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論阿誠最熱情的事物是明楼,还是…?

喪心病狂的腦洞!
我好想有人幫我料理火鍋啊!
這是和  @深海嗚嗚嗚 與一個基友吃飯時想到的



阿诚对于食物的虔诚是明家人众所皆知,从在家里对于食材的处理,到在外被人称道优雅的吃相与神一般的速度,再再都显示阿诚对于食物的的重视与热情。

每当吃饭时,明楼总是想问个问题,食物和我哪一个重要?

在許多時候不斷地逼問阿誠,到底我和誰比較重要。

有一次阿诚被逼急了,红着脸说:「食物于我是稍纵即逝的热情,对你的热情是永久的。」

这答案令明楼满意,却在某次吃饭时间他才明白,这稍纵即逝的热情是有期间性的,吃完就没了,但是在吃饭时却是被燃烧到极致,吃完才会把注意力转回自己的身上。

不能和阿诚较劲吃这回事,成了明家的铁则。

 

明家一向难得外食,只有在明镜出差、阿香休假时,三人都不想煮时才有可能,但往往都是难以达成,因为阿诚这时往往会想煮或是想尽办法推给明台,而明楼怎么样都行,只要有得吃就好了。

因此当阿诚答应明楼三人一同去吃寿喜烧时,明台从办公椅上跳了起来,看着屏幕尖叫着,因为阿诚答应了,一向习惯自己来的阿诚居然答应了!

 

当到了寿喜烧店时,三人进入包厢后,服务生上完肉与菜料后,阿诚开始对着高汤丢下菜料,一面交代着明楼和明台开始吃着小菜和去喝饮料.当二人回来时,阿诚已经在三人的盘子里放着已经熟的菜料和烫过的肉,要用的酱料也都调好,依每个人的喜好与习惯放在桌上。

阿诚看着明台手上的小菜,皱了皱眉:「这些小菜也太不值钱了吧!这样是要怎么吃回本啊!」

明台看着手上的小菜,又看了阿诚桌上的肉说:「反正吃到饱,就这些就别计算了。」

「就是啊!阿诚,明台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反正能吃饱就好了。」

「吃饱,也要吃得有所精算吧!你看你们吃的这些东西便宜的要死,别说这样会回本,连吃到这个价都不够。」

明台把东西重重的放了下来,看着阿诚说:「如果大姐在一定会说:『明家又不是要破产了,连打个牙祭还计算回不回本?』」

 

学得还真像,明楼看着明台的模仿,冷不防笑了出来。阿诚狠狠的瞪了明楼一眼,明楼咳了一下说:「上次网络的影片有说,吃吃得饱想划算就要吃肉。所以多吃点肉吧!」

阿诚撇了撇嘴,不至可否的丢了一块肉到明台的盘子里。

不论有什么争执,对这三个人而言,有吃就不算什么,在肉面前也不算什么,有一句流行语,在他们的生活里活灵活现,正所谓「肉即正义」,明楼、阿诚、明台三人都是无肉不欢的人。每餐必有肉是他们生活的必须事物,只是三个人所钟爱的肉各有不同,明楼是重口味的红烧肉,明台是烤炙过的肉,而阿诚只要是简单的水煮肉,而好食蔬菜的明镜,每当看到这三个人连手拿下桌上的肉食时,总是皱着眉,说着叫三人多吃点菜,三人就是耸耸肩,依然故我。

 

三个人开始吃了起来,明楼和明台习惯性的吃一些青菜,盘里随时源源不绝的都是刚煮起来的肉,都是经阿诚亲手所涮,可以让二人吃到撑,还停不下来。

肉涮起来不是一样吗?明楼和明台会笑着说,你一定没吃过阿诚涮的肉,阿诚对于料理一向都有一套理论,从高汤的热度、肉的鲜度到下水后夹起来的速度,都有一番学问,随着肉的种类不同, 阿诚的手法都有所不同。

不论是去吃火锅或是烧烤,阿诚的手往往都停不下来,总着忙着料理肉类,忙着布菜,喂饱众人。

虽然阿诚再忙,但是还是会吃得饱,明楼和明台最大的疑问是,阿诚何时有空档吃他的东西?

 

阿诚忙了一个小时后,桌上的肉和菜都消化得差不多了,三个人吃的速度还是和缓下来,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说着话。

这时明台开始打量着桌上的一颗蛋,一般寿喜烧的肉都是要沾蛋汁一起吃的,偏偏阿诚就习惯用清淡的酱料来沾肉吃,就留下桌上剩下的一颗蛋,没有人想动他。

 

三个人各忙各的,明楼正用手机和王天风吵得火热,阿诚拿着手机边坑梁仲春。

阿诚一个抬头,看了明台一眼:「别乱玩食物!」

「我才没有玩食物,我在作蛋花汤!」

明台正打蛋到碗里,正在那和热汤一搅一搅,想着要让蛋熟,能作成蛋花汤。

「你这样就是玩食物,这样的料理不能吃!」

「那里玩!我会吃掉的!」

「蛋熟了吗?」

「还没!我在实验!」

「下次你这样就别吃了!玩坏了食物吃什么?」

「我开心!」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得明楼头都痛了起来,他放下手机看着正在吵架的二人,嘴角泛起了笑意。

他开心阿诚难得够这样闹来闹去,但是一想到追遡原因居然是为了食物,这倒是让明楼开心不起来。

再怎么样,该闹的对象是我才对!居然因为食物和明台闹起来,平时对我也没那么坦率。

 

一想到这里,明楼撇了撇嘴,看着桌上的食物,才发现桌上的盘子近八成都已经清空了,剩下来的都是刚才明台顺手带进来的小菜,完全没有动过,便随口说了一句:「阿诚说的是,你也不该浪费食物!」

明楼正气凌然地说:「虽然说明家不会因为这样而破产,但是也不该如此,钱是该花在该花的地方,你再这样,就别跟我要钱。」

「我跟你要钱都是用在可以用的地方啊!」

「我都是用在该用在的地方了!」

「你是用在哪里啊?」明楼戏谑地笑了:「你不是都用在和女朋友约会吗?前天又拿了不是吗?」

「你每次都给那么一小笔怎么够!」明台嘟着嘴说:「你给我的钱还不比阿诚哥给我的多!」

「你…你这小子!」

阿诚突然开了口:「明台你说…你有跟大哥拿钱?」

「是啊!我跟大哥要,大哥都会给我的!」

「大哥你哪来的钱给明台?」

「阿诚哥,你不知道大哥有藏私房钱吗?」

「明台,你闭嘴喝你的蛋花汤」明楼说着他可以感觉到阿诚注视的神情,那表情似乎一直问着,就像是要探索自己般的灼热,明楼觉得自己就要被烧融了。他开始期待回家后的事…。

 

「你的私房钱藏在哪里啊?」一进房间阿诚就扑到明楼身上,扯着明楼的领带问着:「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私房钱,大哥你还真厉害。」

「啧啧!你难得这么热情,居然是为了私房钱…」明楼拉开阿诚的手,将他压在门上说:「我的私房钱藏在哪里,你怎么会不知道,不是你帮我藏的吗?」

「那钱你居然会给明台!明明就是留给你买书的!」阿诚的手开始往下摸去,在明楼耳边说着:「你居然这么大方就给了他!啧啧!」

「藏钱时,你可没说,我以为你是用来安抚小少爷的。」

二人的手正在彼此的身上摸着,室内的气温越来越热,像火一样烧灼着,热情正在延烧着。

「你对钱好像比对我热情!」

「二个都是恒久远…但是比较重要…」

 

「大哥…我…最近需要点钱…可以再给我一点吗?」

「你跟我要钱?」明楼放下手边的书说:「你上次吃寿喜烧,说我用私房钱给你零用钱。现在我的钱全部被阿诚收走了,你又来跟我要钱。」

「大哥你手上没钱吗?」

「滚!滚出去!」

阿诚端茶进来时,明楼正看著书,他轻靠在明楼的肩上说:「小少爷,又跟你要钱了?」

明楼没有回答,只是吻上了阿诚的唇,二人笑了!

 

嘿嘿!这篇文就是一个食物、钱和我哪一个重要的文!
楼总你也想太多了!阿诚怎麽会跟你坦诚呢!呵呵

评论(24)
热度(153)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