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1934 明家遗事(上)

虽说七月方过,但是这梗极好,还是想写出来。

在看书时看到曾有人对碟仙作的研究,指出于1930年代,在上海曾经风行过,心想一向追求流行的小少爷,恐怕也追着这风潮吧!

如果他拉着明楼和阿诚下去玩的话,也是蛮有趣的事。

里面明楼、阿诚设定是在贵婉事发前一年,正值1934年,二人情感与在暧昧不明时。

本文分为上、下二篇。


1
1934年 明楼与明诚难得返沪,二人学业获得初步的成就,明楼方取得博士学业,并在索邦大学取得教职,而明诚则是中学毕业,取得国家美术学院的学籍,因为凡事抵定,便回沪过暑假,顺便享受短暂的天伦之乐,如顽皮小弟的捉弄与大姐喋喋不休的关心。

 

这日,小少爷拿着申报兴冲冲的跑进明楼的书房中,就指着报上的一则广告,对明楼闹着说要买,明楼正被明镜所托商铺内的杂事弄得烦心,和明诚忙着看帐,忙得焦头烂额。只想安抚明台,要他别闹腾,便掏了掏皮夹,随手抽了几张钞票给明台,想把明台赶出书房。

明诚一抬头:一晃眼似乎是汇丰银行的百钞,还是二到三张以上,他习惯性的撇了撇嘴:『这小少爷又在作妖了。』

 

在明台出门后,他随手拿起被丢在一旁的广告,他看着被画圈的广告字段,上面写着:

 

    ──神军突起,科学灵乩图!每套特价大洋二角,徐桐先生发明,只用一只普通碟子,就能与神鬼谈话!无迷信意味,全凭科学新法。投机进退、人事休咎、头奖号码、时局安危、货物失窃、谋事得失……只要一问,都能明白答出!人手一卷胜得万能的顾问!南洋广东,早已风行,今新到上海,老少男女均可随时随地施乩。不怕你不信,只怕你不试!

        注意:碟乩系中国留德科学界徐桐先生所发明,无神怪意味,全凭科学新法施乩。市上所有神仙作用者,全系假冒。既凭科学,何来神仙?用者购时,务要认明徐桐先生原编,以免伪货误人。 ──

 

明诚问了阿香才知道,原来这科学灵乩图早从四月起,就在沪上风行,几乎是「家置一图,人备一碟」的地步,而咱们家的小少爷早就想买已久,只是碍于明镜不同意,所以一直没买成,难得明楼回来,才拉着明楼说要买。

 

明诚拿着报纸给明楼看时,明楼手边事刚结束,接过报纸一看,明楼便笑了起来:「任他去吧,他买这个咱们别参和就是!这样罚也罚不到你我身上。」

「但大哥,这是真是假的?」

明楼想了想便说: 「神秘学在西方本来由来以久!」「在我读书期间,看过不少同学也曾玩过。甚至也有学问探讨之。但是这种东西别太相信。」

「大哥,你也曾经玩过?」

明楼笑而不语,摸了摸明诚的头说:「这事,本来就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大哥你信吗?」

明楼低下头看着明诚问道:「你呢?阿诚,你想问什么?」

「我…」明诚脸红的跑开他的身边,明楼看着明诚离开书房的身影,淡淡的想着:「我想问的,永远没办法得到答案。我想问的是…你心里可有我吗?」

 

你心里可有我的存在?阿诚…

 

2

当明台捧着科学灵乩图跑回家里时,脸上滴着汗,现宝似的拿到明诚面前,而明诚一看便瞇着眼看了小少爷一眼说:「你说这一组…值大洋二角?」

「我说小少爷啊!你是不是被骗了?」明诚接过去,摊开在桌面摆弄着说:「你瞧这不过也是二张大黄纸,一张写细则,一张是图面,还用刻板的,这连一角都不到,至于这碟子,我去厨房里拿了沾酱油用的碟子也就成了,咱们家的还刻花呢!我说小少爷,这大洋二角花得真够值的!」

明台气呼呼的抢了过去:「这可是用抢的!我有多辛苦才抢到的!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我是怕你被骗!这东西大哥说了,是信者恒信,不信着恒不信!你买这回来是想怎么着?」

「就是想试试!我想问些事!我同学跟我说这可准的很,而且什么都可以问,所以…」

「所以你就花了这大洋二角,买了二张纸和一个碟子回来?」明楼打断了明台的话,他倚靠在门口看着二人说:「阿诚说的对!你今天买这回来意义在哪里吗?」

「就是试试、玩玩而己。」

「玩玩!就只会玩!」明楼看着明台就淡淡说了一句:「等你初中毕业后,大姐有意思要你和我们去法国读书,你还不快去读书?」

「明台,大哥说的是你也该收心了。」

明台气得,抢过桌上的东西,大力踏在楼梯的楼板,磅一声代表了他的情绪。

 

「小少爷生气了!」明诚看了看明楼,明楼便耸耸肩说:「别管他了!阿诚…今晚我不在家里吃,大姐去了苏州,怕是不会回来。你和明台、阿香在家里吃!」

「大哥要去哪里?」

「和朋友见面!」

 

明台又气又委屈地睡着,醒来时天已经暗了,他又饿,又赌着气躺在床上不肯下楼,他知道,现在下楼八成又会被大哥训了一顿,但是他买这东西回来是有原因的,但是大哥和阿诚哥都不想听,尽会说他爱玩…

他委屈地缩在被子悄声说:「我明明拉丁文开始学了、数学也进步了,法文交代的单词都背完的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敲门声:「明台,明台,你起来了吗?」

「阿诚哥…我…」

「起来了,就开个门。我手上端着东西呢!」

明台一打开门,就看到明诚手上端着晚餐,笑着看着他:「来吃晚餐了!」

明台跟着他的脚步走到了书桌旁,明诚放下了晚餐说:「大哥出门去了!我和阿香都吃了!想着你不知道醒了没,就索性把晚餐端了上来!」

明台一把抱住了明诚,把脸埋在他的肚子上说:「阿诚哥…我下午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我只是…」

「不论你委屈什么,你都不应该对大哥这样说话。」

「你和大哥都不在上海,大姐又忙,我想问人,又不知道找谁问…」

「所以你去买了这科学灵乩图?」

「我去同学家时有玩过,真的什么话题都可以问,所以我才想买回来的!」

「好好好,小少爷是想问什么?」

「我姆妈的事…」话还没说完,就被明诚用手堵住了嘴:「我的小少爷啊!这件事你知道在家里说了大姐会难过的!」

「所以我才不敢问啊!」明台委屈的说:「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他泪眼汪汪的看着明诚:「阿诚哥…你就不想知道你的生父、生母是什么人吗?」

「我…」明诚听到这里,眼神也产生了游移,但是他马上回复了平日坚定的眼神:「不会,我不会想知道。而且这是你买这个的理由吗?」

「是啊!阿诚哥…」

「我会告诉大哥的,但是下不为例!晚饭吃完了,自己拿下楼去!」明诚不理会明台的叫唤声,便离开了房里。

 

「阿诚哥…你就不想知道你的生父、生母是什么人吗?」明台的声音回荡在脑海里,明诚独自坐在桌前,拿着要校对的账簿,才刚打开,还没开始核对,眼神便瞄向那有灵乩图广告的报紙,想起来,又放了下来。

明诚叹了一口气,推开桌面的账簿,起身看向窗外的院子,从离开明台的房间开始,他的心里就是难以言喻的混乱,只有一种词可以形容,就是烦燥!

他很清楚依明台的性子说这些话,就是为了拉自己下水,但是他不能否认的就是明台今天说的话,确定说中他心里的疑惑,也说中他的心事,他的父母究竟是谁…

 

在那不想面对的日子里,他确实未曾想过,直到进入明家后,日子开始安逸了,有时冷不防地会冒出这类的想法,但是马上又被掩盖下去,他不该去问,也不该去想,但是心里总有这块想法,挥之不去。

 

「人总有未知之事想问,想探询,这时神秘学是一种方式。但不该沉迷就是了。」

一想到明楼曾经说过的话,明诚心想如果问了,大哥会怎麽想呢?

 

他心里除了身世外,也有件事想问,却得不到答案。

 

大哥您究竟是如何看我的呢?是一个兄弟,还是一个谁呢?…

                                                                                                   tbc…

评论(7)
热度(50)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