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雱

《多cp》 論另一半給一巴掌的反應 3

一切源自于老庄被賞那一巴掌後,之後那句寵溺到不行的「你已經打過了!」開始的。

一切放飛自我,盡量貼合人物個性

多謝  @※阿醇和他家本命※   @深海呜呜呜 開了這個腦洞,多謝  @helene 給的建議,還有Q群小伙伴們,我愛你們!

祝  @被包养的花瓶建国🌸 生快!雖然我沒辦法寫pwp給你,但是我還是會努力寫文給小可愛的!愛你哦!
 @子非鱼不语 給不常上線的你,雖然你最近三次元在忙,但是不要忘了我們在線上等你來和我們聊聊哦!

話說 有1就有2,有2就有3


秦川

看着散乱的铺子,范川静静地收拾着,方才打巴掌的手还在隐隐作痛,心还疼着,却强掩着眼泪和情绪:冷冷的说:「你该走了!我一开始就不该收留你才是…」

秦玄策看着面店里的残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许久才说:「瞒了你这么久,你应该恨我的…」

范川看着秦玄策说:「我不但恨你,还想打你…」

秦玄策露出浅浅微笑看着范川说:「你已经打了,方才在门外打了。」

此时秦玄策一不留神,就被范川一脚踢倒在地,他拿着枪抵在秦玄策的脑袋上,厉声问:「你来到枣庄究竟是什么目的?你从一开始就在演戏吗?你到底来到我身边是为了图什么?」

「我没骗你…川儿…」

「说!你究竟盘算着什么?」

「我没盘算着什么,我只是想保下你而已!」

「保我?你就打算把我硬生生地逐出枣庄?」范川有一句话他始终开不了口,到今日才总算有勇气开口:「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

「我…」秦玄策一时也答不上来,他只知道从他遇险起范川就是一个助他的人,走到现在这该如何解释,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看着秦玄策变化莫测的神情,范川笑了,笑得极为苦涩也极为难看:「我懂了!原来我不过是你的一个浮木,用完即丢之人,到现在该醒了。」

缓缓收起枪,范川踉跄地离开秦玄策身边:「如今顺你的意了!明天我收拾完就会离开。天南地北的终有收留我范川的地方。」

秦玄策看着范川的背影,他紧握拳头,吸了口气才开口:「范川你听我说…」

范川定在那里,听着秦玄策的嗓音缓缓地接近:「我心里始终有你,我会装傻一开始是为了保命,后来只为留在你身边。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我想逐你出枣庄是为了救你的命,我不希望你为了我把命搭下去。」

范川一直强忍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说:「你以为我没有能力自保吗?」

「这算是我想太多吧!我关心则乱吧!」秦玄策想抱住范川,却硬生生收了手。

「矫情…矫情…」

听见范川的声音,秦玄策疑惑地将他转过身来:「你在说什么?」

「没有人说过你很矫情吗?」

秦玄策苦笑了:「你不是一直这么说我吗?从我是傻蛋时,你就一直这么说我的。」

范川拉着秦玄策的衣领说:「虽然很矫情,但我还是很喜欢。」

秦玄策听到这句话,傻傻看着范川,范川看着那熟悉的神情抿嘴一笑,吻上那个微张的唇:「这次就算你再赶我走,我也不走了。」

 

蔺靖

「瞒了你这么久,你应该恨我…」

蔺晨的右脸红肿着,身着白衣早被茶水溅湿,看着面前的红着眼眶的景琰,他只能吐出这句话,或者该说是唯一能说出的话。

「一巴掌何以偿恨!」

「我是该打,但您也打过了,殿下。」

「殿什么下?你以前是怎么叫我的?你现在这样是你心里有愧吗?」景琰手抓着战士的伤亡录,用悲怆的笑容看着蔺晨:「你出征前是怎么说的,你说小殊会回来,你说你会保他活下来的?结果呢?小殊如今何在?」

「景琰,我今日特来负荆请罪的…」

「何需要负荆请罪…我早有预感,小殊是不会回来的,但有你保他,我才让他去的…」景琰拉着长长地伤亡名录,失魂落魄地走向正殿,失魂落魄,喃喃自语。蔺晨跟在边亦步亦趋,看着他的背影。

「我坐拥了天下,却只剩我一个人了…哈哈哈…」

蔺晨看着景琰一人的背影,有种高处不胜寒之感,虽说江湖与庙堂犹如参商之别,可自己不也因为梅长苏搅入了庙堂之上,怎么就能就这样放弃,他情不自禁地说:「景琰…你还有我…」

「你…」景琰回头一看蔺晨,苦笑了许久:「我们今后此生不见…」

「景琰…此生不见?」

景琰含着泪说:「你我分据朝野,天各一方,相忘于江湖,对你曾经有的念想,也权当梦一场吧…」

蔺晨听到景琰的话时,心里起了连漪:「你心里有我…?景琰…」

景琰笑而不答,抽起手,转身想要离开时,却听见蔺晨的话。

「殿下,庙堂高远,您若有意,何不罚在下终生拘禁,罚在下一辈子都陪伴左右,如何?」

「你!怎么…」萧景琰闻言,回头看着蔺晨:「我还没说怎么罚,还需三司会审,怎么琅琊阁少阁连脸也不要?」

「殿下,你已经付了定金了,在下也只能欣然接受啊!」

「荒谬!我何时给过你定金为证?」

「我说太子殿下啊!这定金可在我脸上,你瞧瞧五个手指是一个也不少。呦!堂堂的太子殿下,居然还要赖账!

「闭嘴!」景琰瞪了蔺晨一眼,方才哀伤的情绪早已飞到九宵云外:「蔺晨,你这人真够矫情?」

「矫情!我说可不只你一人这么说过,连长苏也这么说我过,但我是真心实意待你啊!」

「多谢你…」话在蔺晨耳边响起,轻轻一吻吻过蔺晨的唇:「虽然矫情,但我蛮喜爱的!」


黄曲

黄志雄带着酒意看着曲和,眼神涣散的说:「瞒了你这么久,你应该恨我…」

曲和用着不可置信的神情看着黄志雄:「我不光恨你,我还想打你!」曲和一手握着刚抢下的酒瓶,一手颤抖指着那只简单的皮箱说:「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又喝酒了…你又想去哪里了?」

「你已经打过我了。」黄志雄绝望的笑了:「我就是如此的无可救药…我已经麻烦你太久了,谢谢你的收容,我该走了…」

黄志雄想要离去,却被他拉住了衣袖,曲和瞪大着双眼看着黄志雄:「你能去哪里?你怎么了?」

黄志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曲和的问题,他能说到在这里听到阿雨的消息,听到所有的亲人正找寻着他,当这些过去出现时,他所有的恶梦全部涌了上来,他心里不断有声音告诉自己,他这一生注定会造成别人的困扰和伤害别人,就像是在战场杀了战友一样,伤害阿雨,甚至会伤害曲和。

「我…我该走了…」黄志雄怆惶地想逃离曲和的身边,却被曲和给拦住了。

「我猜猜吧!黄志雄…你又作恶梦了吗?」曲和用着那慧诘的神情瞪着黄志雄说:「梦见了什么…你梦见了曾经在战场上的景况,梦见你伤害了身边每一个人…」

黄志雄无法响应,只是不断的后退,直到退在沙发上,曲和仍不断的说着:「你会开始作梦是和最近来这一带寻亲的温州人有关是吗?」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黄志雄想反驳什么,从没办法反驳,只是不断的否认,脑袋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借口

「你怕再伤害每一个人,黄志雄,你有没有想过,再这样逃避下去,事情没有办法解决,只是一再的重复着过去?」

「曲和我…」

「你这样叫矫情!」曲和坐在他身边,摇了摇头:「其实我没资格说你,在我听到温州人在找你时,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因为我怕…怕…」曲和话还没说完,便起身想进入琴房:「我该练琴了。」

「曲和…」黄志雄拉住曲和的手:「别走…」

「志雄…我不会走…」曲和摸了摸他的脸看着逐渐发亮的眼睛说:「你这人…有没有人曾经说过你很矫情?」

「只有你,你刚刚说的…」

「你啊!虽然很矫情,但是我却喜欢这样的你。」

「还走吗?」

「不走了…」

「进来…陪我练琴吧!」


寫完藺靖和黃曲後,覺得整個人被掏空!
寫段子能寫成這樣也是第一次了,有空再來說說裡面的設定好了!其實細究起來都可以寫長篇了!…(倒)




评论(10)
热度(27)

关于我

又名秋水荻
主推CP:
一生一世樓誠,台麗、風鏡推!
琅琊榜修羅場!
YURI夫夫王道妙!
可吃安利,也可以逆推哦!!

潛伏在戲曲圈的隱藏人物,很愛看戲,在圈裡生了根!
歡迎想和我聊天,或是一起相約看戲的人加我哦!
© 雪雱 | Powered by LOFTER