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賣鬼狂想-虛實之間

本文嚴禁轉載,有心得留言就好,別轉出去,謝謝。

在現在工作的單位裡,除了上下班準時外,另一個好處是在下班時,可以進劇場看戲。今天看的戲卻讓我笑得很乾,最後我真的笑不出來,因為和最近的生活太切貼,太現實了!

今天的戲是國光劇團所演出的《賣鬼狂想》,源自於干寶《搜神記》中《定伯賣鬼》,我們都知道宋定伯賣了鬼化成的羊,得了千五百錢,之後呢?今天這齣賣鬼狂想,是新增了買羊者的角色,從賣羊者和買羊者、宋定伯看不見的羊、傻優人(鬼)互動中,展開了故事。

 

那頭在賣羊人與買羊人間的羊,究竟是真還是假?

賣羊人透過動作與鮮活的唱段讓買羊者彷彿看到真的羊,買下了羊,往宛城的路上又和另一個鬼互動間,又有了一匹鬼化成的羊,然後呢?

買羊人到宛城時,卻被鄉民說這些羊都是假的,在買羊人卻堅稱他的羊是真的羊,但一隻羊是看不到,一隻羊是沒重量的情況下,最後他被宛市鄉民吐口水而嗆死。

買羊人死後又成了賣羊者,路上又再一次出現買羊者,這次一樣的說法,一樣的動作,卻被人指破說,其中一隻羊是鞭子一根,一隻是人扮的羊。

被點破的賣羊人,最後也被吐了口水變成羊。

賣的羊到底是真的羊還是假的羊?是真的還是假的?你相信你所看到的都是真實的嗎?

 

這上面的場景很熟悉嗎?

我們現在所處在的社會正是如此,人們永遠活在真實與虛幻之中,有時建構下的虛幻透過不斷的說服,不斷的建構逐漸成了真實,而真實在虛幻下變成虛假,甚至到你沒辦法辦認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永遠沒辦法知道所謂真實是什麼,因為你不知道在這真實底下潛藏著何種虛幻,何種真實,同時虛幻下是否建構真實,但是當這個自我建構的真實被點破,甚至被攻擊的一天,你有可能也會變鬼,甚至在眾人的唾罵中變成了羊,變成新的賣羊人、變成鄉民。

 

戲台上的都是假的,只是戲台下的生活才是真實的。

這是我在戲曲界工作時的體悟,二個演員在戲台上尪生某旦(註一),下了戲各走各的,戲台上的男神、女神,缷妝換下戲服,就和你我一樣。

看戲久了就知道要會分虛實,演員台上台下是不同的,虛的不會成真,真的卻會變虛。

戲的衍生,不一定會變成真實,而真實不一定為你所見。你不會知道你所見是否即為所得,所得是否為所見,但可是確定所謂真實是生活。

可以妄想,但虛實之間的張弛有度是需要衡量的,當幻滅發生的那一天,你才會沒那麼痛,不至於全盤幻滅。

 

沒錯!我今天的感慨是因為靳老師所起,他在我眼中是一個真實不過的人,是男神,但是男神總有走下神壇的那一刻,他是人,不是神,他有七情六慾,也有重視和不重視的事,有底線,有哭有笑,有愛情,也有生活。所以他爆炸我不意外,就算有幻滅感也是暫時的。

我寫RPS,是在自我建構好的空間裡,平行世界也許他們會相愛,但是現實世界裡不會,因為這不是你想像的美好世界與時空,而他們也不是你的傀儡,他們是他們,我是我。

榮霖、黃曲、庄季、譚趙等拉郎,則是被樓誠的作品所吸引後,產生想知道他們如果在不同時間,不同的空間裡是怎麼樣的相愛,怎麼樣的相遇,進而產生興趣創作與欣賞。

演員是演員、作品是作品,虛實間需要張弛,不要認為是一體的。

 

別忘了明樓說過的話:「很多事就是這樣,你越想看清它,就會靠得越近,但當你靠得太近,你的視野就會變得狹窄,就越容易被迷惑,被欺騙。

拉遠距離,才能看得清楚。你才會冷靜對待你的初心和喜愛。

也許有人說這不是真愛,我愛得不夠感性,而是理性先行。

對作品,我會釋放我的熱情,但對於演員,我秉持著一句話:「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愛他就是保持好距離,把握好自己,別被外界所牽引走。

我粉他們,讓他們引領著自己走,走向人生最好的道路,而不是向下沉淪。

 

偽裝者、琅琊榜二年了!

但是有句話,始終放在心上:「朝局難測,我們大家未來的命運如何,都難以預料,但是唯有把握,此心而已。」

唯有把握,此心而己。

 

說了那麼多心情與心境的轉換,這篇是看完戲的牢騷話,看了真的心有所感啦!如果不喜歡就別看過或是取關我吧!

我的重點是臺灣國光劇團的《賣鬼狂想》,很好看,傳統戲曲的文本有時很反映現實!有機會的話,可以去看戲哦!


註一:閩南語,比喻夫妻感情甚好,就像真的一樣。


第100篇寫這個好像很怪,但是不寫出來真的很悶。

评论(2)
热度(1)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