着谭阿明涨红的脸,他笑得更开心了:「既然同居了,名字就不用多说了,我叫赵启平,是第一分院的骨科主任医师,是OMEGA,我这个人,兴趣广泛,偶而上个夜店小酌一、二杯,跳跳舞,有时会看看书,听听音乐。生活习惯上,我不拘小节,有时会有些小毛病,希望你能包容我的生活习惯,当然我也会包容你的生活习惯,二个人要一起生活,就不用太拘谨,否则你不自在我也不太自在不是。」

一听到赵启平的性别是OMEGA后,谭阿明挺直了身体,担忧地看着面前的赵医生,担心地问:「那您…发情期…」

「哦!发情期没事,对你不会有影响,虽然我的周期是一月一次,但是你是BETA不会有所防碍。」说到这,赵启平看着谭阿明眨了眨眼:「你是个正人君子,不会趁人之危吧!」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我…」谭阿明咽下口水,紧张地说:「这样你会不会不方便啊?要不和我表哥商量一下,我搬出去吧…」

「没事!」赵启平喝了口茶说:「第一,你是BETA,我发情时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第二,这一带的房价贵,好的套间难找,你来只有三个月,怕是找不到好的套间能给你住下来的。第三,你不住下来,凌院长他说不定认为说我把你赶出去,说话不算话,这样我日子就难过了…。」说着说着脸就垮了下来,用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谭阿明说:「你瞧我平时都忙成什么样了,家里还没时间整理,如果再惹火院长的话,说不定我连家都回不成了!你就好好住下来吧…」

那可怜的语调与动作,让谭阿明虽知有诈,却还是点了点头说:「那我就住下来了,只是家里的情况。如果你没时间整理的话,不如就由我来整理好了,反正我下班时间还算固定,也能凖时回家。」

说到这,赵启平的眼神发出来亮光,连忙答应谭阿明,二人握了手,各自心里都有盘算。赵启平开心时有人可以帮忙作家务,而谭阿明的笑容里却包含了其他事物,眼神里闪着精明的亮光,嘴角轻轻的往上提起,看着赵启平拿出冰箱里的冰淇淋时,那发亮的眼神,细长的手指与鲜红的嘴唇。

让谭阿明心神一荡,想扑上去,却又止住了动作,他握紧了拳头,又放了下来。

现在还不行,还不是时候。猎物要等到最后,才能显得好吃,而人也是…

这么想时,赵启平直说累了,收起桌上的碗筷,便要回房去,谭阿明坐在沙发上看着赵启平走进房间,眼神透露出和外表不符的锐利视线,嘴角露出了微笑。

陷阱已成,猎物接近了 


                                                                                                  tbc

评论(5)
热度(69)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