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等你長大 【樓誠】 ABO

ABO向!

阿诚16岁 大哥23岁 

 @深海呜呜呜  你提的衣柜梗 ,我终于肝完了!(趴)
這好沒肉感…是塊乾肉啊!
设定…完全标记要进入内穴成结,并且咬破腺体。

 

当明楼气极败坏地冲进家门时,一见明台便大声怒吼了起来:「明台…」

明台正与明镜说笑着,一看到明楼的脸色,像耗子看到猫一样,躲在明镜身后,不敢出来。

明楼大步走向明台,明镜挡住明楼的动作说:「我说明楼啊!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吓到明台了你不知道吗?」

「看到我回来会心虚…大姐你何不问问他作了什么事?」

「小孩子总爱打打闹闹,作何必发那么大的脾气!」

「他拉着阿诚打破人的头,这该不该罚!」

「明台啊!这是怎么回事?」 

明台探出头来振振有词地说:「明明就是他们的错!」

「你还说…」

阿诚一听到明楼的声音,嗅到信息素带著愤怒的气味,便从床上跳起来,逃进衣帽间里,听着门外明台的哭声,吓得连动也不敢动。

今天打架的事大哥恐怕知道了,看来免不了一顿罚了!

虽然平日阿诚是个坦荡荡的孩子,但是在身体不舒服的当下,他选择了逃进令他安心的空间里,逃避明楼的责罚。

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更加昏沉了,身体浑身发热,他随手拉起一件大衣,缩在深处里睡著了。

 

当明楼骂完明台后,看着明台躲在明镜的怀里涰泣着,他像想起什么一样问:「阿诚呢?去哪里了?」

明镜轻拍着明台的背,轻声说:「阿诚一回来就说他要作功课,点心也没吃的就跑进房里了!」

「阿诚哥…阿诚哥回家的路上,说他好像有点不舒服。」明台把脸埋在明镜的胸口小声地说着:「他好像发烧了!」

「这件事你为什么不说…」

「阿诚哥不让我说…」

明楼哼了一声,便走进房间。

 

明楼一进到书房,没有看见阿诚的身影,只有散乱在桌上的书和笔,及挂在衣架上阿诚的制服,床上的被子被翻动过,看来阿诚刚回来就睡在床上,但人呢?

「阿诚…」明楼急忙找着阿诚,他想起今天接到消息时,学校老师所说阿诚今天状况不太好的叙述。他担心阿诚的身体,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阿诚能到哪里去?

「好热…」阿诚躺在衣帽间,看着天花板,手往上伸时,却看不清天花板的纹理,视线模糊着,只有嗅觉变得更加敏锐,他闻着一股熟悉的气味,是大衣上的气息,熟悉地让他升起一种安全感,他又拉下附近的一件衣服,闻了一闻,心里起了莫名的欲望…。 

大哥…

他抱着黑色的大衣,嗅着大衣上的熟悉的气味,觉得莫名的安心。

他需要这个味道抚慰…抚慰着他的身心…

他想着想着便陷入了沈睡

 

当明楼找到衣帽间时,一开门便闻到浓郁地奶香味,如出生不久的孩子身上的奶香味,明楼疑惑地循着味道走到衣帽间的深处,看到地上散乱的衣物,看到阿诚正抱着自己的大衣,躺在众多衣物上,虽然睡著了却不安地翻著身。

明楼顿时想起omega的筑巢本能反应,阿诚居然分化了,是omega…。

 

「阿诚…」

明楼叫着阿诚的名字,只见阿诚抬起头,迷茫地看着明楼的身影,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他看著阿诚披着自己的衬衫,抱着大衣向自己跑了过来,嘴里还不断的嚷着:「大哥…」

明楼看着阿诚向他跑来,害怕他被衣物绊倒,只能向前接住阿诚,接住那轻盈的身子,将他抱入怀中。

阿诚虽然已经十六,但因幼时的营养不良,致使他的身高未比明台高到哪里去,看起来也不过十二、十三岁,这样的身体居然分化了,让明楼心疼地要命。

 

「大哥…」阿诚靠在明楼的肩上,闻着明楼身上红茶香气,蹭了蹭明楼的颈窝。

「阿诚你还好吗?…」

阿诚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不断的蹭着明楼,闻着明楼身上的气味,发出哼哼的声响,就像幼兽一样的嗅着气味浓厚的成兽,亲密地黏着不放。

明楼闻着阿诚的气味,那糯糯的奶香味,心中起了骚动,他却压抑着自己的欲望,缓缓放出信息素,轻轻安抚着阿诚。

「难受…」阿诚靠在明楼身上,带着委屈地说:「身体一直发着热,想要大哥抱…」

这难得的撒娇,却没有让明楼受宠若惊,反而是心疼着抱着哄着阿诚:「不舒服几天了?」

阿诚闭口不语,只是缩在明楼的怀里,深怕明楼生气一般。

过了不知道多久,阿诚才小小声地说:「已经三天了…」

「怎么不说呢?」

「想说只是小感冒…」阿诚话还没说完,就躺在明楼怀里不断呻吟着。

「阿诚…阿诚…」明楼感觉到阿诚身上充满高热,如果说先前的发烧和撒娇只是发情前的不适,那现在的就是正式的发情了。

阿诚拉扯着身上的睡衣直嚷着热,坐在明楼身上不断磨蹭着明楼下身,身上的信息素挥发地更加厉害。

明楼不知道是要压制住阿诚的动作,还是要直接顺从心里的渴望,将面前这个omega纳为已有,身上的淡淡散发的信息素,被勾着更加浓郁。

 

「大哥…我怎么了?…」阿诚迷茫地看着自己,上身早已赤裸,他拉扯着明楼身上的衬衫,想靠在冰冰凉凉的明楼身上。

「阿诚…」明楼看着阿诚内心想了数种回答方式,却找不到适合的回答,他咽下口水,抱住了阿诚:「你相信大哥吗?」

「我相信大哥…」话才说完,阿诚便闻到极为浓郁的红茶香气,伴随着明楼的吻,温柔的包覆着他。

明楼吻了阿诚,用尽他所有克制与温柔,引导阿诚的信息素和自己的信息素交缠。阿诚青涩地回应着明楼,茶香与奶香交织在一起。

阿诚吻上明楼的喉结,就像是初到明家时,每晚向明楼需索着抱拥和抚慰一样,初次释放如乳香,毫无保留的完整流向明楼,想牵引着明楼的撫慰與氣息。

「阿诚…」明楼抚摸着阿诚的额发,手开始往下游移,omega身体的线条向来优美,如艺术品般的唯美,压抑多时的信息素,勾着奶香味,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气,香气温润却带着火花,火逐渐的烧起。

 

 

來喝奶茶吧!

「阿诚…」明楼在耳边轻声唤著失去神智的阿诚,眼眶带著泪水,不断轻声呼唤著:「 阿诚…」

在恍惚中,阿诚像是初来明家每晚作着恶梦,边睡边流泪时,明楼将他拥入怀中,轻轻的呼喊着他,安抚着他。

他可以闻到身上的奶香和明楼的茶香揉合成一种芬芳,就像是每日晨时所喝的奶茶一样,令人唇齿留香。

明楼标记了他…他终於为明楼所有了…

这种归属感令人能安心入眠,不想恐惧任何世事了。

 

看着脱力睡着的阿诚 明楼轻轻抚摸着他,咬了咬阿诚的耳朵。

「阿诚…我想标记你,但是我不想要你后悔…。」

 

明楼吻上阿诚的脸,用着极轻的语句说:「大哥等你长大…」

 

所以大哥…究竟有木有标记阿诚呢?
大家猜猜吧!!至於真正标记的那一夜…等我想到再写吧!…
然後…明台和大姐又是开头出现,结尾不见…让我冷静一下吧…

评论(20)
热度(269)
  1. Angel__筱筱雪雱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