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1934 明家遗事(中)

好久没更啦!
先更一段给大家看看!

先说一句「大哥你怂!!」
後方眼镜片飞来,先跑了!wwwww

前文见1934 明家遗事(上)

(4)
明楼趁着夜色回来时,明诚已经在客廰里等候多时,看着明楼身上的西服虽然整齐,却有几个抓痕的样子,他不禁噗嗞一笑:「大哥活脱是和人刚打完架回来的!」

「年轻人总是血气方刚,几杯黄汤下肚就是疯子似的。一言不合就动手了,唉哎!」明楼抚了抚脸上的伤痕,啧了几声说:「幸好大姐,这几日不在家,否则又要问起了。」

他边脱下西服问: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就睡不太着,而且在巴黎时等门等惯了,所以你不回来我不安心。」

明楼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又看了明诚一眼说:「有话要说是吗?」

「小家伙,今天有说他买那东西的理由了。」

「结果…?」

「令人同情。」

明楼一听,笑了一笑:「你少被他套路去了。那人最会卖你和大姐的乖。当心被他骗。」

「就算被骗,他也说出了我某部分的心里话,倒也不算被骗!」

「你倒是向着他啊!」

「大哥我…」

「你可别说,想玩看看那什么劳子的科学灵乩图!」

「大哥这下可猜对了!听完明台说的我倒想试试!

「他倒是说什么,入了你心里,让咱们明二少想试试。」

「他说那科学灵乩图什么都可以问,我也有些心事想问。」

「想问什么?」

「这些事就连你我都不知道的事…」

明楼一听,脸色就变了,他拉着明诚回到书房,换上家常服坐在沙发上说:「什么事是你我不能说的!」

「父母的事…」

「阿诚,你…还是想着这回事…」明楼扶额想说:「不是曾经告诉你,别再想了吗?」

「是…虽然说我知道人海茫茫,时间这么久了,要找到恐怕不容易,但我还是想寻找他们…」阿诚怆然一笑:「就只想问为什么当初要丢下我?」

明楼看阿诚的神情问:「你问这个有什么用?」

「怎么…我不能知道吗?」阿诚摊着手说:「我也想知道一个明白,否则我心怎么能安呢?」

「在我身边你还安什么心」

阿诚没有回答,只是将身影离明楼更远,明楼皱着眉问:「所以你想试试。」

「是…」

「那我如果反对呢?」

「大哥不肯,我就和明台想办法了!」

阿诚就像风一样,磅地一声用力甩上房门,留明楼一人在房里,明楼抚摸着前额,他感到一阵疼痛,他把身子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墙上无数张的照片,最后他苦笑了:「我有多感谢他们丢下了你,让你来到我的身边啊!阿诚…」

 

隔日阿诚一整天没有理会明楼,而明楼也是板着一副脸,什么也不知道的明台则是苦着一张脸,看着二人冰冷的互动,心里揣揣不安着,直问着二人昨晚出了什么事。可二人的回应,一个是冷着脸,要他去问阿香跟不跟他们试试那灵乩图;一个嫌弃自己说:你多事什么,别来闹。

明台感到心里一阵苦闷,啥时我又成了受气包了?

 

晚上阿诚说是与朋友有约,便出门去了。明楼吃过晚饭后,便把明台赶去读书,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著书,等着阿诚回来。

明楼这段时间难得能静下心来好好读一本书,一回神已是十点多了,听着报时的钟响,明楼担心阿诚还未回家,担心着聚会的情形,虽然阿诚早己独当一面了,但是仍免不了为阿诚操心这些事。明楼不知道要怎么让释怀这些事,但是他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他害怕阿诚离开自己,离开这个家。

这些话,他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这深沈的恐惧左右他的情绪,这样的情绪他未曾拥有过,就连他和汪曼春交往时也未曾有这样的情形,是阿诚让他有这样的感受的,他说不出口也是茫然的,他想求诸于科学,却很清楚科学是无法给他任何答案,至于灵乩占卜,他从来不信这套的,因此他完全不想求助,但是要如何知道原因呢…他不知道…也不想问。

 

当明楼还在苦思时,大门打开了,阿诚红着脸摇晃着身体走了进来,一直到明楼便是微微一笑:「大哥,你还没睡吗?」

「你没回来我睡不着。」明楼冷着脸,收起了书本要走回书房时,被阿诚叫住了。

「大哥,你为什么不让我问我父母的事?是不是我父母太不值得一提了?还是说你以为我会离开你,离开明家。」

明楼这时才闻到阿诚身上的酒气,他放下书本扶着阿诚说:「你喝多了!先回房间去睡着吧!」

「我才不会离开明家呢!父母对我而言只是符号,如果找到了,只是知道就好,我连相认也不会认,因为他们没有养过我,没有照顾过我。」阿诚醉茫茫地径自说着:「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大哥,然后是明家。」

「没有明家,就没有现在的我,大哥…」明楼扶住了阿诚轻声安抚他说:「我懂,我懂!先去睡吧!明天我们再谈…」

「不…大哥你不懂…虽然我知道我不会离开明家,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为何要丢下我,知道了我才能报生育之恩啊!」阿诚靠在明楼的肩上嘤嘤哭了起来:「我好想知道他们究竟是谁,为何丢下了我…」

明楼见状阿诚扶进房里,才坐在沙发上,阿诚便拉着明楼的袖子不放,就像是小时候缺乏安全感时一般:「大哥…我不会离开你…我…我…你不懂…」说着阿诚小声哭了起来了起来,把自己蜷在沙发上,用着含着泪的双眼看着明楼。

「好好好,大哥不懂你,是大哥的错!我先去泡杯蜂蜜水,你先喝了解酒再睡。」

阿诚乖乖的点了头,明楼摸了摸阿诚的头,三步一回地,步出了书房。当他再端着蜂蜜了时,阿诚已在沙发上打起瞌睡。

「阿诚,起来。你先把蜂蜜水喝了!等一下先去睡个觉。详细我们明天再谈。」

「大哥…我们真不能玩那灵乩图吗?」

「好好好,大哥都答应你。」明楼最受不了阿诚含着泪的双眼攻势,便答应了。

阿诚把蜂蜜水一干而尽,便摇摇晃晃地想要走回房里,明楼看见阿诚的样子,便拉住阿诚,要阿诚今晚睡在书房里。

就像过去无数个夜晚里,阿诚总是充满不安全感地,缩在明楼的怀里,让明楼安抚着他慢慢进入梦乡。不知有多久没有这样的光景了,明楼用手轻轻描绘着怀里那人的眉、眼,最后在唇上不断的徘徊着,最后明楼轻轻吻上阿诚那饱满的额头,像是对待珍宝一般地抚着阿诚的额发,他带着笑意搂着他的宝物陷入了梦乡。

                                                                                                        tbc

 

好想抱紧喝醉酒的阿诚哦哦哦!好软萌好可爱
明楼:你敢!

评论(11)
热度(36)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